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归来】第十五章 取丹(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sfl0不文博士2018911字数:15000【归来】第十五章取丹因为被同门认出来,我感到紧张又有些尴尬,所以慢慢走到了窗边。

          没想到猫叔会突然出手,要打断他的动作也来不及,身边也没有趁手的工具,来不及多想了,飞身冲过去,只求义父不要被刺中要害。

          幸运的是,义父说话的同时半侧过身子,猫叔的短刀正好扎中他的右臂。

          爸!玲玲撕心裂肺地大叫,勐的推开了义父。

          猫叔咳嗽一声,又是一刀刺过去,正中玲玲背心,惨叫声响彻房间内。

          猫叔还想抽刀再刺,我已经赶到,一掌拍在他脑后,他半点声音都没能发出就挂了。

          血已经浸透了玲玲的白色t恤,红色还在不断漫延,就像在后背上画着地图。

          义父面色铁青,双目赤红,也顾不上自己手臂还在流血,一言不发抱起女儿就往外跑,把刚好进门的耳叔撞了个踉跄。

          我们三人动手把女人捆起来,又拴上铁链子,固定在了一个石碇子上。

          绑肩的时候耳叔摸出她是个女人,先是揉了揉她的胸,笑着说:哟,又大又沉,手感不错哦!抬手想要扯下她的假脸,却被她死死地盯住,只听那动听而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别干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虽然她的语气很平静,但往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耳叔却一下停住了动作,跟她对视半分钟之后,往地上唾了一口,转身又到桌边坐下,有点呆滞地望着几个手下收拾猫叔的尸体。

          豆腐哥也像耗尽了浑身体力,躺到了靠墙的沙发上,两眼发直地望着天花板。

          说实话,我从来见他这么疲倦过。

          看着猫叔已经麻木的脸,不禁想起一些往事——刚到义父身边时,耳叔不太待见我,豆腐哥表面上嘻嘻哈哈却也不太搭理我。

          只有猫叔对我比较友善,他还曾经请我吃过一家很好吃的烧烤,跟我讲过很多有趣的古玩小故事,今天却是我亲手把他送上了黄泉路。

          哎!人生就是这样的吊诡。

          等到地板打扫干净之后,耳叔喝了一口水,才说道:操他妈的!这老骚猫居然是个手背子,妈那个逼!女人突然冷笑道:我就知道那个小耗子成不了事。

          小耗子?这个称呼好耳熟,对啊,我勐然想起在山上泡温泉时牛皮糖也说过这个词,哎!当时因为外公突然出事,完全忽略了这回事,看样子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私下接触猫叔了,也不知道是威逼还是利诱,总之是把他拉拢过去了。

          耳叔的电话响起——义父和玲玲已经被手下送到最近的三甲医院,义父正在进行伤口处理,玲玲已经昏迷正在做检查。

          我决定先回朱玉婷那边再说,走到耳叔身边对他说:耳叔,我先回去一趟,晚点就去医院看看。

          这边就您多费心了,这女人门道多,您最好找个铁笼子把她关起来。

          耳叔咬着牙狠声道:放心,我有的是办法招呼她!不会要上鳝鱼锅吧?虽然不能放了她,但也不能让她挂掉啊!我赶紧道:还有大事在她身上,您可别把人弄死了。

          耳叔抬手拍拍我后背,闷声道:这个我晓得,保证是个活的。

          听他话里的意思,这是要断手断脚啊!我赶紧小声道:耳叔,也别弄得太狠,万一她豁出去了反倒是什么都不说了,要让她觉得有希望又有点痛苦……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耳叔抬头看了我一眼,一咧嘴:小飞,你是不是看上这婊子了?我、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看什么啊!?耳叔,你想多了。

          说完我摆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转身离开。

          走出没多远,身后传来耳叔隐隐约约的哭声。

          ************回到家,趁着朱玉婷还在午睡把玲玲和义父受伤的事情告诉了小玉,哎,她这个既新又旧的名字我还真是不太习惯。

          小玉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停顿了几十秒,然后一头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难道是要大哭一场吗?这不是她的风格啊!她也没多问什么,显然心里还是有些芥蒂,毕竟我睡了她妈妈,而且我还是她堂哥,除了在朱玉婷面前她表现得比较开心,私下里都不怎么搭理我。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又出来了。

          肩头挎了一个包,走到我跟前,小声道:哥,一会儿,你跟我妈妈解释,具体怎么说随便你,就说我爸爸和姐姐游船受了伤,我去医院看看,今晚就不回来了。

          走到门口穿好鞋,她突然转过头沉声道:晚上可不准乱来,记得保护好妈妈!说着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连连点头:保证不犯错误!在她面前我的确理亏得很。

          下午三点多,朱玉婷午觉醒来。

          我只是胡扯是小玉自己接到的电话,养父和姐姐出了事故,所以她去三院看看……我本意是回家来通知一下小玉,可说着说着我自己也有些担心玲玲了,那一刀插得有半指深,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内脏。

          要不我们也过吧!朱玉婷一脸关切。

          我也想赶紧去医院看看情况,但玉婷要是跟着去,所谓事故的事情立马就会穿帮,玲玲背上的明显是故意的刀伤,哎,早知道编一个抢劫什么的了。

          但抢劫总不会不报警吧?这假话还真是不好编啊!婷姐,咱们暂时还是别过去了,本来那边就有点乱了,我们再过去小玉两边都要照顾,就更累了。

          玉婷想了想,说:你说的也是。

          但我这个,刚刚母女相认,人家家里出了事情,我们不闻不问也说不过去啊!哎,一句谎话通常要用n句谎话来掩饰啊!我只有说:这样吧,我们今晚打电话问问小玉那边的情况,如果方便的话,明天我们就买点东西去医院看看。

          倒也可以。

          他们也真是的,出了事怎么不去我们二院嘛,我也方便给他们找找关系什么的啊!婷姐,这就是你想多了。

          人家突然出了事故,怎么可能还挑医院,肯定就近解决啊!也是。

          干脆我们去超市买只鸡炖上,明天就可以送过去了。

          哎,去吧去吧,两人呆在家里,气氛反而有些尴尬。

          到超市买了两大包东西回来,玉婷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我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也进去帮她把鸡剁成小块放进瓦罐里,又加了葱和姜块儿,掺上水,上灶开始炖。

          调好了火,刚要转身,就被朱玉婷从后面环腰抱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