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狼住对门相交的平行线 第9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点儿立场、原则、坚持都没有,墙头草、随风倒的小东西。”于弋朝着齐明鑫嘲讽道。

          齐明鑫不仅没有任何羞愧的样子,还厚着脸皮笑了起来。

          “既然这样,你也得听我的话,现在回去洗个澡,回来让医生帮你把脚看看,我发现你伤得不轻。”于弋朝着齐明鑫命令道。

          齐明鑫显然不想离开这,于弋才醒过来,万一再有什么情况……“你又不听话是不是?那你以后别来了,我嫌你脏。”于弋沉着脸说。

          齐明鑫叹了口气,一脸不情愿地说:“好吧,我现在就回去换。”

          “回来老老实实告诉我你的脚是怎么弄的。”

          “哦。”

          第一百二十五章

          齐明鑫刚一离开,于爸和于妈就到了医院“怎么样?于戈怎么样了?于妈在门口朝医生大声的问道,不没等到医生说话,又急匆匆地进了屋子。

          “妈,您小声点,震得我耳朵都嗡嗡响”于戈抱怨道于妈又是高兴又是掉眼泪,撰着于戈的手说:“你可算是醒过来了,把你爸和我吓坏了。”

          于妈瞪了于爸一眼,小声说道:“孩子刚脱离危险,身体虚弱,你别他脸色看,真是的,是谁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宿没睡着。”

          于爸叹了口气,抱怨道:“都是你惯的,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把他教育好了,别说打架就是说个脏字都不会说”

          于爸在本市的政府部门任职,年轻时当过兵,现在是部长,历来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下属要求也很高,可就是管不住于戈,从小到大,于妈把于戈当心肝一样护着,谁也不能碰,于爸在外面再怎么叱咤风云,在家里仍旧没有地位。

          “你还是别说这些了,好好查查是谁动了咱们的儿子才是正事,那些人真是不要命了。”

          于妈朝于爸呵斥完之后,又一脸温柔地朝向于戈,“渴不渴?想不想喝水?”

          离野在心里哼了一声,他可是喝得胃饱肝圆,还用得着您问。

          “妈,我刚才喝了”

          于妈顺势看了看高野,朝于戈说:“高野对你可真是不错,从你出事到现在,人家从没离开过,你以为我愿意啊?那不是做戏给你们二位看呢么,高野在心里自我嘲讽一番,然后朝于妈微微一笑,这是应该的。

          于妈又打量一下高野,忍不住朝她说:“高野啊,等于戈好点儿了,我陪你去逛逛街吧,我觉得你的这身衣服不太适合你,太中性了,咱结了婚,就得打扮得女人一点地吧”

          天啊……不是吧……

          “妈,这事以后再说吧。”

          于妈笑着点点头,又转头看向于戈,忍不住用手掐了掐他的脸说:“坏孩子,急死妈了”

          于戈撇撇嘴,“妈,是他们欺负我于妈用手揉了揉于戈的脸,一脸宠溺地说:“好了,好了,让你爸找人去教训他们,身上疼不疼“嗯,疼得都想死”

          “哎……再忍两天吧,妈这几天多给你做点好吃的”

          “好”

          高野才忍受完齐明鑫和于戈肉麻之后,又要忍受这对极品母亲和儿子,她现在终于明白于戈的脾气为什么是那样的了。

          齐明鑫到了病房门口,看到里面有那么多人,禁不住愣了愣,暗想自己究竟要不要进去。

          于戈早就看到了齐明鑫,发现他在门口鬼鬼崇崇的,禁不住笑了笑,大声说道:“你到是进来啊!”

          “哦,”齐明鑫应了一声,有些局促地朝于爸和于妈说:“叔叔阿姨好”

          于妈朝齐明鑫温婉地笑笑说:“是来看于戈的吧?‘齐明鑫想说是,可是自己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拿。

          还是于戈给齐明鑫解了围。

          “他不是来看我的,他也是来看病的,他的脚受伤了,和我住在一个病房”

          于妈一愣,“我记得我们给你安排的病房是单间的,怎么又多了一个人?‘于戈朝齐明鑫瞪了眼,又扭头朝于妈说,:“妈,我根本不需要你们过来陪我,你们赶紧忙自己的事情去吧,偶尔来看看我,给我带点儿好吃的来就成”

          于妈哼了一声说:“我看着你,总比外人对你要上心吧:”

          于戈赶紧给高野使了一个眼色。

          高野勉强配合着说了一句,“妈,不是还有我么?‘于妈没再说什么,拿出一个水果削了起来,于戈妈手臂和腰身的缝隙间看着齐明鑫,朝他吐了吐舌头。

          齐明鑫本来有点紧张,看到于戈一脸欢乐的表情,也忍不住朝他做了个鬼脸。

          “医生,您邦他看看脚,他的脚伤得很严重,”于戈朝身边的医生说。

          “医生,您帮他看看脚,他的脚伤很严重,自己还顾不过来呢,还替别人瞎操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