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束缚的咒文_第10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束了才对。……都是因为我不肯对义隆放手

          。)

          一想到永远和义隆分开,胸口就像是被撕裂一样。要是两人开始一起生活

          的话,到结束关系为止最多一年,搞不好会更加快。

          渐渐地对乔一这个人感到厌倦,开始把视线投注在别人身上的义隆会是怎

          样的呢,只是稍微想像一下就会全身发抖。在至近距离亲眼目睹这样变化的自

          己还能够做出冷静的行动吗?要是搬到巴黎来住以后义隆另寻新欢了的话怎么

          办?要是这样的话乔一连退路都没有。自己能够笑着对他说再见吗。还是说死

          缠烂打到底,直到义隆彻底对自己幻灭为止呢?

          忽然间开始害怕和义隆见面,乔一取消了第二天的计划。给义隆发了一条

          短信谎称自己感冒,然后在房间里呆了一天。

          他想不到任何能够打破如今这个局面的方法。他关掉了手机电源,用昏暗

          的眼神盯着头顶的天花板。

          对义隆避而不见,就这样过去了三天,虽然心里觉得这样不好,不好,但

          他就是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也不好再继续用生病的藉口搪塞下去。说今天要

          来看望他的义隆估计是到了演出最后一天。舞台剧结束之后义隆就可以休息上

          一阵子,所以乔一必须想个明天不需要和义隆见面的理由出来。要么干脆回巴

          黎算了。而想出这样的馊主意也只会让乔一的心情更加郁闷而已。

          “乔一,我进来了哦。”

          就在他郁郁寡欢地思考着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薰端着午饭走了

          进来。乔一赶紧坐起来,只见托盘上放着饭团和饮料。一直在想着义隆的事,

          连饭都忘了吃,这几天都是薰为乔一送饭过来。

          “对不起,劳烦你了。”

          “吃吧。乔一,你怎么了?回来之后就不对劲了呢。和男朋友吵架了?”

          在床边坐下来的薰用充满善意的表情看着乔一。担心乔一的他把托盘整个

          端了上来。乔一拿了一个饭团,靠着墙壁啃了起来。

          “我们没有吵架。对不起,我在想一些事情。因为自己的路必须由自己来

          决定。”

          饭团是鲑鱼馅,因为料很足所以一看就知道是薰亲手捏的。薰在乔一身边

          坐下,盘起双腿。

          “的场先生也在担心你。还问我为什么你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还有

          ,乔一的男朋友也有打电话过来哦。问你感冒好得怎么样了。”

          乔一心头一紧,差点将手中的麦茶泼出来。都怪自己把手机关了,可是他

          没想到义隆会打电话到家里来。好在自己有告诉薰如果义隆打电话来的话就说

          他在生病。

          “为什么要避开他?”

          薰似乎单纯地感到疑问,露出了无法理解的表情。和义隆的关系太过复杂

          ,乔一很难说清楚。说出来对方是否能够理解还是问题。

          “……如果我说错了的话那对不起。乔一该不会是想做摄影记者吧?因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