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皇家相亲(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一年了,他们再次面对面。

          百里布穿着明黄色袍子,前胸绣杏黄色五爪金龙,两肩则是行龙,腰系铁红色玉带,前镶血玉,侧面宫绦系着白玉龙佩,足蹬黑色长靴。因为头发没有留长,无法束冠,只勒一条黑色绣金龙的抹额。

          大秦皇室,在七国中最是尊贵骄傲,却是以朴素无华著称。皇帝励精图治,宫内只有十几位嫔妃,不大肆修建行宫,也没有豪华出巡,百官禁绝奢侈攀比。说到底,大秦国除了征战四方,军费开支特别巨大,皇室中还真没有奢靡之风。

          当今太子殿下也是一样,衣着虽然贵重,但从不走华丽路线,行事坐卧就像军旅中人。而由于本身的气质和长相,百里布走到哪里都是夺目的,只是他今年周身华贵,搭配着他目光中固有的深邃与高华之气,令每天与绝顶帅哥为伍的乐飘飘,心脏也忽地漏跳一拍。

          第一次见到他,也是漫天大雪之中,那飞絮般的雪片造成了奇异的视觉效果,令他看起来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那么虚幻,却又如此真实。周身寒意逼人,但又是风雪中的唯一温暖。就好像……他是踏雪而来,雪融后就会消失不见。

          “参见殿下。”愣了又好几秒,乐飘飘才弯身施礼。

          百里布嗯了声,又打量了下乐飘飘。

          从很远处就看到她了,只有她这种奇怪的女人才会在大雪天里,在雪地上走来走去,还开心成那个样子吧?她没穿蓑衣,也没戴斗笠,而是打着一把半新不旧的淡金色油纸伞,伞面上似绘了些美人,但看不太真切。

          但伞下,却确实是个美丽的姑娘。

          身穿桃红色琵琶襟短襦,衣摆和袖口领口都缝着白色毛毛,下系同色的绣玉色折枝堆花襦裙,脚下羊皮小蛮靴。头发梳成侧髻,除了那根标志性的红羽,还斜插一枝翠玉蝴蝶钗,除此外并无首饰,只胸前一个宝相花玲珑长命锁。尺寸有点大,伴着金子的俗艳,若在别人身上就有点傻气,但佩在她身上却变得很是俏皮。

          这种时节,百花枯萎的花园中,风寒雪冷,可她就像一朵盛放的小花,并不艳丽,却是视线的唯一,想不注意都难,肆意随性,自由行走,那冬意都似被逼退了,温暖扑面而来。

          这一年不是没有看见过她,但不屑于理会。毕竟,他是大秦国的太子,而她不过是个无知的村姑,有什么理由与她交谈?

          想至此,情不自禁的张开左手,快速的瞄过去。给她种上守约砂时,没想到他的掌心留了疤痕。平时,那样小的伤口是不会留下痕迹的。

          这个臭丫头,处处透着邪门。就连他的鬼车和飞廉也都很喜欢她,仅次于他这个主人。

          “殿下,您有何吩咐?”见百里布不说话,乐飘飘小声提醒。

          在雪地里行走很好玩,站着冻成冰棍就没什么意思了。敢情他站在回廊下面,也太不拿普通人当回事了。鸟仆人怎么了?也有人权的。

          百里布轻轻咳嗽了下,掩饰尴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见了这丫头就有点失神。

          “从明日起,你不用再进宫了。”他冷着脸说。

          乐飘飘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哇卡卡,传说中的年假来啦!

          心里美着,表面上却得忍,低着头,以尽量平静的声音问,“那年后,民女何时再来?”

          “年后也不用来了。”

          不用……来了?!乐飘飘本是低头垂目的,闻言却猛然抬头,瞪大眼睛,直视百里布。

          “怎么?不高兴?你不是不喜欢往来皇宫吗?”百里布微微冷笑。

          是不喜欢。能摆脱了这份鸟仆人的工作,她也很愿意。但是……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家里养只小猫小狗都会产生感情,何况人性化的灵宠?现在xx辣的让她再也不见鬼车和飞廉,她这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割舍不掉。

          “殿下,那能不能偶尔……偶尔来让民女看看它们?”乐飘飘鼻子有点发酸。

          “不能!”

