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臣妾参加皇上。”姜月朝着楚慎行礼。在外头,姜月还是守着宫中的规矩,在楚慎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她又含笑瞧着面前的大宛三公主,道,“今日臣妾听闻这三公主来了大曜,特意出来瞧瞧,三公主果真美艳动人,让本宫瞧着都挪不开眼了。”

          好听的话谁都爱听,三公主听了笑了笑,表示十分的受用。三公主面上没有大曜女子的扭捏,只道了一声:“谢谢皇后夸奖,叫我玉臻就好了。”她瞧着皇后不似一般的宫中贵人摆着架子,而且瞧着年纪仿佛还比她小一些,又生得一副难得的好相貌,便多了几分亲近。

          玉臻是三公主的闺名,这足以说明这玉臻公主对姜月的喜欢。

          姜月愣了愣,她见着玉臻公主如此的率真大方,一时倒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她笑了笑,又瞧着一旁一声不吭的楚慎,心里陡然生起一肚子的火,干脆陪着这讨人喜欢的玉臻公主一起在这梅园里逛逛。

          楚慎和顾意琛二人则跟在身后。

          虽说楚慎已经登基称帝,可是楚慎在顾意琛的面前也没有半点帝王的架子,还是如以前的知己良朋一般的相处。这会儿顾意琛瞧着走在前头的二人,侧过头,俊朗之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对楚慎道:“皇后娘娘果真是在意皇上,这玉臻公主前脚刚来,皇后年年后脚就跟上来了。生怕咱们皇上被美色所迷……”

          楚慎却是嘴角微微一翘,表示很是受用。

          他的小妻子紧张他,如今远远就能闻到一股醋味了,他心里头自然是开心的很。只是这玉臻公主性子直率,而且瞧着样子,也没有对他心生爱慕,所以他才以礼相待,心中坦然。可落在阿月的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了。

          也难怪,这玉臻公主的确颇有姿色,可是——他又不是那种为色所迷之人。

          “子毓,你说……这玉臻公主该如何处理?”他自然是不可能收的,只是放眼这皇室王族,也没有与这玉臻公主匹配的男子,就算有,也是府中已有娇妻美妾。

          顾意琛知道楚慎对姜月一片痴心,不管是当王爷那会儿,还是此刻做皇帝,始终保持着洁身自好的良好品质,实在是难得。若是往昔,这玉臻公主如此美貌,皇上年纪大了有心无力,那一向喜爱美色的太子也会毫不客气的收下。如今换了楚慎,却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我大曜国这么多出色的好男儿,这玉臻公主再如何的眼高于顶,也会瞧上一两个,到时候皇上再赐婚也不迟。”顾意琛道。

          楚慎笑了笑,细细端详面前这俊朗高大的男子,这段日子的游历,让曾经那个风流倜傥的翩翩佳公子,多了几分沉稳和内敛。他道:“那……若是瞧上了你。”

          顾意琛赶紧拱手行礼:“皇上莫要开这玩笑,臣这清白身子,可是要留给公主殿下的。”

          清白身子?楚慎弯了弯唇,心道:这段日子孤男寡女,如今还谈什么清白身子?不过楚慎却什么都没说。这本就是一句玩笑话,子毓可是给宣宁定下的驸马,自然不可能再去娶这玉臻公主。

          楚慎瞧着前头走着的二人,看着自己妻子娇小的身姿,心里头想着待会儿如何哄哄她。

          至于姜月,她原本心里有气,如今同这玉臻公主接触起来,倒觉得这玉臻公主说话风趣,直率又可爱。她打量了一下玉臻公主的衣裳,关切道:“这么冷的天,玉臻公主为何穿得这般少?”

          玉臻公主笑了笑,脸颊浮现两个浅浅的梨涡,为她的美平添了几分俏皮。她看向姜月,眉眼如画,张开手臂在她的身前转了一个圈,一时裙裾飞扬,优美绝伦。玉臻公主声音清脆悦耳道:“那娘娘瞧着觉得好看吗?”

          大抵是觉得姜月令她觉得亲切,玉臻公主说话也随便了一些。

          这玉臻公主模样好看,身子窈窕,火红的衣裙更是绚烂华美,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算得上是一抹绝色。姜月点了点头,诚实道:“的确好看。”

          大曜的女子衣裙样式宽松,瞧着飘逸大气,而大宛国的服饰则是极为贴身,领子开得很低,显得脖颈细长匀美,腰间又束得紧紧的,让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完完全全的展示出来,而这衣裳上又坠有精致的金银佩饰,看着十分的精美。

          “我们大宛国的女子,个个都是爱美如命,只要能穿的漂漂亮亮的,这区区寒冷算得了什么。身为女子,只有美丽才会让男子倾心。”玉臻公主又细细打量了一番姜月,继续道,“皇后你长得极美,若是穿我们大宛国的服饰,更加可以增添几分美丽。”

          女子都是爱美的,姜月被说得有些心动了,可垂了垂眸,心道:楚慎肯定不会同意让她穿成这副模样的。

          见姜月双眸晶亮,玉臻公主上前,亲切的挽住了姜月的手,笑着道:“皇后娘娘若是喜欢,改日我送你几身我们大宛国的服饰,皇后娘娘不会拒绝吧?”

