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狼住对门相交的平行线 第13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于弋都没有回去,齐明鑫有些担心,便开车出来找。

          齐明鑫开着车沿着于弋公司的那条路走,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于弋的身影。

          齐明鑫没有直接开过去和于弋打招呼,而是把车停下来,静静地看着于弋的背影。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于弋了,以至于在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于弋。

          齐明鑫印象中的于弋,绝对不会有这样一个孤单的背影。他是不甘寂寞的,是永远都会把自己的一切与别人分享的。

          可现在看到的于弋让齐明鑫忽然感觉到,不管是再怎么亲密无间的两个人,也会有那么一个微妙的时刻,心是相隔两地的。

          “上车吧。”

          听到熟悉的生意,于弋微微一愣,扭过头,看到齐明鑫的车缓缓地开在自己的身边。

          “我想在下面走一会儿。”于弋说。

          黑暗中,齐明鑫没有看清于弋的脸,只是觉得他心情有些不好。齐明鑫将车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地方,下来和于弋一起走。

          于弋的心揪了起来,暗想要怎么和齐明鑫解释脸上的伤。

          齐明鑫走到于弋的身边,一下就看到了于弋脸上的伤,也看到了他脸上的忧虑之色。不同于往的,这次齐明鑫没有着急地去问,只是静静地在旁边走着。

          过了好一会儿,于弋先开口说道:“我的车坏了,正在修呢,所以打算步行回家,没想到在路上碰到了你。”

          齐明鑫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看到于弋的时候,他是朝与家相反的方向走的。

          “于弋,其实有什么话,你可以和我说的。在一起六年,我们之间朋友和亲人的成分,已经大于爱人了吧。你和我,还有什么好见外的呢?”

          于弋淡淡一笑,“真的没什么事。”

          “如果我不出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回去之后,装得像个没事人一样。对我说脸上的伤是不小心磕的,然后带着满肚子的心事睡觉?”

          “或许吧……”于弋叹了口气。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两个人一直沿着这条街道走,离家的方向越来越远。

          在快走到街道的尽头时,于弋忽然站定,目不转睛地看着齐明鑫。

          “打算和我说了?”齐明鑫朝于弋微微一笑。

          于弋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朝齐明鑫说:“我爸知道了。”

          齐明鑫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模糊的答案,但还是有些不敢肯定的朝于弋问:“知道了什么?”

          “他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事情了。”

          齐明鑫脸色变了变,但没有于弋想的那样大惊失色。

          “所以,你脸上的伤都是他打的?”

          于弋点了点头。

          齐明鑫用手轻轻抚了抚于弋的脸颊,柔声说道:“咱们回家吧,我给你上点儿药。”

          于弋摇了摇头,“我想在外面透透气。”

          齐明鑫能从于弋的语气中听出他内心的挣扎,亦如每个出柜的情侣,在接受家长的反对之后,都会有的惶恐和不安。这不是勇气就能摆平的事情,牵扯到太多太托不愿承受的东西。

          “其实,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不是么?我们不可能偷偷摸摸一辈子,也不可能打着结婚的旗号去自欺欺人的证明一些什么。别难受了,咱们的路还得往下走呢。”

          听到齐明鑫的这一番话,于弋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他看着齐明鑫那张亲切的面孔,忍不住吻了上去。这次吻的不是唇,而是脸颊,鼻尖,不带任何情欲的色彩,只是一种纯粹的亲昵。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齐明鑫问。

          于弋不好意思的笑笑,没说什么。

          齐明鑫还是第一次见于弋这么难为情的时候,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便朝他撺掇道:“这有什么,快告诉我。”

          “因为我害怕。”

          听到于弋这句话,齐明鑫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扭过头看向于弋,问:“你害怕什么?怕你总有一天会……”

          “不是。”于弋打断了齐明鑫,“我怕我把这一起和你说了之后,你会给我讲一堆大道理。让我不要违逆父母的旨意,做个不孝的人。”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立场不坚定的人么?”齐明鑫的语气里隐隐透着一股失望。

          于弋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心太软了,如果我的父母或是你的父母苦口婆心讲一些他们的难处,或许你……”

          “不会的。”齐明鑫语气坚定的说:“这次我真的不会了,别的事情我一概可以顺从他们的意思,但是这件事我不会再退缩了。结了一次婚,我就彻底明白了,有些事情非要去勉强,就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于弋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齐明鑫的嘴里说出来的,他认真地注视了齐明鑫良久,也没发现他的脸上有任何安慰自己的表情。

          “可是你还有一个孩子,你现在说的轻巧,等有一天孩子出生了,你要让他在这样一个家庭里长大么?”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从他出生的那一天,很多东西就是注定的了。我没法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即便可以装作在一起,幸福和温馨也是装不来的。我只能尽最大努力对他好,把我能给他的一切都给了。”

          “那对你的父母呢?”于弋穷追不舍地问。

          齐明鑫想了想,缓缓说道:“其实我觉得父母最后还是能理解的,毕竟我是他们的儿子,我生活的好与不好才是他们关心的。他们如果反对,也肯定不是针对咱们这段感情。而是针对这段感情给咱们带来的影响吧,他们担心的是这段感情会不会让咱们受到排挤,会不会因此生活得艰难等等……如果我们生活很好,或许他们就默许了。”

          “我第一次听你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来。”于弋忍不住调侃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