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 风起(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侯君集的事李承乾没有掺和,他从来都是谋定后动,不做没把握的事!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的事情向来不罕见,李承乾可不想被一个小人成天惦记着。转载自

          长孙冲他们原想落井下石,却被李承乾拦住了,最后见到侯君集除了没有受到封赏,屁事都没有,虽然心中颇有些愤愤不平,但还是很佩服李承乾的先见之明的。

          “陛下是个念旧的人!”房玄龄看着对这个结果不甚满意的房遗直,微笑着说道,“侯君集当年为了陛下,一手培养出来的飞虎军葬送了个干净,原配妻子因为难产而死的时候,他还在外面打仗,自己在战场上也是受了很多伤!陛下心中始终念着他的这份情谊,因此,无论如何也是要保住他的!”

          “陛下是要做一个姿态!”与此同时,长孙无忌也在教训他的儿子,“我跟随了陛下那么多年,对陛下还是有些了解的!功臣不可轻侮!因此,侯君集不能死,甚至不能大加惩罚!陛下并不是单纯要保住侯君集,更多的是要安我们这些当年功臣的心!而且,侯君集的事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看得就是陛下的心意!他若觉得侯君集触犯了他的底线,就算是侯君集有多大功劳,也是白搭!而这次侯君集明显还没有触犯到陛下的底线,因此,陛下当然可以宽宏大量地赦免他!不过,侯君集如果依旧如故,想来陛下也未必肯再次饶恕他了!”

          “天权,日后对西北那位的监视力度再加一等!”李承乾坐在密室里。淡淡的吩咐道,“他活着一日,就一日不能放松!”

          “是,主上!”现在已经是天权的王宁远躬身回答,他担任天权已经有了很长时间。对暗影越了解一分,对李承乾地敬畏就更深一分。

          天枢坐在下手,声音生硬而冷厉:“主上,干脆杀了他得了,何须如此麻烦!”

          “不!父皇一日没有下定杀他的决心,本宫就不会动手!”李承乾笑得温文尔雅。“而且杀他确实不难,但是会影响到后续的计划!他不是与侯君集来往密切吗?他要想回京坐上那个位子,你说他能用什么办法呢?”

          天权一怔:“秘密回京,勾结侯君集谋反?”

          “没错!”李承乾嘴角含着浅淡的笑意,“这京城,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父皇、对本宫都足够忠诚的!他们忠诚地是他们的权利与财富。”

          有句话李承乾没有说,所谓忠诚,不过是背叛的筹码不够。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只是永恒地利益!这些话实在是**裸的利益论,太惊世骇俗了!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一时间可以接受的!

          李承乾淡淡的说道:“本宫如今根基已稳,羽翼已经逐渐丰满,跟随本宫,固然没什么风险,但是所得的利益却是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的!锦上添花,向来比不上雪中送炭!只要他们能够扶持李泰登基,势必会清洗朝堂上大部分反对势力。由此多出地那些空位,自然是他们所觊觎的!”

          “本宫要你们做的,就是适当的推动他们的野心!”李承乾轻描淡写地说道,“只有这样。才能将那些害群之马找出来并驱逐出去!你们商量一下,拟定一下方案,然后交给本宫看一下便是!”

          “属下遵命!”几个人同时领命,回道。

          而那边李世民也在愤怒,作为一国之君,他自然有自己的情报来源,因为侯君集的事情,他加大了对李泰那边的监视,得到的消息让他非常不爽!

          李泰在西边没有安稳多长时间。先是勾搭了好几个西域小国。如高昌、楼兰等等,给他们画了一个大饼。允诺如果自己能够登基称帝,不仅让西域自治,朝廷每年都有封赏,而且还将草原上水草丰美地地区也划分给他们,同时,还可以允诺让他们可以在河套和河内生活放牧,乃至耕种!这种事哪怕是李泰的敷衍之词,也让李世民气得直哆嗦,这边刚刚把一个突厥打得快冒不了头,那边,李泰的条件简直是在为大唐重新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大唐花费了多少心思,才打退了突厥,并且开始在北方草原上驻军,开采各种矿石。河套河内如今是大唐地养马基地,有了那里,大唐才有足够的底气,与那些依然不时出没在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耗着,把他们当作大唐军队的磨刀石,时时磨砺一番,见见血,成为真正的战士,保持大唐军队的战斗力。这不,将让李泰给卖啦!好在高昌已经灭了国,要不然,真让李泰得逞,岂不是大唐这么多年来都在为西域诸国作嫁吗?

          侯君集也是就这么勾搭上的,侯君集领兵到西域没多久,李泰就派出心腹,送出了一笔厚礼,又是许了一个让侯君集眼睛都红了的承诺,就是,侯君集若能帮助李泰回京称帝,李泰便会娶侯君集的女儿做皇后,并且封侯君集为异性亲王,可以在大唐最富庶地地方挑选一块封地,朝廷不会对这块地方加以染指。大唐立国至今,哪怕是立下了再大地功劳,就算是李家的旁支,也只有李道宗封了一个江夏郡王地位置,那些亲王可都是正儿八紧的龙子风孙呢,都是李渊与李世民的种才有亲王的位份,当初,李世民还没有称帝的时候,李承乾为秦王世子,也就是个中山郡王。更让李世民不能忍受的是,封地!最富庶的地方!朝廷还不能管!这简直就是个国中之国,与西汉前期的那些诸侯国有什么不同,权利还要更大一点!可是,那些诸侯还是刘姓呢!侯君集算什么啊,怎么配称王!

          这一切让李世民几乎抓狂了,要不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具体的证据,又想将与此相关的人一网打尽的话,他都要亲自提剑把侯君集的脑袋砍下来了!

          “青雀,这个孽子!”李世民咬牙切齿,“你的聪明都放在怎么出卖大唐上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