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神秘人(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3神秘人

          阎锦气的只差没把嘴里的瓜子壳吐他脸上,长得这么好看的俊脸,却有着比墙还厚的皮。

          没过多久,楚淮璃伤势差不多了,一大早便收拾了包袱,“小锦锦,我要走了,你一路保重。”

          阎锦看着他收行李,手一摊,“我的手镯呢。”

          她这阵子摊上这瘟神,今天还浪费了三两银子去找人做了一张易容皮,身上的银两都所剩无几。为了春三娘爹娘留下的手镯她也是拼了。

          楚淮璃背好包袱,朝前在阎锦脸蛋上呵了呵气,“我当然会还你的。”说着在怀里掏出手镯,放在了阎锦的手心。

          “小锦锦,我走了。”

          楚淮璃带上了易容面皮,立马是一副中年男人的样子,吹了吹口哨,颇有流氓之色。

          待看着他下楼,往左城门走去,阎锦才松了一口气,“臭小子,你以为就你会偷窃,难道我就不会了?”

          在衣襟里掏出了那张信封和丹药,阎锦开始研究信封里写的内容,细看了半响,有一半的字因为湿了水糊掉了。

          只能看出这门秘籍是阴年腊月初八丑时出生的女子方可修炼,而在阎锦追寻春三娘的记忆力,这具身子就是这个时候出生的,真是巧了。

          练就这门武功的人,需要服用这枚焰灵丹。也就是说,这是门媚术,修的是采阳补阴。

          这焰灵丹是普天下最后一颗,难怪丘容教看的这么宝贵。

          阎锦研究完这张纸就放置烛火烧了,服下了丹药,一股媚香在胃里顿时扩算,眉心一疼,像被刺了一刀似的。阎锦又赶紧拿铜镜照了一下,是额间突然生了类似于莲花的红花纹儿,远看以为是额间装饰的花钿,近看就像是纹上去的花纹。

          春三娘这张脸洗去朱砂以后本来就生的娇媚,眼角下还有一点细小的泪痣,加上这额间的花纹竟然更加妖娆,就连阎锦看着自己这张脸都莫名觉得被蛊惑了。

          为了在楚淮璃发现之前,阎锦要抓紧步伐前往浣溪城,一定不能让他抓到。

          去集市买了粮食还有一个披纱的斗笠,阎锦从头到尾都是玄色的衣赏,暗沉的不起眼,刚好遮去街上人对她的目光。

          “姑娘。”

          背后有人轻轻唤着她,阎锦下意识的回了头,“什么事?”

          对方一身上好的锦缎,头戴玉冠,只不过个子矮了一些,细细打量下来,阎锦一看便看出来此人女扮男装。

          “姑娘,在下不是有意打扰你的。今日来集市没有马卖,想借你的马一用前往浣溪城。”

          今日赶去浣溪城的人确实很多,集市上的马几乎都被买走了。

          见她倒是挺有礼貌的,阎锦同意了,“行吧。你是要赶去源山报名参加门徒竞选的?”

          “不是的,我是去找我表哥。”

          “你表哥在源山?”

          “他是源山玄妙仙人门下弟子,我此次前来是来登门拜访的。”

          阎锦回笑,“原来如此,你一个姑娘家女扮男装出门倒是不容易。我也没什么修为保护你,干脆你在路上护一下我吧。”

          “你看出来了?我这身装扮很明显么?”

          “不是很明显但是仔细看还是辨别的出来。”阎锦说着翻身上了马,伸手将她拉上了马。

          “姑娘叫什么?”

          “阎锦。”

          “我叫穆含。”

          抵达浣溪城,青石板街道上小贩的吆喝声络绎不绝,一路走来来自五河四海的江河人士都是要前往源山的,整条街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

          在源山脚下报了名,听了入选规则,居然要在浣溪城的武场上比武,获胜的前十名才能入青源宗的门。想要当这入门徒弟谈何容易?

          “阎姑娘,我看你修为较浅,这青源宗怕是不好入。”穆含在一旁似乎很凝重,见阎锦陷入沉思,她又说,“而且我知道最后还有内测,能进入青源宗的恐怕只有五名。”

          阎锦也陷入了沉思,望了一眼报名的都是各路高手,她做了决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