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他的底线(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秦悠凝望着正帮自己擦拭脸上眼泪和鼻水的杜宇衡,纸巾和手心的温柔触感使她又微微鼻酸,她咬住下唇,深呼吸拚命忍住哭意。

          明明不想在他面前哭的,但是一靠进他的怀里便怎麽也止不住泪水。

          杜宇衡俯下身与女孩平视,用手指轻柔地刮了刮她哭得通红的鼻头。

          这小傻瓜不到五分钟就停止哭泣,然而一副还想再哭的模样却使命地瘪着嘴忍住泪水,整张小脸憋得胀红。他让她别忍着,却见她死命摇头,对於她难得倔强的样子,他想生气,却又觉得可爱地想笑。

          不哭了?他抚上她在下唇咬出的齿痕,轻啄一口。

          秦悠一边不好意思地用手帮杜宇衡运动衣上被自己沾着的泪水和鼻水擦掉,一边细声回应:……嗯。

          告诉我,她们说了什麽?他由着她的小手在自己胸前动作,低声询问他想听到的答案。

          擦拭完後垂下的手被倏地握在温热的大掌里,她低头看着两人相叠的手,轻声开口:说你为什麽会和我这样平凡的人在一起……

          感受到手被握得更紧,她抢先一步继续说:我知道,我已经不会去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只要我们彼此所在乎的家人朋友认同就足够了。

          杜宇衡捧起眼前人儿的小脸,颦眉专注地凝视着那水润的双眸。

          没有什麽认不认同,我就只要你一人。

          秦悠愣了片刻,面露红霞羞赧地扬起微笑。看见她的笑容,杜宇衡也缓缓松开眉头,低头朝嫩唇一唆。

          还说了其他的?依那两人的性格应该不只说了这些。

          她们连玟玟都一起批评了!秦悠噘起嘴,愤愤地替自己的好友被连累了而抱不平与难过。

          还说、还说……她皱起眉望着杜宇衡的眼欲言又止,最後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怀里,悄声低语:我们跟你们关系好……是不是因为哪里特别厉害……

          怀里女孩委屈的声音让他的心揪得疼,绷紧下颔用力地回抱住她娇小的身躯,想要极尽所能地给予她所有的温暖与呵护,却仍觉得怎麽样也无法足够。

          秦悠的右颊被轻柔抚托,她仰头瞧见眼前俊脸上紧蹙的眉心,胸口感到无比地难受,她抬起手抚上他的眉头。

          对不起……

          听见他的道歉,她连忙摇首,有些失措:不是你的错啊……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唔——

          唇被重重地攫住,她震得眨了眨眼,随後定睛於眼前纤长的睫毛以及仍皱着的浓眉,她心疼地环住他的後颈,闭上双眼回应着他的吻,纵使笨拙,她也想要用自己的方式与力量去表达、给予安抚。

          杜宇衡紧密地箍住胸前人儿的细腰,恨不得将她揉入怀里,无时无刻让她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不受到任何的伤害。

          知晓她不会有责怪他的念头,但他不可能不责怪自己。

          他责怪自己无法在第一时刻保护她、责怪自己竟然让她平白无辜地承受这般的污蔑——

          两对缠绵辗转的唇瓣缓慢分离,彼此的额仍相倚着,杜宇衡的手搁在秦悠软嫩红颊上轻柔滑弄。

          ……你不要责怪自己。她抬手覆上自己脸上的大掌,软声嗫嚅:我说出来只是忍不住想向你撒撒娇……

          闻言,杜宇衡不禁浅笑,暖意溢上心头。

          不许忍。蹭了蹭她的鼻尖。尽管撒娇。

          秦悠笑着将头微微往後,双手扶住杜宇衡的脸,认真地叮嘱:所以我也不希望你去找她们吵架或什麽……总之,我们、我们……不要再跟她们有任何交集。

          知晓这小傻瓜就是这般善良,他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笑而不语。

          你跟蒋以欣……应该就只有过一次交集吧?应该只有她听说过的那次告白而已吧……秦悠的视线飘向一旁游移。

          第一次感受到小女友些微吃醋的意味,他挑眉扬笑。说她小傻瓜着实是小傻瓜呀,竟然跟那种人吃醋了……

          她缠过我几次。

          其实在他俩尚未认识之前,蒋以欣跟他告白被拒後,还曾夥同杨芸在午餐或放学时缠过他几次,而经过了他一概的冷眼无视,她便也未再刻意出现於自己的眼前。怎料他与秦悠在一起後,她又找上了他一次。

          有一次是在我们交往後。

          杜宇衡打趣地定睛观察秦悠的神情,小脸上露着的微微忧愁与埋怨使他油然升起一股自满,忍不住直盯着那噘起的小嘴瞧望。

          ……你没说过。视线停在一旁地板的秦悠没察觉到自己不知不觉地被人悄悄逗着。

          是啊……应该立刻跟你说的。他托起她的下巴面向自己,往微嘟的红唇狠狠一嘬。

          若早知道你会这般吃醋。

          秦悠怔了怔,颊畔逐渐羞红,觑向眼前扬着坏笑的人。

          撇开性格不论……她真的长得很美呀。不是她爱吃醋,是因为向自己男友告白的人着实是个大美人呀。身材也前凸後翘、腿又那麽长……

          说着说着对自己的醋意也感到有些难为情之际,秦悠的嘴蓦地被啄了一口。

          我的悠悠最美。

          又一吻。

          吃醋的样子可爱死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