• 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老婆大人你不会说真的吧?”他怎么觉得这画风有些不对呢?不是应该

          “你跪不跪?”白晓的小脸板起,眉头皱起,大眼瞪着秦墨染,语气相当不悦。

          秦墨染看白晓的模样,心里各种不安,忙点着头。“我跪!”他有种要是他不跪的话就真的没有老婆抱了的赶脚

          白晓的下巴抬,然后凉凉地说道:“去键盘上跪着!”

          秦墨染蹙着眉头,然后走到键盘的跟前,瞪着地上躺着的键盘,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抬起头,双黑眸可怜兮兮地瞅着坐在床上的白晓。“老婆大人我真的要跪吗?”这怎么好像是他听过谁说过的‘跪键盘’呢?

          “你觉得呢?”白晓的小脸冷,冷冷地盯着站在键盘跟前的秦墨染。

          秦墨染看着白晓脸上冷硬的表情,认命地叹口气,然后双腿往键盘上跪,双膝上立马传来阵阵的刺痛,他的张俊脸变得有些扭曲难看,整张脸就像是皱在起似的,样子极度难看。

          白晓看着秦墨染脸上的表情,心中偷笑着,看着他眉头紧皱着,俊脸苦着的样子,心里笑得更加开怀了。

          “老婆”跪在键盘上的秦墨染双手撑在地毯上,双黑眸可怜兮兮地看着白晓,委屈至极地喊着。

          白晓看着秦墨染,挑了挑眉,然后凉声说道:“秦墨染,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秦墨染脑筋开始快速地运作,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这是犯了什么错

          秦墨染苦着张俊脸,然后摇头!

          见秦墨染摇头,白晓的眉头皱,小脸的表情凛,然后双腿放到地上,接着从床上起身,然后直接光脚走到秦墨染的跟前。

          “秦墨染,觉得跪着键盘爽吗?”白晓咬牙问着。

          秦墨染忍着双膝带来的疼痛,咬唇,摇头。

          试问下,谁会觉得跪键盘爽啊?

          “不爽吗?”白晓蹲下身子,然后看着秦墨染,下着眼睛看着他,问着。

          秦墨染毫不犹豫地摇头。“老婆大人我我错了”虽然秦墨染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错在了哪里

          “那你说说你哪里错了?”白晓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秦墨染。

          “呃”这个问题当真是困住了秦墨染,他到现在都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白晓,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惹她生气的事情,需要这么严惩他

          “不知道你认什么错?”白晓冷冷地盯着秦墨染,冷声说着。

          秦墨染垂下头,细细地想着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被‘跪键盘’!

          第二百十章后遗症‘腿麻’

          ?然而,他根本就没有想起什么来,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做了件相当令白晓生气的事情!

          “秦墨染,看来你比较想要跪榴莲壳是么?”白晓笑了,笑得让秦墨染感到极度地恐惧。网,路有你!

          听到榴莲壳三个字,秦墨染的额角竟然冒出了冷汗,即使他现在全身上下只有件

          “老老婆别啊”他秦墨染怎么就变得这么怕女人了呢?噢!不!是怎么就变得如此怕白晓了才对!其他的女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秦墨染,谁准许你替我发声明的?”白晓瞪着跪在键盘上的秦墨染,低吼着,想着那件事情她就觉得气。

          秦墨染先是愣了下,随即这才知道白晓这是在因为什么事情而生气,心中有些不安,小心地看着白晓,然后伸手,拉住白晓的小手,双膝上的疼痛更加的强烈了。

          “老婆我我那都是因为你”

          “什么因为我!就算是因为我那你也不能够不和我商量就替我做决定啊!”白晓想到这里就觉得气,气秦墨染不懂得尊重她的意愿,气秦墨染的自私自利!

          虽然这件事情也不算是秦墨染自私自利,但是却也有些脱不了自私自利的干系!

          本来白晓自己是打算退出娱乐圈的,但是并没有想过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退出,而且就算是要退出,也应该是自己来发那个声明才对!

          “呃”秦墨染小心地看着生着气的白晓,看着白晓激动的模样,心里有些担心。

          “老婆大人都是我的错,你先别气,气坏了身子和宝宝可就不好了!”秦墨染说着,正打算起身,白晓的眼睛横,秦墨染立马双腿再次跪到键盘上去1

          “秦墨染,你点也不懂得尊重我!”白晓冷冷地看着秦墨染说着。

          听到白晓说这话,秦墨染心里慌,双手立马抓住白晓的双手。“晓晓,你听我说,不是那样的,我真的只是担心你的身体而已,我我”秦墨染时感到词穷,自己确实疏忽了点,就是没有和白晓商量就自己做了决定,但是他真的就只是担心她而已虽然还有着点点的私心,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担心她,看到她孕吐难受的样子他就感到心痛,看她最近消瘦了不少的样子,他更心疼。

          “秦墨染,你就这么跪着!我现在还很生气!”白晓将秦墨染抓着自己的双手挣开,然后站起身,大步走回上,然后直接躺,拒绝再看秦墨染眼。

          而秦墨染却是相当担心地看着躺会上的白晓,忘记了双膝的疼痛,忘记了双腿的酸麻,颗心都系在了白晓的身上,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自己做错了,既然白晓让他跪,那他就跪,不争辩也不偷懒,秦墨染就那么跪着,双眼紧紧地看着躺在上的白晓,心里在反思着。

          白晓躺在上,其实也就只是闭着眼睛而已,根本没有睡着,闭着双眼躺在上的她,也同样在想着这件事情。

          其实仔细想想,秦墨染做这样的事情真的也就只是担心自己,心疼自己,而自己气的是什么,白晓也清楚,她无非就是在气秦墨染没有与自己商量就独自做了决定,而那件事情还是关于自己的事情,所以她才会生气。

          白晓知道,以着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虽然还能够暂时工作段时间,但是到了孕期的后半段时间,自己真的就是完全不能够再继续工作了,别说是走秀了,就连走路都很困难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