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96 部分(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快捷c作:按键盘上方向键←或→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enter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可回到本页顶部!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收藏到我的浏览器”功能和”加入书签”功能!“不和你说了,他们都消失了,我们也消失吧。我们的孩子,他好辛苦,要对待那么多女孩,还要对待女神,我就不明白,女神这次为何不吃醋呢?”

          “想不明白就别想了,那是他们的事情,与我们何干?他们的事情,就让他们去想,我们和他们又不是同个世界的,自然想不明白。不过,我也不明白,那小子的那根东西怎么那么奇怪的,我怎么就没有?好像比我强好多倍,这是不是叫‘青出蓝胜于蓝’啊?”

          “也许是吧,谁叫你也那么历害?”

          “哈哈,啊哈哈……”

          狂笑,仍然是狂笑。

          耸天的狂笑,出现于渤徊,又渐渐地从渤徊消失。

          渤徊,再次回归基万千年来的寂寞。

          可是在寂寞中,又响起一个与众不同的狂笑,带着久远的沧老那是渤徊的笑声。

          是他,献给他的儿子的笑声。

          耸天的亡魂忘记了一点:风长明,也是他渤徊的儿子。

          巴罗蕊很快地醒转过来,其时,渤徊依旧寂静。

          再次醒转的巴罗蕊,仍然是冷美的神情,只是她的眼睛,有着难以言说的温柔。

          她走到风长明的身旁,蹲坐下来,抚摸着风长明的脸庞,她的眼睛扫过风长明的身体,发觉风长明的男g的七粒r珠仍然存在,只是,没有了七彩之色,而是统一的:火的颜色。

          她明白是何故。

          当她凝视着风长明的脸庞,喃喃自语道:“我的孩子?我怎么会爱上他?万千年了,我竟然只爱上我创造的孩子……”

          地底下的罗统悲呼:不是啊,你曾经爱的是我。

          同要是来自地底的晒言,别抓狂了,我姐被我哥抹去了你和我记忆,她现在什么都记得,就是记不得她曾经爱过你,在她现在的记忆里,她是纯洁的圣处女女神,万千年,就她只爱了风长明,你别以为我哥没力量,别忘了我哥可是耸天古族的圣君,能够集合所有耸天亡魂的力量的……这样也好,我姐她也不再恨我啦,嘻嘻……

          其实那小子好可爱,我如果能复活,我也去和我姐争那小子,他那男我的x儿……

          第二十集:海的彼岸第五章亲大陵·前进吧

          万年冰雪的吻海冰峰,仍然是万年的洁白。

          但万年的寂静,又一次被打破……

          两个月前,这里突然多出了许多人。但奇怪的是,这些人当中,除了一个沉睡的男性,其余的,是清一色的女孩,且是无比漂亮的女孩。

          这些女孩儿,发挥了她们像小鸟般叽喳的天赋,把本来寂静的吻海吵得不得安宁,只有当夜里,她们回到雪城里休息的时候,吻海才恢复一点点的安静。

          然而白日一旦到来,那群女孩儿又像小鸟一般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

          在这个女性为主的国度里,蒂檬无疑是这里的首领。当年,最初来到雪城之时,她身为雪城的老师,亦是这里的首领,但是,和当年不同的是,当年她带领的是一群孩子,如今她带领的却是一群女人,因为她是某个男人的老师,而这群女人,都是那个男人的女人。

          在这群女孩儿里,有很多,曾经也是她的学生……

          比如现在在雪地里经常追打的参潜儿和田金,在她的记忆中,她们小时候也经常这般的追打,参潜儿好玩,可她真的比田金要强一些,所以田金只能逃跑……

          田金被风长明强暴了,她也就不嫁给巴罗耸了。她的想法很简单,她说她要管风长明生个孩子,然后叫她的孩子也去强暴海之眼。

          她要跟着风长明,她的父兄也只得由他。因为在这海之眼,风长明无疑是新的帝君。田纪还不敢明着反对风长明,况且,巴罗金人雪城的王国,参飘也就回去跟巴罗耸再续情缘,可参潜儿老觉得参飘爱的她的大笨象……

          叫她开心的是,她的二姐参兰伴随在她的身边,参兰是比较少言语的,有时参潜儿问起参兰为何还要跟着风长明,参兰就气绷绷地说: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我不跟他,跟谁去?参潜儿想想,小脑袋想不明白,她就不继续追究下去。可是她又想起了巴罗三姐妹,她们的第一个男人都是风长明,可她们为何就没跟来雪城呢?巴罗金的但个女人也没有来……