          听到百里布断然拒绝,乐飘飘握紧了包在灰布小棉手套中的双手。那是二师傅凤九亲手替她做的,上面由她画了花样子,村花紫墨绣出了栩栩如生的鬼车和飞廉像。手心部分,则是大吉和大利的卡通造型。

          冷血、无情、残酷、没人味儿!她心里骂着,突如其来的分离,害她的眼睛有些湿意。从此就见不到了吗?鬼车和飞廉虽然一个凶一个跩,可是对她很好的。

          “为什么不能?这样对它们的情绪也是不利的。”咬着牙,乐飘飘顶了一句。

          “因为……你是侍候鬼车和飞廉的仆人,怎么能偶尔才过来?谁允许你随性而为的?难道你敢违背孤的命令吗?”

          乐飘飘的眼睛又瞪大一圈,愕然看着百里布,有点不明白,“殿下不是说,让我不要来了吗?”是她听错了,还是百里布耍着她玩?

          “年后,孤要出门办事,自然要带着灵宠同行。时间会久一点,既然不知几时方回,又如何吩咐你何时再进宫?”百里布微微抬着下巴说,那眼神就像逗弄猫狗。

          啊?!乐飘飘只觉得站在这雪地里,心里忽冷忽热的。她希望摆脱皇宫及皇宫里这位仁兄的控制,但又舍不得那两只灵宠。矛盾心态下被百里布绕得晕晕乎乎,一时茫然。

          而她这神情极大的愉悦了百里布,突然温和了态度道,“当初可是说好,你要侍候鬼车到它成年。”

          “民女倒是想,不过听说鬼车长大需要五百年,民女蝼蚁般的生命,很快就变成一杯黄土了,恐怕有负殿下的信任。”乐飘飘故意这么说,就为了和百里布对着干。

          其实她已经筑基成功,赢得了三百年的寿命,就算她最后无法结丹,进入胎动期还是可能的,那么至少还能祸害千年。在重生之前,这是她无法想象的结果,于是就很想得开,因为多活的年月全是赚的。

          百里布一窒,实在无法把眼前明丽的少女和鹤发鸡皮的老妪、坟茔枯骨联系起来,竟然心生一丝眷恋,恨不能留住时光。随后,他又皱了眉,恨这臭丫头似乎总是能坏他心情,沉着声音道,“有约在先,哪管你人生百年。过来谢恩吧。”

          乐飘飘无法,只得快步来到回廊边。因回廊比平地高出三四阶台阶,她只得先收了伞,而后手脚并用,爬了上来。然后上前一步……趴倒……

          她是想跪倒的,可脚底沾了雪,在积雪上并不滑,可踩到铺了碎方石的地面就不同了。失去平衡的瞬间,她本能的张开手臂,把大秦的太子殿下抱了个实着。

          “民女谢太子殿下隆恩。”她仰着头,眨巴着眼睛,语言能力倒没丧失。

          “你这样谢恩,倒也少见。”百里布冷冷的,把乐飘飘抄起来,扶稳。

          “殿下恕罪。”乐飘飘很尴尬。

          他给过她好色、粗鲁、狡猾、坏透项的九字评语,她当然不认,可她的行为,却好像时时印证着什么似的。

          “若要治罪,你已经死了很多回了。”百里布讽刺道,“去给你的恩人送礼物吧,然后离开皇宫,不奉诏不得再来。”

          什么意思?是说他容忍她是因为燕北天吗?切,还不得入宫?以为她喜欢来吗?行事坐卧都那么拘束,似乎永远有眼睛在暗处盯着。大秦皇宫中,她唯一喜欢的就是燕北天及一只鸭形生物,再及一只雀首鹿身的家伙而已。

          这么想着,再回神,发现百里布已经走了,只留给她一个修长挺拔的背影。犹豫片刻,又觉得长长的年假还是很不错的,于是立即收拾起心情,去找燕北天。

          除了朝政大事,太子殿下的其他办公、修行、读书、起居都是在离恨宫内。作为贴身侍卫的燕北天,不跟在百里布身边侍候时,就在后园的兵器库那边。当乐飘飘找到他时,他正坐在长廊上,慢慢擦拭长剑。

          “燕大哥!”乐飘飘看到他,开心地叫了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