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暗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青木和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咫尺之间的迹部,他眼睛阖着,神情温柔,少了平日里的张扬,反而多了几分文雅。

          她小心翼翼地拉开被子一角,又将它往左侧翻过去,盖在了迹部的身上。轻轻地下了床,直到走出房间她才踏实了脚步。

          “青木小姐。”管家先生看着她从楼梯上下来,站立向她问好。

          “迹部睡着了,你等时候到了就叫他吧。告诉他我先回去了,有事情再联系我。”青木和收拾好了带来的东西,拿上车钥匙,准备回家去了。

          管家在门口目送她离去,直到车驶出很远才看不见踪迹。

          幸村律这个时候已经6岁了,他虽然有些奇怪自己家里爸爸妈妈和别人的不一样,并不住在一起,但是无论是父母还是长辈都给了他满满的爱和关怀,忍足侑士也对他非常好,甚至比起自家孩子还要周到一些,这让幸村律的心里并不是很介意父母的事。

          马上就要到体育活动的时候,但是自己备用的运动服有些脏了,忘记带回去洗。他直接给幸村精市打了电话。

          “小律,怎么了?”幸村精市的声音面对孩子的时候温柔了几分。

          “我的运动服忘记换了,帮我送一套过来可以吗爸爸?”

          “小律也想妈妈了吧?我让妈妈给你送过来哦。”看不见幸村精市的表情,但是听起来还是一样柔和。

          “嗯嗯,都可以啊,不会麻烦妈妈吧。”小律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说完这件事就挂断了电话。

          幸村精市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虽然现在手头上有些工作,但是并不是抽不出这个时间来,也并不是找不到人来替孩子送东西,自己的助理就有好几位。

          他随手就按出了那个号码,拨打过去,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喂,小和,你现在有时间吗?”语调更加柔和,让人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请求。

          青木和却是不解风情,这般柔美的声音都依旧让她神色如常。

          “在处理电影的宣传方案呢,是小律怎么了吗?”

          “小律课上要用运动服呢,他也很想妈妈了。”这边的声音都有了些哀怨,“不过既然你在忙了,还是我去吧。”

          青木和本身对自己这个孩子就比较愧疚。她和忍足在一起,生下第二个宝宝的时候,还特别关注过小律的情绪。可能那时候孩子还小,不是很能理解,而且他的“忍足叔叔”对他很是疼爱,对于妈妈没有和自己爸爸在一起,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现在孩子一般是在幸村家生活,由幸村精市在照顾,周末和节假日都是和青木和一起过的。其实她对孩子的照顾并不算少,并不远的距离使他们的来往也很是密切,放学后他也能和青木和一起吃了晚饭再回去。但是因为忍足翔太——她和忍足侑士的孩子,日日和她一起生活,而小律不是,青木和对小律更是疼惜怜爱。或许这其中也少不了幸村精市潜移默化地影响,他总是替孩子表达着一些心情。

          “当然不会,”青木和赶紧打断幸村的话,“我这就去吧,他在学校一般穿什么颜色的运动服?”

          青木和走去衣帽间,翻找着小律的运动服。

          两人趁着挑选衣服的空隙,聊了几分钟才挂断电话。

          幸村精市一直都希望青木和的目光更多关注在幸村律身上,所以也很是乐于让她参与到孩子的各种教育活动中。

          毕竟,我们小律是这么可怜呢,没有妈妈的陪伴。

          幸村精市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底暗沉的目光。

          “我回来了。”

          工作结束以后回家,幸村精市的西装搭在手臂上,在门厅换了拖鞋进去,灰色的西服马甲勾勒出有弧度的线条,衬得整个人越发俊美。

          幸村律坐在餐桌前他的专属座位上,较他人大的椅子上垫了一个厚厚的垫子。他吃着奶奶给的一小碟甜点,两条腿在在椅子上晃着,活泼可爱。

          幸村美和走出来,端出一碗青菜,见到正和小律并排坐着的幸村精市,招呼着他去客厅搬东西。

          “小和来过了,接了孩子回来的,说小律长高了,还给他换了张书桌。”幸村美和絮絮叨叨,“你帮忙搬上去安装起来吧,我再去做几个菜。”

          “好的。她一个人过来的?”

          “是啊,我们两个再加个小孩,哪搬得动啊,就等着你回来呢。”

          幸村精市默默地将东西提在手上,手臂肌肉隆起,健壮有力。

          幸村美和看了忽然笑起来,“我觉得你这孩子很优秀啊,怎么小和倒和忍足家的小孩在一起了呢?”

          “本来还以为她板上钉钉是我们家媳妇了呢!”

          “会的,一定。”幸村精市神色难辨,声音也有些喑哑。

          幸村美和本来走向厨房,一时之间没有听清他的话语,回过头想问一句,却发现他已经走到了楼上,对着自己儿子的背影嗔怪地瞥了一眼,也就不打算再问了。

          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同的男人各怀鬼胎,表面上风平浪静,底下却是暗潮汹涌,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掀起滔天巨浪。所有的心思都静静蛰伏,只等待一个机会。

          有一天,幸村精市接送回家路上,问起已经长大了一些的幸村律。

          他沉吟片刻,幽幽地问道:“小律,你想要妈妈回来吗?”

          幸村律有些惊讶地看向他容颜出众的父亲,似乎知道了什么,又有些不敢确认。

          “想……但是,翔太怎么办……忍足叔叔也是个好人……”

          幸村精市回过头目视前方,把握着方向盘,专注着路况,嘴角微微扬起,有些漫不经心,又似有些深意,“这无关紧要,只要是“想”就行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