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既然韦恩都这么说了,其余几人也不再争吵,虽然面色不佳,但是也没有吵起来,明显在思考这样的可行性。

          明溪咬咬牙,对他们哼了一声,“便宜你们了。”随即又缠到艾泽身边,把他给忽悠回来,顺带给门上了个锁咒。

          艾泽迟疑地看向他们,“真的不闹了?以后都不闹了?”

          几个男人纷纷不情愿地点头。艾泽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神清气爽地从储物柜里拿出零食,欢快地看起电视,还咯咯地笑。

          几个男人的表情瞬间复杂了起来。他刚才不还是在哭吗?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心软!!!

          因为公寓不大,艾泽最后只好把储物室还有书房都收拾成了卧房,给沙发铺上被子,腾给几人睡,师尊和明溪倒是都在自己的空间里有住处,也不愁。

          洛零欢喜地跑到他面前,得逞地笑起来,“只有我和你在一个房间里睡。”

          此话一出,已经散开了的目光又重新像镁光灯一样打在洛零身上。艾泽一激灵,连忙把他推到沙发上,“不,我自己睡,你睡沙发!”

          “小圣子,过来一下。”韦恩对他主动拒绝韦恩的举止感到很满意,但还是沉着脸拉起他的手就往厨房里走,要和他单独相处。

          厨房里没开灯,很暗,艾泽有些毛骨悚然,握着韦恩有些凉的手,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他看,幽绿的眼睛在黑夜中让人畏惧。

          韦恩的脸色十分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晦暗,他伸出手在艾泽的心口上摸索,嘴中呢喃,“永结锁,没了——”

          艾泽歪头,想了想,的确,回到原来的世界之后,他身上所有的咒和锁都解开了。怕韦恩会继续黑化,他丢下节操立即抱上去,嬉皮笑脸,“没了就没了,都穿越了一个世界,没有是正常的。”他踮高脚,与韦恩的胸膛相贴,带着笑意说:“况且它也没有消失,它一直在我们心中,对不对?”

          听了他的答案,韦恩的眉头才慢慢松开,释然了不少。永结锁毕竟还是强制性的东西,只有让圣子大人真心记住他,才是最让他幸福的。

          韦恩的黑气消散了,将他轻轻推出去,“时候不早了,那圣子大人就睡吧。”艾泽走出来,刚逃过一劫,一双有力的臂膀便将他捞了去,把他按在储物室的隔间里。

          “叶殃你吓死老子了!”艾泽猝不及防,这下被按在墙上,心脏狂跳。

          叶殃充耳不闻,只蹭了蹭他的鼻尖,唇间的呼吸炙热,不□□分地顶了顶他下面。“好久没做了,亲亲,嗯?”

          “不做不做——”艾泽疯狂地摇头,表达自己强烈的拒绝。废话,那几个男人耳朵都这么好,要是发生点什么,他估计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叶殃不满地皱眉,捏起他的下巴就亲了上去,将他的嘴唇咬的红肿之后用舌头钻进他的口腔中,狠狠地将他的内壁都搜刮了一遍,纠缠住他畏惧地往里缩的舌头,叶殃甚至要向他的更深处吻去,舌尖探索着他的喉咙。

          艾泽一口气憋着,差点猝死,双腿发软地倒下却又被叶殃抓小鸡似的提拉了起来,吻得头昏眼花。叶殃再怎么不知分寸,也知道不能趁大家都在的时候就释放自己的欲望,便放过了他。

          等到和他折腾完,艾泽身心俱疲,沙发和书房都被霸占了,他只能跑到阳台上,寻找这么个清净的地方,但是他拉开落地窗才发现一个素白的身影。

          清玄双手搭在栏杆上,静静地望向远方,只是远方被高楼万丈给遮挡了住,他的视线并不辽阔,所以只好低头俯视楼下的车水马龙,说不出是孤寂还是对底下的光影跌宕看得津津有味。