          玉臻公主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充分利用自己的美貌和笑容,看得姜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便点了点头:“那本宫就先谢过玉臻公主了。”

          “都说叫我玉臻好了。”玉臻公主笑靥如花,转过头看了一眼落的老远的楚慎和顾意琛,然后小声道,“素闻大曜皇上对皇后娘娘一片痴心,如今玉臻瞧着,便知所言非虚。皇后娘娘可真是好福气,皇上不但长得好看,又如此深情,倒让玉臻甚是羡慕。”

          听玉臻公主的语气,虽然赞赏楚慎的容貌和痴心,可是却没有流露出半丝的爱慕,想来是纯粹的欣赏。姜月算是松了一口气,道:“玉臻公主身份尊贵,又有如此的好容貌,还怕找不到好夫婿?”

          好夫婿?玉臻公主难得小脸一红,露出女儿家的娇态,轻启朱唇道:“其实,玉臻心里,已经有喜欢的男子了。”一时耳垂有些红红的,又继续道,“就是你们大曜的国师,司渊。”

          哥哥?姜月愣住,之后又忍不住想着:哥哥真是招桃花,怎么一个两个小公主都对他倾心。

          姜月看着面露赧色的玉臻公主,虽然知道哥哥不见得会接受她,可是这么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公主,若能真的虏获哥哥的心,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想来这玉臻公主如此的性子,会答应来大曜和亲,也是因为哥哥吧?

          如此,姜月不禁又对这玉臻公主多了几分赞赏。两人的年纪相仿,性子又合,就这么边走边聊,姜月都把身后的楚慎和顾意琛他们给忘了。不过外头毕竟太冷,姜月走了两刻钟便有些受不住了,只得同玉臻公主分别,回了昭阳宫。

          楚慎让顾意琛将这玉臻公主送回去,自个儿则是跟在了姜月的身后。他走到姜月的身畔,伸手捉着她的小手,察觉到她的双手异常的冰冷,不禁有些心疼。

          两人回了昭阳宫,楚慎立刻解释道:“你放心,这玉臻公主我不会让她留在宫里。”

          姜月想着方才玉臻公主说得话,看向楚慎,撅了撅嘴,故意不满道:“玉臻公主模样好,身段好,又热情奔放,衍之哥哥难道不心动吗?”方才玉臻公主说了,男人都喜欢热情奔放的女子,这话说得极对。

          楚慎坐在绸榻上,将人抱到腿上,亲着她的小脸道:“醋坛子。”

          姜月拧了拧眉头,仰起头狠狠的在楚慎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呢喃道:“怎么?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

          楚慎没有回答,只抱着怀里的人狠狠的亲了下去。这个时候,他自然不需要说什么,只需吻得怀里的小妻子没力气说话便是。姜月察觉到楚慎的举动,暗道他无耻,可终究抵不过他,被他亲得晕晕乎乎的,连唇瓣都有些红肿。她不满的在楚慎的怀里画着圈圈,等喘匀了气,才冲着楚慎眨了眨眼睛,道:“衍之哥哥,那玉臻公主方才可是同我说了,她喜欢我哥哥。”

          又是国师?

          楚慎勾了勾唇,心里生出一股幸灾乐祸的感觉。他一下一下抚着妻子的背脊,柔声道:“国师年纪也不小了,若是此事能成,也算是为我们大曜做出了一份贡献。”

          ——他还担心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的,如今……正好。

          姜月才不管什么国事,她只是以妹妹的立场为哥哥做打算。虽然她这哥哥足够优秀,可是年纪摆在那儿,倘若两人能成亲,那吃亏的还是玉臻公主。这玉臻公主容貌美艳多才多艺,嫁一个不惑之年的男子,的确算是委屈。

          ·

          之后的几日,玉臻公主与姜月也渐渐熟络了起来,还特意派人来昭阳宫给她送来了礼物——便是她之前提过的大宛国服饰,还有大宛国的珠宝佩饰。别说姜月此刻身为大曜的皇后,就算之前当端王妃的时候,见过的珍宝也是不计其数。

          可是这大宛国的服饰珠宝,的确有些与众不同。

          姜月甚至喜欢,又让碧玺备礼,亲自去明阑馆探望那玉臻公主。

          玉臻公主见姜月来访,十分的欢迎,特意命贴身侍婢准备了精致的茶水点心。姜月知道这几日玉臻公主想着法子想见她的哥哥,可是她那哥哥却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所以说,玉臻公主可是没少碰壁。不过现下瞧着玉臻公主面色红润,一副极有精力的样子,顿时就放心了。

          看来玉臻公主对哥哥是势在必得。

          可是——

          “过几日国师便要出去游历,玉臻公主打算如何?”姜月问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