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婴儿随即止住了笑意,看着夭夭。

          “苏苏,这是你新的生命,希望你一生幸福。”夭夭看着婴儿,嘴角上扬眼中却是有泪水滴落。

          婴儿眼神中有些慌张,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嘤嘤嘤的声音,夭夭随即食指放在他的嘴上,做出了“嘘”的表情,婴儿很乖的不再发出声音。

          “我要和秉之离开了,去走遍世界的每个角落,所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夭夭看着婴儿的眼神,干净利落的刘海半掩着灿若星辰的眸子,微眯的幽幽的眼眸,如透彻湖水般泛着潋滟波。

          婴儿眼神中略带慌张,紧紧的握住夭夭的食指,企图让夭夭不要离开,一抹忧伤从夭夭冰冷的眸子中闪闪而过,然后狠心的抽出了手指,将婴儿放在了女人的床边,婴儿没哭没闹,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婴儿的脸上,忽然婴儿嘴中艰难的发出了一声,“夭夭……”

          第85章番外孟婆

          孟婆在奈何桥边递了一碗又一碗的孟婆汤,送了一批又一批的游魂,也觉得乏了,便只身去了冥主那里准备辞职,冥主在戴着眼镜在看书,那双阴鸷的眸子如同嗜血般可怕,冰冷的手指朝孟婆汤一指,寒意袭来,不留一丝情感的道,“若你想辞职必定要喝那孟婆汤,将此生忘的干干净净!”

          “冥主,你一百年前就是这样骗我的!”孟婆没好气的白了冥主一眼,“然后告诉我我是孟婆,在这里继续接送游魂!”

          气氛一瞬间尴尬到了极点,冥主推了推眼镜看向孟婆,“你怎么会懂?”一脸诧异的问道。

          “好啊!原来这是真的,真是一炸就炸出来了!”孟婆勃然大怒,眼睛在屋里像机关枪似的扫射了两圈,上前打掉了冥主手中的书,然后居然临下的看着冥主,“孟婆冒犯冥主,惩罚孟婆去历劫轮回之苦吧。”

          “好!”冥主很爽快的答应了。

          来到奈何桥边,冥主看着轮回之门道,“这规矩你应该比本主明白,喝了孟婆汤才能过那奈何桥,才能进轮回之门。”

          “嗯。”孟婆毫不犹豫的喝下了一碗孟婆汤。

          孟婆喝完神志不清醒,看着眼前的冥主,眼神空洞,“我……我是谁?”

          “你前世做人积德行善,现在给你个好职位,以后你就叫孟婆,在这帮投胎前的人喝孟婆汤,忘记前世今生。”冥主一本正经的看着孟婆道。

          “好……”孟婆说道。

          第86章番外王凯和粘牙糖

          粘牙糖整日无所事事的住在王凯家里,吃王凯的喝王凯的,王凯对粘牙糖也是烦躁三番五次的想要赶走他,却不料每次都被粘牙糖用长针威胁。

          一日,粘牙糖坐在沙发上看着最近热播的狗血剧,剧情跌宕起伏看的粘牙糖感同身受了起来,一边擤鼻涕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在追剧,王凯回家看到家里乱的不成样子,瞬间脾气爆发了,想着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粘牙糖给赶出来。

          刚想咒骂,粘牙糖却抬起脸看他,满眼皆是泪水彷徨无错的看着王凯,嘴里还有零食哭哭啼啼的道,“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她啊……”他的眼泪像久蓄而开闸的水一样涌出来。

          “她出去旅行了。”王凯心里一揪,说实话,他也很想夭夭。

          “姐姐是不是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和臭男人跑了再也不回来了。”粘牙糖哭哭啼啼的道,还不忘了吃两口零食。

          “那是男主角。”

          “为什么女主角要和男主角在一起,为什么女主角不能和粘牙糖在一起!”

          粘牙糖哭的更加厉害了,起身抱着王凯号啕大哭了起来,零食也掉了一地,王凯无所适从,就让粘牙糖抱着自己哭泣,眼泪鼻涕擦了自己一身,“剧本已经写好了,女主角一定要和男主角在一起,我们这些配角不过是一些炮灰,等他们有在一起后我们就会被晾在一边。”

          “哇……我不要当炮灰,我要姐姐!”粘牙糖哭的更加厉害了,将王凯使劲搂住。

          “别哭了。”王凯开始安慰道,“我也想她回来啊!”

          “要不然我们偷偷摸摸把秉之给杀了!”粘牙糖瞬间停止了哭泣,从王凯怀中出来看着王凯,眼神中带着狡猾的神色。

          “谁要偷偷摸摸把我给杀了?”突如其来的秉之声音将粘牙糖吓得半死,只见秉之带着夭夭手里还提着礼物走进了屋,两人皆是容光焕发,像极了恩爱的小夫妻。

          粘牙糖看到夭夭激动的从沙发上跳下来扑向了夭夭,却不料被秉之的手挡个正着,粘牙糖挣扎的想要挣脱秉之的手扑向夭夭,却被秉之一下子扔在了沙发上,粘牙糖吃痛的揉揉屁股,仇视着秉之,然后一脸无辜的看着夭夭,“姐姐,我好想你……”

          “就你嘴甜。”夭夭将手中的继续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粘牙糖过来,“给你带了礼物。”

          “礼物?”听到礼物两字粘牙糖眼中都放光了,然后再次冲向了夭夭的身前一脸期待的看着夭夭拿出什么样子的礼物,要问却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奶嘴,粘牙糖一脸懵逼的接过奶嘴,“这个……”

          “吃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以后你要再想吃了,就裹着这个奶嘴!”夭夭解释道。

          王凯和秉之不禁在忍着笑意,粘牙糖生气的将奶嘴往桌上一砸,迅即站了起来,大声斥道,“他们欺负我,连姐姐都欺负我!我再也不想和姐姐说话了。”

          夭夭开怀大笑了起来,从包里掏出了一款手表递给了王凯,“我看你手表已经用了好几年了,虽然是念旧也不要太执着了,换一个吧。”夭夭知道,那款手表王昱年轻的时候就带着了,夭夭不知道王凯一直带着的原因是什么?为了缅怀王昱?

          “好。”王凯接过手表,“谢谢。”

          “今天回来是告诉你们好消息,我和秉之结婚了。”然后,夭夭炫耀的伸出了手让他们看到自己无名指上的钻戒,好贵而不庸俗,定是出自某个知名的艺术家之手。

          “你……你们……”粘牙糖瞬间就鼓住了嘴,一脸委屈的看着夭夭,心中若有的幻想都破灭了,然后再次抱着王凯号啕大哭了起来,说着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夭夭看着他们二人如此亲密的模样,不禁有些赞叹,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嘴角想着一些不良的事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