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叶(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仙绝之地的核心腹地,茫茫山岭之中,隐约可见一片规模巨大、隐隐透出上古蛮荒气息的古陵墓群。和鸿蒙本陆邙山道场内的那些上古陵墓相比,这里的陵墓散发出的气息更加的恢弘莫测。

          在这一片充斥着太古陵墓的山岭之中,一个直径超过千里深不见底的地洞正不断喷吐出巨量的幽冥之气。黑漆漆宛如墨汁的幽冥之气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化为一道黑色的气柱直冲高空,却在离地数里的空中被一直径近十里佛光四射的七宝佛轮挡了下来。

          通体金光灿灿,不断释放出七彩佛光的宝轮用佛门七宝镶嵌,上面铭刻了无数佛门秘传经文和法箓。黑漆漆的幽冥之气被佛轮急速抽走,随后化为无穷量的灰色灵气向着四面八方喷射了出去。

          原本黑漆漆的幽冥之气,就算是修成元神的大能修士一旦接触都会元神崩解、*成泥而灰飞烟灭,但是被这七宝佛轮将其化为灰色气息后,幽冥之气就变得凡人都能自如的呼吸。但是这幽冥之气也就多了一丝诡异的,宛如跗骨之蛆的特性,一旦接触就再也无法摆脱对他的依赖。

          一名身穿白色僧袍,秀发如云,头戴一顶菩提叶形束发玉冠,周身隐隐有一层祥光萦绕的清丽少女站在佛轮上,正口诵地藏超脱经文,眉心放出一道熠熠佛光注入佛轮中。

          在她精湛的佛力催动下,佛轮对幽冥之气的改造速度越发的快捷。寻常修士肉眼见不到,但是在佛门大德高僧的法眼神通下却能清楚看到,虚空中一丝丝淡紫色的功德之力不断降落,在少女的脑后凝成了一轮宛如明月的功德明光。

          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周身佛光萦荡犹如水流,脑后功德明光更好似皓月当空明照百里。在这一*德明光的照耀下,方圆百里内没有任何阴魂邪鬼能够幸存,只要稍微靠近就会被那功德之光化为一缕青烟烧得魂飞魄散。

          这样的佛力修为,这样的功德明光。若是在世俗界,这少女简直会被人当做转世脱胎的活菩萨一样供奉。

          骤然间少女睁开双眼,双手结成的莲花印荡起一片虚影,悄然散开。

          一缕清澈如水、恬静柔美的天籁之音从少女的嘴里传来:“慧性陨落了,去人,查查。仙绝之地北岸,偏向东北三十七度,直去三千七百九十三万里处,速速查明所为何事。”

          微微顿了顿,少女皱起了眉头:“沧濎门任戊琊也一并陨落。但是元婴尚存。看在三尊盟同气连枝的份上。这厮虽然是一俗物招人厌烦。救回他的元婴,送他回转沧濎门夺舍重生吧。”

          远处虚空中一片漂浮着的茅舍中有人应了一声,道道人影撕开虚空,径直瞬移向着少女所说的方位赶了过去。这些人分明都是三劫三难境以上。甚至是修成金刚法体堪比不离境的佛门大能,他们每一次瞬移都能赶出百万里,不消多少时间就能赶到慧性陨落之地。

          一刻钟后,黑虎帮曾经盘踞的聚居点内黑烟缭绕,十几名身穿灰色僧袍,头戴斗笠的悬空寺弟子站在高耸入云的古木梢头,周身煞气隐隐的俯瞰着乱糟糟的山谷。

          数十万聚居点内的百姓忙成了一团,那些品性纯良一点的,正忙着救死扶伤。扑灭窝棚中的大火。而那些自负有勇力的悍勇之徒,则是三五成群的纠集在一起,为了黑虎帮留下的权力真空开始疯狂厮杀。

          一个悬空寺弟子的面前,殷血歌手中的密卷正悬浮在那里,放出淡淡的黑色光芒。

          “真不笨。杀了本门弟子,居然知道要将这密卷丢弃,奇怪也哉,这附近都是一些黄级势力,区区金丹境的蝼蚁,他们如何能杀了慧性和任戊琊?”