          芭娅却是来了,与她同来的,还有帝都的强者奥菲,而另外一个被风长明强暴的女强者布妮,也是没有来的,可能就因为风长明不是布妮的第一个男人吧。

          参潜儿更奇怪的是,风长明的家人都没有来雪城,就连曾经被风长明强暴了的“暴力姐姐风姬雅”也没有来,她觉得好奇怪哦。可是,除了风家的人之外,其他的女孩都在雪城了,还有一些是她刚认识没多久的,比如烈冰、裂素君、多罗琴……

          她追打与风长明有关系的女孩,除了巴罗金的三个女人和三个女儿、以及风家的风姬雅之外,其他的女孩都被蒂檬老师带到雪城里陪风长明。可是风长明仍然在沉睡,她想踢醒风长明陪她一起玩,可蒂檬老师不准她去踢,蒂檬老师说,要让风长明睡久一点。她觉得蒂檬老师太小气了。而且蒂檬老师也好神秘,经常带着一群姐妹到吻海的冰缘去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好像在做什么大工程似的,可就是不让她参与。她真觉得蒂檬老师太小气了……

          所以,她就整天和田金、东风音、天力姬、敏玉致玩在一起,她跟田金是对手,跟东风音是好伙伴,跟敏玉致和天力姬到底是什么,她自己分不清楚,她就觉得,她们是一起流血的,一起在风长明的胯下哭,于是她就和她们特别的亲近。她常跟别人说,别看天力姬姐姐好强,其实她那时哭得好厉害,于是,紧接着被天力姬追杀,她就想,为何有个“姬”字的女孩都特别凶?风姬雅,也是有个“姬”字的啊,而有个“致”字的,就特别的温柔,敏玉致和风致就是很温柔的,想到风致,她记得,风长明的女人中,就风致没有流血。可风致这次也没有来雪城,风筝也没有来……还有,那个好好玩的风夜真,都没来。

          唉,风家的人为何都不来看大笨象呢?难道就因为大笨象不是风妖叔叔的亲生儿子?咯纱抹去了当日在场的人的关于她本身的记忆,但却没有抹去除了她身为女神的记忆之外的其他记忆,因此,当日风长明*巴罗金自杀,以及风长明叫整个渤洄森林的兵将下跪的狂态,那些在场的人,都深深地刻留在人民的心中,从而成为他们心中强大如神的绝世强者……那不可一世的狂态和力量,是促使任何人为之跪倒的。也因此,从渤洄出来之后,风长明身为泸澌和芭丝之子、传承耸天古族的血脉的秘密,便成为海之眼新的恒久的传说。

          应该不是的……参潜儿想。

          田金那时在场,就说了一句:你才几岁,他那根东西,c死你!

          就这样,在众女来到雪城的两个月里,风长明几乎被遗忘。

          他在雪城的某间屋里沉睡,却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去踢他的p股,不知沉睡的他是否感到寂寞?此日清晨,参潜儿、田金和东风音又旧事重提,争论起东风音到底会不会被风长明c得要死,参潜儿说不会,东风音也坚信自己一定不会让风长明c死的,田金却唱反调,她觉得十三岁的东风音就是会被风长明那根又粗又长的东西c死,因此,她们争论不休,最后还是小小的却又无比好胜的东风音气道:“我这就去让那伯伯c,看他能不能c死音音?”

          她就朝雪城回跑,参潜儿和田金追在其后面,三女跑入雪城,到底一间被铁锁锁住的房门前,东风音提脚就踹,别看她年纪小小的,她这一踹的力量,竟也把那木门踢得粉碎——就这情况看来,她长大后,应该可以列入“暴力女”一族。

          “啊啊,我踢啦……”

          东风音大叫着,飞身就踢向风长明的p股,和以往一样,这次也没有发生例外,风长明的p股一受到脚踢,他很快就醒转过来,并且把小小的东风音压到了床上,要是以前,东风音一定会惊惶失措的,可她这次竟然叫道:“伯伯,你……”

          “怎么又是你这小孩?”

          风长明气愤地坐到一旁,他看了看门前的参潜儿和田金,继而看到两女身后的雪色,他道:“这里是雪城?”

          参潜儿欢喜地道:“是啊,大笨象,我一早就想踢醒你的,可是蒂檬老师她不让潜儿叫醒你哩。”

          她扑过来,扑入风长明的怀抱,风长明拥抱了她。

          田金看到此情形,极不是滋味,甚至不知道该留在这里还是应该离开,要知道她与风长明的关系,只是被风长明强暴了,当然,她并非只被风长明强暴过一次,从北陆往南陆、再至渤洄的路途中,她们都不知道被风长明强暴了多少次,可风长明从来没说过要她做他的什么人,她这次来雪城,也是赖死跟过来的,并没有得到风长明的同意,此时风长明醒来,似乎也与点漠视她的存在,她自是很生气,她就气紧紧地道:“死风长明,你要不要我?”

          问得很直接——她本来也就是很直接的一个女孩,只是比参潜儿略为清醒一点点,没参潜儿那么迷糊罢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