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 狠辣妖后VS阴鸷厂花(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半年来,义王却不如从前那般“温柔”了,无论是在前朝还是在私下,为难起小皇帝来都手段都颇为高端,紫颜看在眼里,也很为小皇帝担心。【鳳\凰\小说网更新快无弹窗请搜索fhxiaoshuocom】

          只是如今的小皇帝再也不是从前的小皇帝了,他行事有自己的风格,于是紫颜也只是一边看着,除非偏离了任务,否则绝不会多说半句。

          自然,她这般让权的样子,也叫朝中偏向小皇帝的臣子们彻底安了心。

          如今,朝中除了一位虎视眈眈的义王以及那位蓝厂督,小皇帝这个皇位也算是做得还算有那么稳。

          周王妃一死后,护短的周老将军常常是一把老泪纵横,早就和义王隔阂得很,就连早朝见了,也是冷哼着一声,显然对周王妃的横死极为地不满意。

          紫颜当初做这件事就是为了造成如今这个局面,只是义王好像并不在意,紫颜心里冷笑,知道他这些年的势力是越来越大,一个就要卸甲归田的将军,他又怎么会怕?

          但如今她手里有两样凭仗,只要等待时机,逼得他狗起跳墙,治他义王一个弑君的罪名就是了。

          只是她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义王居然会邀小皇帝去木兰围场打猎,而小皇帝居然也随便地答应了,要知道他身边就没有几个人好不!

          紫颜既气又急,只是先皇在时,便不许女子到木兰围场,紫颜那样受宠爱都未曾去过,况且这满殿的宫人也没有人去过。紫颜急得原地团团转,尔后,脑海里冒出一个名字,蓝世英。

          对,他去得啊!怎么给忘了。紫颜估算了一下小皇帝应该还在去木兰围场的路程中,于是便火燎火燎地赶往西厂。

          一路凶神恶煞,仿佛鬼门关都敢闯,自然也没有几个人敢拦着她,况且蓝世英早已经吩咐过。

          紫颜见到蓝世英时,他正在堆得高高折子的桌子上喝着茶,此时正值初秋,支起的窗户外梧桐叶如金子一般的色泽,好看极了。一片飞到他肩膀上,他随手扫去,微微低头,一向阴冷沉着的容颜也柔和了好几分。

          紫颜进门时,轻咳了一声,哪里知道蓝世英这等练武之人,素来耳目聪明,哪里又需要他的提醒。

          蓝世英放下手里茶盏,道:“娘娘所来,有何事?”大概是这三年两人走得近了些,蓝世英少了那么些礼貌,而紫颜也少了那么些客套。

          “蓝卿家,你知道小皇帝被义王带去木兰围场了吧!”她的语气是肯定的,只要蓝世英一点头,她仿佛就要动怒。

          顿了顿,又冷嘲道:“哀家知道,蓝厂督不愿趟这浑水。”

          蓝世英站了起来,他比紫颜高得太多,浑身的男子之气,很难让人想象得到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居然只是一个太监。

          “从前臣下是这么说过,但是如今……”他的眼睛贪婪地看了一遍紫颜,可紫颜却没有从其中看出半点猥亵的意思,于是那点恼怒也很快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紫颜定定地看着他,“你的条件是?”

          蓝世英突然走到她身边,眉眼有些邪气地轻挑着,他握住了紫颜的手,不给紫颜半点挣脱的机会。

          “在下对娘娘很有兴趣,这三年来,娘娘难道看不出来吗?若是一定要说个条件,在下只要娘娘。”

          他的态度有些轻佻,就像是看着一只蜉蝣一样地看着紫颜,仿佛她只是渺小的,或者说是布娃娃一样的东西。

          紫颜被他这目光看得难受,但只能忍着,“好,哀家答应你。”

          蓝世英拿着紫颜白皙如玉的小手凑到唇边一亲,笑容从未地,那样灿烂过。“微臣愿为娘娘效犬马之劳。”

          紫颜淡淡地,说:“只愿蓝卿家从此之后忠于皇家,忠于皇帝。”

          木兰围场,被圈着的野兽在深林地蹿着,小皇帝和义王各骑着高头大马,身边人窄袍箭服,作骑射状。

          小皇帝人丰如玉,少年人的得意全都在身上所提醒的,义王看着他,心里隐隐有些嫉妒,和皇兄一样,自幼便承大宝,他自问不比他们差半点,可就是输在了这个名分上。

          若是今日叫他死在此,恐怕这世间只有他才算正统了。义王的目光慢慢地森寒起来,小皇帝偏眼过来时,还瞧到了一点眼凤。

          “义王叔,朕听闻这围场从前猛虎成患,害得此地的人纷纷搬迁,我们的先祖听闻了以后便将此处围了起来,此后更是年年秋时与国中臣子共来亲射。”

          义王虽然知道这段历史,点点头,觉得小皇帝不知是这么简单地提一下。“皇上说得不错。”

          果然,小皇帝继续说道:“国有猛虎,不除,百姓不安之。先祖知道这个道理,朕又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若一味地惧怕,一味地退让,只会陷自己与虎口之中。”

          义王听罢,冷笑一声,这猛虎说得是他。“可皇上又怎么知道猛虎岂能如此容易地便败退?”

          小皇帝定定的看着他道:“王叔,你是这么想的?”

          到这时,还有什么情分可将,义

          王叹道:“皇上今天怕是会在这里被虎吃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仿佛已经看到了小皇帝的尸体一般。

          随行的暗卫稳妥地护住小皇帝,但是岂比得上早有准备的义王?如今的义王是已经等不得了。

          突听一声轻笑,似嘲似讽。诸人纷纷看了过去,正是西厂厂督蓝世英,他一身黑衣命服,头戴纱帽,阴沉的容颜因为那一笑显得惬意。

          “微臣来迟了。”后面的骑军显然也是西厂中人。

          小皇帝有些复杂地,看了蓝世英一眼,并不提义王之事,只是道:“朕也乏了,回宫吧!”

          这次危险度过,紫颜怒火地骂了小皇帝一道,只是他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被她骂,也是有气无力地任她骂着。

          紫颜见此,无奈地让他退下。只是蓝世英那边可就没这么好应付了,答应了他那样荒唐的要求,自然也是要履行的。于是,和蓝世英连月来如连体婴儿一样,这让小皇帝见了,怒火冲冲地逼问着蓝世英。

          而蓝世英只是随意地答:“你莫是以为那天我去围场救你,就只是因为你是皇帝?”似笑非笑,然后地道:“若不是我和娘娘的约定,你这个皇帝也算是做到头了。”

          小皇帝无言以答,手捏成拳,是的,他现在又能怎么办?还不是要依靠娘娘。总有一天,他要成为这万里山河的真正主人。

          紫颜应付着蓝世英,蓝世英既然入了帝系,自然也将其势力奉了三分给小皇帝用着,朝中义王越发地将自己的狼子野心给显露了出来。

          蓝世英让小皇帝戒骄戒躁,静候了一年,把义王的势力慢慢地瓦解着。

          真正捉拿义王那一日,过了冬至,是一个雪夜,天空飘着雪,纷纷地,似撒盐一般。

          他站在门面里,看了一眼被禁卫军包围的府邸,看了一眼打着伞的小皇帝,笑了笑。

          面前的小皇帝,如今这位少年可真是尊贵逼人,身上的君王气度也同样地强盛着。

          他旁边不知站着漫不经心的蓝世英,以及前来看热闹的紫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