          一名悬空寺弟子向着山谷内一群正在厮杀的精壮汉子一挥手,一道香风平地而起,一片朦胧的佛光卷起了几个带头厮杀的壮汉,拖拽着他们飞到了自己面前。

          这些大汉被自己突然飞起的古怪事情吓得魂飞天外,根本不用半句威吓的言语,他们就一五一十的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但是那时候,殷血歌他们所在的小楼附近,所有的窝棚都被任戊琊的坎离神雷炸得稀烂,靠的近的平民都被炸死了,根本没人看清小楼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壮汉也只是隔着远远的,看到小楼内有一柄赤红色的大铁锤突然飞了起来,然后向下狠狠的一落,随后掌控聚居点的黑虎帮所有的修士都消失了。

          随手将这些壮汉丢出了老远,十几名悬空寺弟子纷纷闪身来到了殷血歌他们原本的小楼附近仔细梭巡起来。

          刚才他们还不知道这里就是事发点,第一次搜寻的时候,他们还忽略了这里。在那些大汉的指点下,他们仔细的,几乎是一颗沙粒一颗沙粒的将小楼方圆百来丈的区域搜索了一番,这才发现了空气中留下的一丝恢弘、炽热、带着绝强威压的气息。

          “仙器,起码是上品地仙器。”一名悬空寺弟子单膝跪在地上,仔细的用鼻子嗅着地面上一个凹坑内留下的淡淡气息:“而且是火属性的上品地仙器,两仪星琼雪崖不可能有火性仙器,万蛊教的虫子更是怕火,他们也不会祭炼这样的仙器给自己找麻烦。”

          “两仪星琼雪崖和万蛊教,他们也没有这样的身家祭炼上品地仙器。”另外一名悬空寺弟子不屑的冷笑着:“外来的修士,嘿,能够掌控上品地仙器,自身实力起码也是三劫境的角色。”

          一个悬空寺弟子摘下了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一个光溜溜的大脑袋,看他的模样,正是两天前和殷血歌见了一面的慧厄。他抓了抓光头,沉声说道:“这个聚居点原本被一个叫做黑虎帮的黄级势力控制,倒是真有一个外来的小家伙,但是他只有金丹境的修为。”

          慧厄仔细的描述了一番他和殷血歌见面时的场景,一众悬空寺的高僧大德纷纷摇头。

          区区金丹境的修士,慧性和任戊琊任何一人都能轻松碾压他。而且金丹境的修士,就算把他当做柴禾整个点找了填充进地仙器内。也不可能让一件上品地仙器发挥出应有的威力。

          所以击杀慧性和任戊琊的人,不可能是殷血歌。

          “有别的外来者。”另外一名悬空寺弟子也摘下了自己的斗笠,露出了一张黑漆漆犹如锅底,密布着横肉的大毛脸。他面色阴郁的说道:“外来者,最低三劫境的修为,手持上品地仙器,修炼的是纯阳……不,不是纯阳真火一脉的路数。”

          单膝跪在地上的那名悬空寺弟子用一个金钵盂对着地面照了一番,一片朦胧佛光洒下,终于从地面上抽出了一丝淡淡的火气。这一丝火气温度极高。同时灵动异常。不过是三寸长比头发丝还要细数十倍的一条火气。却和一条灵巧的小蛇一样剧烈的跳动着。

          “妖气。”毛脸和尚咬着牙冷笑道:“品质如此精纯的妖气,嘿,峤琰域怕是都没有这样的大妖吧?”

