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狼住对门相交的平行线 第12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叶笙也盯着于弋看了一会儿,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齐明鑫理所当然地站到于弋的身边,用眼神示意对面的叶笙不要这样僵持下去了。

          最终还是叶笙先退了一步,笑着朝于弋说:“我正想找你。”

          于弋面无表情地问道:“找我什么事?”

          “你说呢?当然是小鑫的事情。”叶笙一脸友好的表情。

          于弋并没有齐明鑫所想的那样,见面就和叶笙打起来。到目前为止,他都表现得很冷静,根本不像是要闹事的样子。

          看到于弋这样,齐明鑫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你说吧,我听着。”于弋点起一根烟,缓缓地抽了起来。

          叶笙不紧不慢地说道:“昨天晚上我给小鑫打电话,他喝多了,我就开车去了他吃饭的酒店,看到他的同事都走得差不多了,就把他接走了。我本想把他给你送回去,但是小鑫哭着闹着不回去,我又怕你多心,就把他带到我那里了。”

          听到那一句“小鑫哭着闹着不回去”,齐明鑫和于弋两个人的眼神同时一变,于弋的眼神越发阴冷,齐明鑫的眼神却越发的害怕。

          “接着说。”于弋静静回道。

          “事情就是这样,没什么好说的了。其他的我想小鑫已经和你说了,我就没必要重复了。让你相信我的话我是不会说,说了你也会觉得可笑。我就奉劝你一句,在你没尽到身为爱人的责任的时候,不要再想方设法地刁难对方。”

          于弋听到叶笙的“教导”,冷笑一声,“你说我没有尽到爱人的责任,那敢问一句,您尽到了么?我想你已经忘了吧?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叶笙脸色变了变,回道:“我今天不是来和你吵架的,实话告诉你吧,刚才是小鑫把我叫出来的,怕我和你在公司里起争执,到时吃亏的是你。他已经把事情做得这样明了,我想真相到底是如何,你应该很清楚了。”

          第一百五十二章

          齐明鑫见叶笙一副诚恳的样子替自己说话,心里一阵感激。

          “齐明鑫什么样子,我比你清楚,我从来没怀疑过他。只是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别总是想一些不三不四的事情。你家里还有两个女儿,你就当是为自己的女儿积德吧,别总是做一些肮脏见不得人的事情。”

          齐明鑫在一旁听着,觉得于弋说的有些过了,想开口劝劝他。结果看到于弋的脸色,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叶笙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还是压着胸中的火朝于弋说:“以后就事论事,不要牵扯到我的家庭。而且我自认为没做什么肮脏不见得人的事情,请你说话自重。”

          “你做没做,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别以为花钱销毁证据,证据就真的不在了。你要是个男人,就活得有担当一点儿。”

          于弋的每一句话,都重重地砸在叶笙的心上,如果不是因为齐明鑫在,他或许早就对于弋大打出手了。

          “看在你是晚辈的份上,我原谅你刚才那些不懂事的话。但是下次记得不要乱说话,我不是一直好脾气的。”

          齐明鑫在一旁听得稀里糊涂的,忍不住朝于弋问:“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

          叶笙的脸始终蹦得紧紧的,现在更是难看了几分。

          于弋忽然冷笑了两声,扭头朝齐明鑫说:“有些事空口无凭,我不能和你乱说。万一我说了你信了,某个人岂不得少了半条命。”

          叶笙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手指攥得咔咔作响。

          于弋的神经也绷了起来,眼神凌厉地看着叶笙。

          忽然,一个电话打破了三个人的僵局。

          叶笙眼神始终没离开于弋,连拿出手机接听的时候都是如此。

          “叶总,有个文件等着您批阅。”

          “我马上就来。”

          放下手机,叶笙把头移向齐明鑫,说:“我有事先走了,该说的话我都说了,我想你明白就够了。”

          说完,叶笙看都没再看于弋一眼,就转身朝公司走去。

          于弋刚起动,一下就被齐明鑫拉位了。

          “我们回去吧,现在你如果再动手,就显得太没有胸怀了。”

          于弋的眼神一转,直直地射向齐明鑫,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齐明鑫现在已经死了千百次了。

          回去的路上,于弋越起越觉得生气,禁不住用手猛地一砸方向盘。

          车身猛烈一阵摇晃,齐明鑫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被于弋这一震给吓得不轻。

          齐明鑫偷偷瞄了于弋一眼,心里十分发愁,现在再计较于弋不相信自己的事情,也没有用了,还是想想怎么才能把于弋的火消了。

          于弋把车停在齐明鑫公司的门口,目的很明显,就是让齐明鑫直接去上班。

          齐明鑫犹豫了一下,朝于弋说:“要不我请一天的假,咱们出去散散心?”

          “不用。”于弋表情冷冷的。

          齐明鑫叹了口气,一边开车门一边朝于弋说:“那你一定要记得吃早饭,午饭我们一起吃吧。”

          于弋一句话说没,直接开车走了。

          齐明鑫看着于弋的车影,心里后悔极了,如果昨天晚上没和同事一起吃饭就好了,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事。

          到了公司,齐明鑫刚一坐在办公椅上,就猛地吸了口气。屁股底下像是被人放了无数了大头钉,扎得火辣辣的疼。刚才坐在车上的时候,齐明鑫就感觉到疼了,但是因为着急的缘故,就暗暗忍下来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