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狼住对门相交的平行线 第8节(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齐明鑫听到于弋的呵斥,哼了一声,张嘴去喝于弋端过来的水,漱了口之后,将水吐在于弋端过来的盆子里。

          “连我妈都没被我这么伺候过。”于弋不出好气地说。

          齐明鑫漱过口之后,继续歪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于弋从沙发上起身,去找齐明鑫的包,在里面翻来翻去,都没发现有胃药。

          一定是病刚好一点儿,又不继续吃了。于弋对齐明鑫太过了解了,他就讨厌吃药,每次让他吃药,比让他吸毒还难。

          于弋叹了口气,从屋子里拿出来一个被子,先给齐明鑫盖上,然后自己出门买药。

          所有的药方都关门了,于弋只好跑到了医院,让值班医生帮忙开了一些胃药。

          回到家,于弋连衣服都没换,就去把药冲了,喂给齐明鑫喝。

          “先把药喝了再睡,不然明天早上起来会胃疼的。”

          齐明鑫微微睁开眼,闻到那个药味就躲,一脸嫌恶的表情。

          于弋叹了口气,拧了齐明鑫的脸一下,说:“快喝。”

          齐明鑫将于弋的手推开,恨恨地骂了一句什么,于弋没有听清。

          “你大晚上跑去和别人喝酒,我还没和你计较,现在你还敢和我发脾气。”

          于弋的手扬了起来,想趁着齐明鑫喝醉了给他点儿教训。结果看到齐明鑫安静的睡脸,胳膊还是物理地垂了下来。

          他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小鑫了,他和谁去喝酒那是他的自由……于弋叹了一口气,走到冰箱里,拿了一些果汁出来,又放到热水里温了一下,端到齐明鑫的面前。

          “来,快点儿把药喝了,喝完之后就可以喝果汁了。”

          齐明鑫没有任何反应。

          “你最爱喝的蓝莓汁,你都不喝一口么?”

          见到齐明鑫根本不鸟自己,于弋也失去了耐心了,朝齐明鑫的脑门敲了一下,说:“我可提醒你了,是你自己不听话的,不要怪我。”

          说完,于弋自己含了一口药,朝齐明鑫的嘴边送去。

          这医生太黑了,竟然开这么苦的药……于弋在心里抱怨道。

          触到齐明鑫的唇,于弋竟忘了把自己口中的药渡到齐明鑫的口中,就这么呆呆的,药汁顺着两个人的嘴角滑到了沙发上面。

          于弋离开齐明鑫的嘴,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喃喃地说:“小鑫,这段日子,我真想你。”

          愣了好一会儿,于弋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专注地给齐明鑫喂药。直到把所有的药都喝光了,于弋才叫醒齐明鑫。

          “来,喝果汁。”

          齐明鑫迷迷糊糊的,只感觉嘴里很苦,便接过于弋手里的果汁喝了起来。

          于弋推开房间的们,将齐明鑫抱到了自己的床上。他又进了卫生间,用热水泡好一块毛巾,拿了出来。

          “擦擦脸。”于弋柔声说道。

          齐明鑫嗯了一声,任由于弋帮他擦脸,一点一点的,很仔细。

          于弋帮齐明鑫把脸擦好之后,又帮他擦了手。直到所有的清洁工作都做完了,于弋找出那个很久没用的暖水袋,灌上热水,朝齐明鑫的胃部放去。

          看着齐明鑫一脸是谁的模样,于弋温柔地笑笑,朝齐明鑫问:“舒服么?”

          齐明鑫嗯了一声。

          于弋又加重了语气,朝齐明鑫问:“那以后还去不去喝酒?”

          齐明鑫摇了摇头。

          “哎……”于弋叹了口气,“你以后再去喝我也没法管你。”

          齐明鑫有嗯了一声。

          于弋扭头看了看齐明鑫,发现他睡得很香,或许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于弋心里有股淡淡的心酸,以前齐明鑫很少喝酒的,倒是自己,经常喝的烂醉如泥。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不是自己也如此难伺候,而齐明鑫,会不会也对牛弹琴地和自己讲一些话。

          静静地看了齐明鑫良久,于弋才起身走出去,盖着刚才给齐明鑫拿过来的被子,睡在了沙发上。

          第一百一十六章

          清早,齐明鑫醒过来,怀里抱着一个暖水袋,暖水袋还尚存一些温度。他将暖水袋放在床上,坐了起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