          这样的师尊似乎很孤单,艾泽皱眉想,如果师尊来了这个世界,他给予他的依旧是与以前一般的孤独,那他追随万里,穿越时空来到这里又意义何在呢?师尊不像别的男人一样,会去主动地抢夺他的注意力,更多时候是在角落注视他,像是要执着地等待他的回头一样,这样安静省心的师尊,反而让他最放心不下。

          师尊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不仅他,每一个跟随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男人们都一样,他们因他而来,他是他们与这个世界唯一的纽带。

          这让他十分沉重,也有了一种责任感。

          艾泽深呼了一口气,扬起一个笑容,上前捏住他微凉的指尖,在对上那双微亮的眼睛时提议,“师尊,不早了,一起回房歇息吧。”

          清玄的身体是不需要休息的,但是他也渴望着与他独处,共枕一床,思量了片刻,他还是迟疑地问:“他们……可会介意?”他只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他的徒儿又陷入那些男人争风吃醋的中心。

          “他们打不过您。”艾泽理直气壮地回答。

          清玄忍俊不禁,点了点头,与蹑手蹑脚的艾泽一起回了房。

          艾泽对清玄的热情也持续到了第二天,由于家里有四个人的衣着都是异世服装,所以艾泽打算带着清玄去逛街买衣服,只是他的衣服清玄穿不下,其他人的衣服他又不愿意穿,所以艾泽也只好带着古装的师尊上街了。

          果然,穿着古装的银发男人又引起了轰动,不少人甚至拿出了手机拍摄,清玄垂着眼,倒是气闲神定,环视一周,虽说他以前也被万千目光注视过,但那大多是崇敬与畏惧的,而泽儿这个世界的人,似乎都非常的热情,盯着他的眼神似乎把他当做了什么稀罕物。

          艾泽以为清玄会不悦,也心情不虞,随意打包了许多件正常的男装之后就板着脸就拉着清玄的手走了。

          “师尊。”他闷闷地喊了一句。

          “嗯?”清玄的注意力被他的叫唤声夺走。

          “她们说你好看,就街上那些女的。”

          “那些女子吗?”清玄眨眨眼,显然没注意到她们。

          “是啊,一直盯着你看,说你好帅——”

          “帅,是何意?”

          “就是俊美的意思,她们说师尊您俊美呢。”艾泽有些醋,没好气地说了句。

          “泽儿也觉得为师,帅?”清玄尝试着用了一下这个世界的语言。

          “帅!”艾泽果断点头。

          清玄弯起嘴角,是一个很轻微的弧度,似乎有些羞意,但是面上还是毫无波澜,解释道:“只要泽儿觉得为师好便足以了,其余人,为师并不在意。”最后,他也现学现卖地说了一句,“泽儿也帅。”

          艾泽扑到了清玄的怀里。果然其他人都是混蛋,只有他的师尊是最可爱的天使!

          ……

          这七个男人算是正式缠上他了,可艾泽根本就养不起这群祖宗啊!所以艾泽当机立断要他们去找工作,还让师尊帮忙照着样子伪造了一堆证件,毕竟他们都是黑户。

          “找份什么工作好呢?”叶珏摸了摸下巴,很认真地思考,最后还弯着眼睛说,“要不要去当厨师呢?”但是却被艾泽一口否决,“珏哥只能做饭给我吃。”

          叶珏没想到艾泽会这样说的,这么突然而来的一个回答,像只小爪子一样,戳了戳他的心口,他不再说话,只是一直扬起的嘴角从未放下过。

          叶殃则是一个大爷样儿,躺在沙发上兴致缺缺,“有哪个公司值得我去吗?”

          艾泽早已经习惯了叶殃的迷之自信,也想起他在末世是首领,所以他这么厉害怎么不去竞选总统啊?当然,这话他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这些男人一个个秀色可餐,艾泽干脆提议让他们都去当花瓶,什么模特都好啊,摆明了就是出卖色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