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狼住对门相交的平行线 第16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也不想让她过来,可她偏要来。”齐妈有些无奈地看了郑可可一眼,说:“可可,一会儿你就别进吊唁厅了,在休息室里面等着吧。”

          “妈,我想进,我想最后再看齐明鑫一眼。”郑可可抹着眼泪,“我也想让孩子再看他爸爸一眼。”

          听了这话,齐爸把头扭向窗外,偷偷抹掉了眼角的泪痕。

          齐妈听到那句最后一眼,按捺了许久的情绪瞬间无法控制,趴在郑可可的肩头痛哭起来。

          齐明鑫的大姨见势赶紧走了过来,附身递上一块手帕,柔声劝道:“妹子,别哭了,小鑫在天上过好日子呢。”

          齐妈点点头,攥着齐大姨的手紧紧不放。

          到了火葬场,众人下车,就被一股浓郁的悲痛和肃穆的气氛笼罩着。在他们前面还有两个家庭正在等待着亲人的火葬,吊唁厅就在不远处,依稀可以听到那里传出来的哭声。

          “齐明鑫”的遗体暂时被抬走,齐妈见此又大哭了一通。郑可可扶着齐妈进了休息室,其他的人也陆续跟了进来。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齐爸才听到有人喊齐明鑫的家属。他反射性地站了起来,齐妈眼圈一红,也被郑可可扶了起来。

          众人来到吊唁厅,齐明鑫的遗体摆放在大厅中央。吊唁仪式正式开始,主持人宣布家属默哀一分钟。

          郑可可搀扶着齐妈,齐爸由齐明鑫的一个叔叔搀扶着。

          默哀结束之后,众人便开始围绕着遗体走一周。遗体已经穿上了特定的衣服,化了妆容,根本看不出真正的模样。

          尽管这样,齐妈看了一眼之后,仍旧哭得撕心裂肺。郑可可搀扶着齐妈,感觉她的身体越来越重,每走一步都是十分费力。

          就在这时,吊唁厅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声音之大足以盖过了吊唁厅里面的哀乐。

          齐爸止住哭声,愤恨地看向门口,这种时候被打扰,是对家属的极大不敬。

          “让我进去!”

          于弋赤红着双眼,和拦着自己的两个工作人员扭打在一起。

          “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又跑来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将于弋制伏住。

          “我要见死者,他绝对不是齐明鑫。放开我,让我进去看一眼。”于弋失控般地大吼着。

          齐爸立刻听出了这是于弋的声音,拉开齐二叔扶着自己的手,大步朝外走去。吊唁仪式被搅得一团糟,屋子里的亲属也都暂时止住了悲痛,朝门口看去。

          “你干什么来?”齐爸走上前去,朝着于弋的脸上就是一拳。

          于弋的半边脸肿了起来,仍旧毫无惧意地看着齐爸,大声说道:“只要让我看一眼,我就知道他是不是齐明鑫!他肯定不是,绝对不是……”

          “你给我滚!”齐爸怒吼一声,疯了一般地朝于弋打了过去。

          工作人员见齐爸情绪激动,赶紧上来拦着。于弋趁着这个空子,迈开大步朝吊唁厅里面跑去。

          “给我拦着他,不能让他见小鑫,就是他害死小鑫的。”

          齐爸这番话一说出口,那些亲戚立刻围堵在门口。齐明鑫的叔叔伯伯更是义愤填膺,上前就朝于弋一阵乱揍。

          于弋被七八个人围着打,你一拳我一脚,没一会儿就被打倒在地。于弋不想对齐明鑫的这些亲戚动手,便一直忍痛挨着。

          那些工作人员见情况有些混乱,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劝架,齐爸黑着脸朝他们说道:“这是我们的家事,和你们无关。你们要是拦着,我们就连你们一起打。”

          那些工作人员听了这话,全都后退了一步,在一旁看热闹。

          齐爸径直地走到那群亲戚中间,朝着于弋的身上狠狠踹了三脚。

          “这三脚是替你自己挨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家小鑫绝对到不了今天这个份上。”

          于弋趴在地上,衣服已经被扯烂,脸上也冒了血,但仍死咬着牙说:“就让我看一眼,看一眼我就死心了。”

          “看一眼?看半眼也不行!”说着,齐爸又朝于弋的脸上踹了几脚,每一脚都是用足了力道。

          “这几脚是替你爸挨的,你告诉他,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早晚得把这笔账算清了。”

          于弋的脸近乎扭曲,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

          “让我…让我…看…一眼…如果真是…小鑫…他会想让我…见他…一面的…

          …”

          “给我滚,快滚,我是不可能让你看的。”齐爸大骂着,让那些亲戚一起帮忙将于弋撵出去。

          于弋拼命抵抗着,嘴里始终是哪句话,“让我看一眼,就看一眼。”

          那些亲戚越听越来气,又朝于弋一阵暴打。于弋已经站不起来了,一步一步爬着挪到齐妈的脚底,含着眼泪抬起头,低声哀求道:“阿姨,让我看一眼,我就看看是不是小鑫,看完我就死心了。”

          齐妈看不得于弋这副可怜的样子,念在他还为小鑫挡过刀的份上,朝齐爸说:“让他看一眼吧,别让他在这闹了,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不行!”齐爸的眼神固执至极,“不能让他看,咱们继续进去吊唁,让他一个人在这趴着。”

          齐妈拗不过齐爸,只好在郑可可的搀扶下又进了吊唁厅,那些亲戚也跟着走了进去。从于弋身边经过的时候,还发狠性地补了一脚。

          哀乐又奏了起来,只是气氛和刚才有些不一样了。拿单齐爸来说,一般哭着自己的儿子,还一边瞄着外面的于弋。悲愤交加的感觉让他近乎崩溃。

          于弋则慢慢支起身子,踉踉跄跄地朝里面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两腿一软,又跪倒在地。但仍然爬了进来,带着渴求的眼神看着屋子里的人。

          主持人大概有些等不及了,直接宣布遗体火化开始,家属要将死者的遗体送到火化间火化。

          于弋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门口,朝齐妈和齐爸磕了三个响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