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失恋(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1-)

          太宰虽然明白凭天狗的本事的确能够以一抵百,可有他跟自己父亲的那些恩怨纠葛在里面,若是普通交际还行,可若是一起共事……她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不过这事她可做不了主,得看女帝和阿净又是怎样的态度。

          阿净温温软软地笑起来:“有您在这里那就好了,孩子们在外面也能安心不少。”

          太宰一怔,她怎么也没想到阿净竟会对天狗的留下毫不介意,不过他说的倒也十分有道理,没有比天狗更强有力的保障了。

          女帝也慢慢抬起了眼,对天狗低声道:“关于我们之间的误会,想来你已经都知道了。可是不管怎么说,我竟真的将你忘了……是我对不住你……接下来一段日子,就得有劳你了。”

          天狗垂着的手猛地一颤,半晌才点点头,大步走了出去。

          阿净十分意外:“他这是要去哪?”

          赵一钱和孙二丫捂着嘴偷笑起来,要去哪?恐怕天狗自己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大概就是下意识地逃出去了吧!

          风十里见他们偷笑,哪还有不明白的,忙追了出去喊道:“天狗大人请慢些,我给您安排住处……”

          王宫中的事,总算是尘埃落定,太宰带着黄金侍卫,送女帝和阿净回到养泉宫去休养,将太子宫留给太子等人,他们需要在这里舒舒服服睡一觉,接着就要启程去大漠面对其他的危机了。

          女帝自然是又回到了翠玉殿的养泉池中,可王夫曾经住过的西院和东院却不好再让阿净搬去住,可养泉中大些的院落就这么两处,这样一来太宰倒犯了难。

          阿净却对那些浑不在意:“反正都在这养泉宫里,住哪不是住呢,就去我先前住的地方吧!”

          太宰道:“可您从前住的也不过就是两间厢房,那也太小了。”

          阿净笑着摇摇头:“再大又如何,到头来睡觉也不过只占着一张床,就去那吧,毕竟住惯了。”

          太宰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便只好依了阿净。

          将阿净安置好,太宰却没有着急离开,在阿净屋中磨磨蹭蹭站了半晌,像是有话要说。

          “怎么了?是不是又因为你父亲而难过了?”

          太宰摇摇头,犹豫着问道:“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您对天狗留在这里这件事,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似的,你就不怕……”

          阿净笑道:“怕什么?怕他们旧情复燃?就算天狗不来,陛下在这宫里的公子,青丘以外的情人,就少了吗?”

          太宰尴尬地摆手:“我不是……”

          阿净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在这件事之前,我并没有想清楚,原来真的爱一个人难免会妒忌,会不愿与人分薄了对方的爱,比如说阿南兄长,比如说你和十里,即便如天狗那样的人,也会因为陛下忘了他而气恼,也会为了心中所爱苦苦追寻那么久。”

          “见了阿南王兄和阴山天狗我才明白,我啊,对陛下的感情,根本就算不得爱,更多的是身为青丘之灵的责任。”

          “我想不只是我,王宫中的许多公子也是如此,他们其实还并不懂得什么是爱,他们欢欢喜喜地被纳进宫来,日复一日盼着陛下能多一点青睐,其实只不过是出于对陛下强大的力量和绝世容颜的仰慕罢了。”

          太宰苦笑道:“这么说来,最该调整心态的人其实只有我才对。”

          阿净柔声道:“这有什么,陛下可以理解,我可以理解,阴山天狗也会理解。谁也没法强求你一定要跟他如何融洽,再说,这不是还有我嘛,你不愿频繁见他,那么就由我与他打交道就是。”

          太宰一时间又是心酸又是感动,她与王夫的关系疏离了几百年,最后也是两相生怨结局,没想到竟在阿净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父爱。

          阿净挥挥手:“回去吧,十里就要出远门了,临行前你们夫妻总要好好说说话。”

          太子宫中一下子空了许多,驭叔拉着太子在一旁问长问短,赵氏夫妇招呼着侍儿里里外外收拾出门要带的行礼,唯有小下巴一个人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

          孙二丫见状,放下手中的活,蹲在小下巴面前,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身上还有雨水没能治好的伤?要不让糖瓜再来看看?”

          赵一钱在一旁笑道:“她受的伤,怕是糖瓜再能妙手回春也治不好呢!”

          孙二丫脸色一变:“那可糟了,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赵一钱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她啊,这是失恋啦,受伤的地方在这呢!”

          赵一钱话音刚落,小下巴“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这一下将屋内众人都吓了一大跳。

          孙二丫抱着小下巴啐了一口:“她为什么难过我还看不出么,就你聪明?你瞧这下倒好,将人惹哭了吧?”

          赵一钱一怔,随着腹中胎儿逐渐成长,孙二丫的性格也越来越又烟火气了,这种时候竟也似模似样的寻起夫了。

          他怔怔地看着、听着,原本压在心头的沉甸甸的阴霾不自觉竟散了许多,那头小下巴哭得热闹,他在这头却咧开嘴傻呵呵笑了。

          孙二丫见他居然笑了,当即更生气了,叉着腰跟赵一钱你一言我一语斗起了嘴,那边正在说话的太子和驭叔也没法在聊下去了,驭叔走过来慈眉善目地温言哄着小下巴,太子则倚在门口嗑瓜子看热闹。

          一时间才安静了没多久的太子

          宫竟又热闹起来。

          当所有人都休养充沛了精神,一切也都收拾妥当时,夕阳已经染红了半边天空。这本不是合适启程赶路的好时辰,但他们却不得不走了。

          女帝和阿净进了养泉宫就被太医们千叮咛万嘱咐不能离开,于是便由太宰带领着阖宫的公子和王姬们来到玉台码头给太子等人送行。

          再一次来到界河边,再一次见到那些五彩缤纷的水母,想到那两个乘着花舟踏歌而来的女子,如今一个已经消失在轮回之中,另一个尚不知何时才能复生,众人的离别之情中又平添了许多伤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