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芙蓉娇娇】第二章成婚微(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来了来了,大r0u快来了。

          成婚当天,李玉芙一不肯换喜服,二不肯梳头上妆。

          眼撑撑看着离吉时不到一个时辰了,婢nv婆子急得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好言好语来劝说。稍有眼见的婆子派婢子去贺家说了一番情头,贺契听了后只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她,无碍。”

          婢子把话带给婆子,婆子知贺契定是有法子的,也不管李玉芙怎么闹腾,三五一群的坐在一旁嗑起瓜果来。

          贺家的花骄准时而至,而新娘子迟迟未出现。半晌,贺契翻身下马,脚下站定后理了理喜服才走进李家。

          贺契悠然负手而行,就如初次来那般,两眼不住打量四周,好一会儿才来到李玉芙闺房前。

          婆子们一看,立刻退散,只留他和李玉芙二人。

          贺契推门而入,此时李玉芙仅穿着里衣,依靠在窗台上两眼望着外边出神,连有人进来了都没察觉。

          贺契进来后,随意打量了一下她的屋子,不似外边红绸满挂,这里淡然得不像话。

          贺契叫她:“娘子穿成这样,也不怕冻着?”

          李玉芙不想搭理他,连个眼神都没给。

          贺契帮她把两鬓的碎发别到耳后,有些哄着她,道:“吉时到了,劳烦娘子随为夫出去。”

          李玉芙多日未沾食饮水,气息浮弱,仅有一息,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拍掉他的手。这么一点儿力,对贺契来说无关痛痒。

          “若娘子没力气,为夫可抱着娘子出去。”说着一手搂住她的腰肢。

          李玉芙只到他肩膀处,被他这么一搂,整张脸都埋在他x膛上。

          “你走开啊。”她偏过头,细neng的手不停劈心乱垂乱打,“走开啊……”

          他另一只手y生生掰过李玉芙的脸,凑近耳边与她咬了几句耳朵。

          不知说了什么,李玉芙蓦然静下来,粉泪承睫,四肢抖个不住。

          贺契见眉睫之人甚可ai甚乖巧,低头贴上她的香唇肆nve了一番。

          李玉芙躲避不迭,被亲个正着,她只能呜呜挣扎,但无果,贺契不仅含她唇瓣,还把舌头伸了进来。

          他的舌头很灵活,在里面搅动得啧啧作响。

          李玉芙身子有些瘫软,脚若踩浮云,往下滑了几分。贺契搂住腰肢,猛亲了许久才放开她。

          看着原先毫无血se的唇变得晶莹红润,贺契很是满意,笑道:“我看娘子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无需梳妆打扮,换身衣服即可。”

          语毕,贺契松开她,m0着还留有香唾的嘴角往后退了几步,对外头道:“来人,给她换衣服。”

          外头的人一直在不远处等候,听到贺契的话忙三迭四了走进屋为新娘子妆扮。

          不到半刻钟,李玉芙一改素面淡服,转而炫服靓妆,美yan若仙人。

          贺契坐在她床塌上,李玉芙更衣时,他也不避开,目灼灼的盯着lu0然的四肢,偶尔还评上几句。

          什么雪藕之肢,腰如迎风柳……

          李玉芙神se自若,倒是婆子红了面。

          若她们不在,他口里不知又要吐什么y词来。

          贺家的郎君,就是一匹狼。

          李家的小娘子,就是狼口之r0u。

          李玉芙是被他抱着出门抱着上花轿的,老百姓见这场面唏嘘不已。

          这还是头一回见新娘子被新郎抱着上花轿的,可谓是十分有趣了。

          李玉芙羞得脸蛋与耳根都发赤,幸好有头盖遮掩,娇羞的容颜才免被无关人平白欣赏去。

          贺契抱她进花轿后竟有些舍不得出来,可惜这花轿太小,根本无法同乘。

          一个李玉芙绰绰有余,但若加上他,那手脚都无法施展开。贺契掀开她的盖头之后,又在她唇上又亲了亲才出去,出去前还从袖口里掏出一个热乎乎的包子塞到她手里。

          李玉芙绷着背,两手紧捏着包子。

          从三日之前就没有进过食,这白软胖的包子让她不禁咽口水,花轿走得慢悠悠的,像是给她留了足够吃包子的时辰。

          包子之香侵鼻,李玉芙咽了咽口水,再也忍不住,玉指掰着它一口口吃掉。她边吃,一双眸子边在轿内转溜了一圈,忽然发现在脚底下放着一壶茶水,拿起来一看,是桂花茶。

          李玉芙心情乱入丝,包子是她ai吃的r0u馅儿包,茶水也是她最ai的桂花茶。

          贺契怎么什么都知道呢?

          哎,以后该怎么对他呢?

          一路上十里红妆,锣鼓喧天响彻云霄。

          李玉芙连着半个月没有睡个安稳的觉,吃饱喝足后不管是身t还是心李都更加疲倦,看样子这路程还得走一会儿,她缓缓眯起眼睛,花轿抬得十分稳妥,没有一点颠簸感,不一会儿头一歪,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芙儿,该醒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