          “冲着我们来的?”慧厄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了下来:“这个聚居点原本的那些修士,怕是已经被那厮给灭口了。好。好,好,居然真有人敢找我们悬空寺的麻烦。”

          一众悬空寺的大和尚急速的交流了几句,然后两个大和尚就展开神通,一步百万里的向着那幽冥之气不断涌出的地穴赶了回去。其他的和尚则是向着四面八方腾云而去,一道道强横的神识宛如篦子一样扫过地面,各色佛门法宝放出道道佛光照耀四方,照耀得天地一片光焰夺目。

          数日后,在功德院的安排下。附近的一个在黄级势力中也能排入前百之列的大势力接收了黑虎帮和蝎子帮留下的聚居点,迅速平定了聚居点内的骚乱。

          而越来越多的悬空寺的大和尚们则是成群结队的跨越虚空,在仙绝之地四处梭巡着。仙绝之地的大小势力的头目都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密卷上收到了信息,功德院要他们严密监控自家的地盘,一旦发现陌生的修士就要立刻禀告。功德院定然重重有赏。

          一张密不透风的天罗地网将仙绝之地笼罩得结结实实,在悬空寺的众多大和尚看来,就算是真正的仙佛,他们也别想从这么严密的监视网中逃脱。除非那外来修士已经离开了仙绝之地,否则他定然会被悬空寺的人找寻出来。

          不仅仅是仙绝之地,就连两仪星的两大地头蛇,也都收到了来自悬空寺的悬赏信息——悬空寺正在寻找一名修炼火属性功法,拥有三劫境甚至更高修为的外来修士。两仪星仅有的两座能够和外界联络的星空大挪移仙阵,也已经被悬空寺派来的修士接手。

          就在悬空寺的大和尚们满天下的奔波时,殷血歌正在站在山岭之间的一片密林内,透过几乎密不透风的枝叶之间极其细小的缝隙,看着三尊身穿僧袍、头戴斗笠,从高空急速飞过的悬空寺弟子。

          这三尊实力起码也在三难境的悬空寺大能一边凌空飞行,一边用神识仔细的搜索着地面。一颗拳头大小的金色宝珠悬浮在他们头顶,放出熠熠金光照耀方圆十里,被这金光扫过的砂石和泥土都变得透明,就算地下有什么藏身的洞穴,也都避不开这宝光的探查。

          带着一丝恶意的冷笑,殷血歌讥嘲的摇了摇头。

          就在他身后,在一株枯萎的千年老树的树心内,一条通道直通地下一个足以容纳数千人的洞穴。大罗金风蝉悬浮在他头顶,放出淡淡的光芒笼罩了方圆十里的山岭,任凭这些大和尚用神识或者用佛门法器,都无法透过大罗金风蝉的庇护找到殷血歌他们的任何痕迹。

          这里距离原本的聚居点已经有万里之遥,四周都是蛮荒的山林,生存了无数的妖兽。

          或许是因为幽冥之气的缘故,除了那些妖兽的妖丹和精血,仙绝之地的山林中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常规意义上的灵草灵药是不要想了,甚至就连灵石矿都极其罕见,偶尔发现一条矿脉,灵石也被幽冥之气污染,寻常修士敢用来修炼,那就是找死。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悬空寺的和尚们在各个聚居点以及周边的丛林中搜寻得格外仔细,但是在偏远处的山林里,他们下的力气就不是很大了。

          所以殷血歌可以很悠闲的站在树林中,远远的看着三个明显心不在焉的大和尚飞快的掠过。

          冷笑几声,殷血歌返回了身后的大树,从直径三尺的通道笔直的跳下去,向地下降落了百多丈后,殷血歌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方圆数里的大洞穴。

          洞穴的正中是一个硕大的池塘,沸腾的妖兽血液中,数百名精壮的大汉正浸泡在里面。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妖兽的精血。殷血歌将太平公主传授的万劫血神经教给了这些大汉。让他们取用妖兽的精血淬炼*和真气。短短两天的功夫。这些大汉的实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