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狼住对门相交的平行线 第17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叶笙还没站起身,齐明鑫就把他的碗拿了过去。

          叶笙看着齐明鑫的背影,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齐明鑫背朝着叶笙,趁着这个时间,赶紧将手里拿着的纸包打开,将药粉放了进去,又迅速将纸包揉进了袖子里,整个过程不足两秒钟。为了这一下,齐明鑫整整练了半个小时。

          转过身的时候,因为太紧张,汤洒到了手上。齐明鑫吸了口气,不停地甩着那只被烫的手。

          叶笙见状赶紧走了过来,把汤接过之后,握着齐明鑫的手心疼地问:“烫到没有?”

          “没事。”齐明鑫赶紧抽回了手。

          看到齐明鑫发红的手,叶笙将整碗汤喝得一滴不剩。

          吃过饭,齐明鑫的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他一直在等叶笙昏厥的那一刻,可是叶笙似乎一直都好好的,没有什么异样。

          齐明鑫深吸了几口气,暗暗劝自己要冷静下来,或许是药效还没发挥作用。

          “想不想看电影?”叶笙朝齐明鑫问。

          齐明鑫心绪正乱,听到叶笙的话,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叶笙拉着齐明鑫去了二楼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很大,里面的布置如同一个小型电影院。叶笙让齐明鑫坐在松软的沙发上,自己上去调设备。

          不一会,大屏幕缓缓亮了起来,叶笙朝齐明鑫走了过来,坐在了他身边。

          第一百九十九章

          周吴权被邢助理拽出来之后,一脸不服气的表情说道:“不就是一起吃顿饭么?这有什么?你是叶总的助理,又不是他的下人,至于这么怕他么?”

          邢助理听了周吴权的这番话,气得牙痒痒,指着周吴权的鼻子说:“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和怕不怕他有什么关系?这是基本的礼数问题。算了,不和你说了,像你这种粗人是听不懂这些话的!”

          “你说什么呢?你说谁是粗人呢?”周吴权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朝邢助理追了过去。

          邢助理一脸嫌恶的表情朝周吴权说:“别跟着我。”

          周吴权厚着脸皮笑了两声,说:“人家两个人在那甜蜜,咱们也不能光看着啊。我也去买两瓶酒,买点儿小菜,咱哥俩儿喝几杯。”

          “谁要跟你喝?”邢助理皱着眉头瞪了周吴权一眼。

          周吴权才不管邢助理乐意不乐意,径直地绕着小路朝外面走去。

          邢助理看着周吴权的背影,暗暗骂道:“缺心眼。”

          周吴权买酒菜是假,放“迷药”才是真。他把酒菜买回来,就在里面放好了“迷药”。怕有个什么闪失,周吴权还特意雇了三个人站在外面。

          “记住,万一我这招不顶用,就看你们的了。”

          “放心吧,大哥。”

          周吴权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得意道:看来有钱什么都能办。邢助理,今晚我不让你吃点儿苦头,我就不姓周!

          回去的时候,邢助理已经不见了,周吴权在庭院里大喊了几声,都没见邢助理出来。他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搜,终于找到了邢助理。

          邢助理正坐在屋子里上网,查看最近楼市的一些动态,结果就听到周吴权在外面扯着嗓子叫唤。他实在不想搭理周吴权,便装聋子听不见,没想到这个周吴权竟然闯进他的屋子来。

          “你干什么啊?”邢助理黑着脸问道。

          周吴权大喇喇地说:“请你吃饭啊!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人家两个人在那吃饭,咱们不能打扰,可也不能饿着肚子啊!这不……我把酒菜买回来了,快过来吃啊!”

          邢助理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漠然的神情看着周吴权,说道:“要吃你自己吃,我现在有事要忙,没时间陪你吃饭。”

          “再怎么忙饭还是要吃的吧!”

          说着,周吴权就把袋子里的那些饭盒拿了出来,一一摆在高级复古方桌上。因为事先没有铺一块桌布,从饭盒里流出来的菜汤直接洒在了桌子上,将这雅致的桌具弄得油腻不堪。

          “吃啊!”周吴权朝邢助理招着手。

          邢助理气得脸色发青,但又不想朝周吴权破口大骂,最后干脆一甩袖子,冷着脸朝周吴权说:“你自己一个人吃吧,我不奉陪了!”

          等邢助理走出去,周吴权丧气地看着桌上的酒菜,心里暗暗骂道:狂妄什么?我这酒菜怎么就入不了你的口了?你不就是一个助理么?还不是和我一样,给别人跑腿的。

          你不吃我吃……周吴权刚要动筷,手猛地哆嗦了一下,暗想自己是不是气糊涂了,这菜怎么能吃呢?

          周吴权叹了口气,刚才光顾着下药了,竟然没给自己留两个菜。幸好邢助理没过来吃,不然自己不动筷,邢助理肯定会怀疑;要是动筷了,岂不也跟着一起被迷昏了?

          周吴权心有余悸地将那些菜收拾收拾,重新装到袋子里面扔掉了。

          幸好我还留了一手,这招不行,还有下一招。邢助理,你今天注定得栽在我的手里……周吴权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齐明鑫这里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电影已经放了大半,却还不见叶笙有什么反应。齐明鑫的心里越来越没底,暗忖自己是不是被周吴权耍了?

          可再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周吴权没理由耍自己,房子他没得到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况且周吴权如果真的不打算帮自己,直接说就好了,还费这么多心思干什么?

          深吸了几口气,齐明鑫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到最后,绝对不能轻易放弃。

          正想着,齐明鑫觉得肩膀一沉,侧过头一看,叶笙的大半个身子都倾到了自己这里。

          齐明鑫心头一喜,暗想是不是药效起作用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