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狼住对门相交的平行线 第1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耽美小说分享平台-腐书网:fubook

          《恶狼住对门》作者:柴鸡蛋

          文案:

          【纯bl文】他们是bl,她们是gl,只是……

          ——小攻娶了小t!小p嫁给了小受!

          不是事先的约定,只是突然的巧合,

          婚礼当天他们在红毯上遇,婚礼结束他们成了对门的邻居。

          从此,东家长期战争,西家沉闷无比……

          她们的丈夫怎样逃出身为男人的尴尬,他们的妻子怎样掩盖身为女人的不忠,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谁会牵着谁的手,走向人生的尽头……

          恶狼住对门的关键字:生活故事,温馨轻喜剧,恶狼住对门,柴鸡蛋

          楔子(上)

          于弋和高野

          齐明鑫和郑可可

          一个草坪,两对夫妻,四个戒指,八位父母,无数张笑脸……

          “于弋先生,你愿意和高野小姐结为夫妻,永远的敬她爱她保护她,与她携手共伴一生吗?”

          于弋表情一滞,随即漫不经心地扫了新娘子两眼,答道:“凑合吧,没什么不乐意的,不和她过,也得和另外一个女人过。”

          婚礼主持人被于弋的幽默逗得嘴唇上翘,他又调整了一下情绪,把脸转向高野,一脸严肃地读道:“高野小姐,请您也上前一步。请问您是否愿意与于弋先生结为夫妻,永远的敬他爱他,无论健康与疾病,无论富有与贫穷,都与他携手共伴一生吗?”

          高野眼中的不屑更是明显,浓妆艳抹仍然挡不住她脸上的肃杀之气。沉默了一阵之后,高野清了清嗓子,用充满磁性的声音答道:“都到这个份上了,我再说不乐意还成么?”

          主持人没想到高野艳丽的外表下竟有如此中性的声音,更没想到高野竟然把问题回问到了自己身上。于是主持人尴尬一笑,会意了高野的想法,赶紧进入下一个证婚环节。

          证婚环节过后,就是新婚夫妇喝交杯酒和交换戒指了,于弋手捧着一个红色的锦盒,一脸麻木地看着高野。高野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锦盒出了神,直到于弋故意清了清嗓子,高野才抬起头来。

          “切!”

          两个人交换戒指的瞬间互相给了对方一个白眼,几乎是用戴手铐的方式帮对方戴上了证明爱情的信物。

          同时在这个草坪举办婚宴的有两家,彼此都不认识,只是因为巧合,恰好选择了同一个地点。另一家虽然没有于弋和高野这对婚宴的热闹沸腾,却显得温馨和谐的多。新郎齐明鑫模样斯文俊朗,说话待人都很随和;新娘郑可可羞涩清纯,一直跟在齐明鑫的身后默不作声,两人配在一起称得上郎才女貌,双方家长脸上都笑开了花。

          齐明鑫一直很拘谨,就算是帮郑可可戴戒指的时候,都是一丝不苟的神情。郑可可本身就性格内向,齐明鑫如若不和她搭话,她基本就是一个人不发一言。或许是两个人性格的原因,虽然算得上和谐,但是总觉得少了一丝甜蜜。

          “我们和对面那家婚宴单位一起搞个联谊party吧!反正日子挑在一天,地点又挑在一处算是缘分吧,大家觉得怎么样?”

          于弋这边的婚宴主持人刚一建议,双方家长都觉得注意挺不错。反正都是大喜的日子,互相表达一下祝福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热闹热闹也好。

          联系到齐明鑫和郑可可的那一家,对方也是很友好的态度,愿意一起庆祝。这样一来,两对新人就可以见个面互送祝福了,新郎新娘还可以做游戏比一比,看看哪一对更甜蜜。

          游戏很简单,就是要求新郎背着新娘跑上红毯,最先到达对面主持人所站的高台的那一对算胜出。胜出者可以要求输的那一对中的任何一个人做一件事。可以要求他们喝酒,或是说些难以开口的甜言蜜语,互相亲吻对方……

          “不成,我不用你背!”高野大吼着,眼睛里闪着熊熊烈火。

          于弋倒是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做什么他都不在乎,平时吊儿郎当惯了,一般就是别人让他做什么,他就偏要反着干。但是今天他显然没有这个兴致,一直很顺从地听父母的差遣。

          高野的母亲拉着高野的手,一直使眼色,满脸的哀求神情,示意高野给家长留点面子。高野虽然倔,但是最看不得自己的妈妈受委屈,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这边的郑可可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不情愿,但是没说什么。她偷偷看了看齐明鑫,齐明鑫起初也是有些不乐意,他不是很喜欢凑热闹,但是既然亲朋好友都乐意,自己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作为一个男人,这点勇气和担当还是有的。

          楔子(下)

          四个人从草坪的两头一起朝中间的红毯走过去,于弋和高野是各走各的,一边走一边用眼神扫射对方;齐明鑫和郑可可是拉着手,脸上带着微笑,俨然一副恩爱的表情。

          走到红毯的两端,四个人才互相注视,那一刹那,四张面孔同时僵住,呼吸也在那一刻停歇。于弋脸上露出少见的恨意,齐明鑫也从最初的稳重变得有些慌乱;高野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娇小女孩,郑可可含着眼泪偷偷将目光移向别处……

          如此巧合,如此讽刺,如此无奈,如此痛心……

          上帝自己玩了一个很是有趣的游戏,只是游戏中的人知道彼此,游戏外的人不知道对方。谁爱着谁?谁又背叛了谁?红毯之上的笑容淹没了泪水,红毯下面的泪水夺走了笑容……

          于弋背着高野一路狂奔,尽管背上人的身高不逊于自己,也阻挡不了他必胜的决心。齐明鑫却深感无力,背上的人身形娇小,自己觉得很是轻松,却迈不开步子。

          最后,于弋和高野先到达终点,高野直接从于弋背上跃下,动作很是矫捷,仿佛等这一刻已经很久。齐明鑫和郑可可在亲朋好友的鼓励下也缓缓走上高台,他蹲下身,将郑可可小心翼翼放下来。

          细小的动作引来对面的两道目光,如此哀伤……

          于弋拿着话筒,在所有人的期待目光之下,朝着对面落败的那一对新人微笑着,接着说道:“我想要求新郎齐明鑫回答我一个问题。”

          众人还在讶异为何于弋会如此清楚对方新郎的名字,齐明鑫却已从人群中走出,四目交接,说不清的心酸怨恨。他不畏惧于弋的任何一个惩罚,只是希望于弋能够在众多亲人面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于弋会意了齐明鑫的意思,嘴角上扬,用无比调侃的语气问道:“我想问齐明鑫先生,您为何要结婚?”

          为何要突然告诉我你要结婚,假如不是你的这一决定,我也不会瞬间崩溃。也不会失去理智,在长椅上遇到一个女的就要求她和自己结婚……你可真懂得享受,才说完自己的苦衷,就在这里幸福地挽着新娘子的手,叫我如何不恨你……

          我想起你描述梦想天堂的样子

          手指著远方画出一栋一栋房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