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章:她杀的叶泽(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用过早膳之后,叶出云回了一趟风岚轩,叶浔在门外候着,看着乖巧守门的知杏,问:“她这一走,你打算如何?”

          知杏受宠若惊地抬头看着叶浔,寻思着这位风流的三公子缘何有此一问,温声答道:“知杏会在风岚轩守着,等小姐回来。”

          雕花的门从里面被拉开,叶出云淡淡地说道:“你也不必在风岚轩守着,我这一去能不能回还不好说。”

          知杏转身望着叶出云,认真道:“风岚轩是小姐的居所,总是要有人看着的。这院子从始至终也就小姐和知杏住过,这是奴婢的家,奴婢不想离开。”

          叶出云定定地看着知杏,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一会儿跟连楚说一声,把你调到他的别院去,风岚轩我应该是不会回来了,若是我能平安归来,应该会与人结亲,到时若是你想跟着,便跟着就是。”

          叶浔眉梢一挑,不满道:“我还在这儿杵着呢,你不找老子,偏去找连楚那个小古板,是不是看不起老子,嗯?”

          “你也不看看你院子有几个人敢进。”叶出云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在你院子伺候的相里,平时都不敢回去,生怕你那一院子的圆毛畜生把他给啃了。知杏一个小姑娘,你让她成天与你的狼貂为伴,你良心难道就不痛?”

          叶浔摸着下巴,寻思道:“这有什么好怕的,那些小东西多可爱,养熟了就亲了。”

          “滚吧你!”叶出云懒得跟他瞎扯,狼啊虎啊之类的野兽,哪里是养得亲的,相里帮他喂了五年,也没见那些野兽对相里嘴下留情半分。

          叶出云对知杏叮嘱道:“去了连楚那里,别去触他眉头就是,若是他苛待你,待我回来替你找他算账。若是我回不来……你就自己动手,下了药就立刻逃出去吧。我留给你的东西,足够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景润那边的情况,替我留意一些,不用刻意过去打探,省得到时夫人拿你出气。”

          知杏眼眶微润,有些哽咽道:“知杏晓得,小姐多保重。”

          “哭什么?”叶出云看她眼泪汪汪的,不禁失笑道,“眼泪赶紧收一收,不值钱。”

          叶浔抬头望了一眼遮蔽了小半个院子的杏花树,粉白色的杏花如一团烟霞,这诡异的仲春恶雪没能剥下风岚轩一身粉衣,依旧是这庭院间最惹目的春色。叶出云步下台阶,往老杏树下走了几步,伸手抚着褐色的树干,指尖轻轻划过树上刻的名字,虽然早已有些走样,但却依旧能看得清明。

          左边的字迹端庄静雅,自有一派风骨,唯二字:景润。

          叶出云垂眸看着那两个字,耳边忽然传来叶浔的声音:“这名字是景润自己刻上去的吧,我还记得那是他十一岁时候刻的,好像是你闹着不想学写字,说要他在树上刻出好书法,你才愿意写。”

          叶出云微微颔首,淡笑道:“他那个时候十分温柔,对我也是千依百顺。我本以为他从未学过刻字,应当是无法在树上刻出一副好书法,自以为能逃过一劫。谁知他竟然在我院子里待了一天一夜,就站在树干前把自己的名字一点点凿刻上去。”

          “论毅力,叶家无人能与他比。”叶浔慨叹道。

          将十年过成一日的男人,担得起侍奉月神的重任,也值得被月神青睐。

          那时叶景润方十一岁,她也不过才六岁,正是贪玩的年纪,所以不喜欢随他坐在书桌前,整日整日地练书法。但叶景润在树上刻了名字后,她是第一次意识到,景润这人看似温柔,但骨子里却有一种寻常人都不曾有的固执与坚持。

          后来她央着他把自己名字刻上去,但景润未曾允她,只说她学了字,以后便教她在树上刻字,不过这事渐渐就不了了之。后来她十岁时爬到杏树上摘果子,叶景润为了哄她下来,便与她说她下树,他教她刻字。

          右侧的字迹略显稚嫩,线条比之左侧两字差了万里,是她的名字:出云。

          这么一个占据了她十五年光阴的男人,早已成为她目光之所在,是她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

          如何能舍?如何能放?

          “走吧。”叶浔拂去落在臂弯间的几片杏花,抬步朝着院外走去。

          前几日落的雪已经开始融化,被风雪掩埋的绿意再次破出,当得一句“人间三月潋滟春色,胜过碧霄仙阙”的美赞。叶出云也不再流连风岚轩寸草片瓦,带着知杏随叶浔离去。

          叶府正厅的牌匾上是最常见的真金字匾,牌匾漆地以黑色为主,只是贴金工艺做得极为考究,寻遍桃花洲估计也难找出第二块有这等工艺的字匾。牌匾上书“万古长青”四字,仅从此迹便可窥见叶家千年雄心。

          正厅里的人不少,叶府的家主、主母,以及众族老俱在,就连平时不太瞧得起她的一些庶支小姐也在正厅候着。叶浔掀了门帘,让叶出云先过,随后才跟在她身后入了正厅,手中提着一只黑金木长萧,风流倜傥地立在她身后,低声道:“没想到今日阵仗颇大。”

          叶出云没搭理他,看着一直端着姿态的秦萱,偏头望了一眼她身边的男人。

          眼前之人是她的父亲,不过她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却极少,多是在正式的家宴上才能见上一面,端肃威严不苟言笑,从不正眼看她。

          她平日也不会主动与这位父亲搭话,所以便没有开口,只是走到连楚面前,说道:“知杏托你照顾,归来后我自会接她回去。”

          连楚绷着一张脸,神色依旧有些阴郁,但没驳斥她的要求,因为他看到了她眼底明晃晃的威胁,半晌,连楚点了点头:“知道。”

          “那我就走了。”

          叶出云也没跟其他人告别,在座各位均不值得她一句道别。

          所有人都知道,让她去螭龙山,就是逼她去死。每年都有人往螭龙山闯,但这几百年没见着一个活着回来的。所以她走得云淡风轻,但正厅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凝重压抑。

          秦萱偏头看着候在身侧的侍卫,道:“你们跟上。”

          “是。”

          几道黑影很快就消失在叶府门口,连楚神色凝重地望着门外,叶浔转着手里的长萧,唏嘘道:“那些人是你挑的?”

          连楚缄默不语,但叶浔很快便明白他的意思。

          待家主以及主母和各位族老散去后,正厅渐渐有了窃窃私语声。

          叶浔懒得待在这里,朝着门外走去,连楚随后跟上,直到走出了叶府门前的阔道,才缓缓说道:“那些人被换过。”

          叶浔纵身一跃上了街道一旁的商铺房顶,连楚追了上去,直到出了城门,叶浔看着前方策马的几道影子,微微眯起眸子道:“又是叶语轻搞得鬼!早晚要扒了那女人的皮!”

          连楚负手停在叶浔身边,垂眸道:“她这次去螭龙山本就九死一生,叶语轻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偷换随她前往螭龙山的护卫?”

          叶浔冷哼道:“叶语轻那女人一直怀疑是出云杀了叶泽,但苦于没有任何证据,所以这两年一直想找机会报仇。”

          连楚深深地看了叶浔一眼,许久后说道:“叶泽就是她杀的吧。”

          “你也怀疑是她?”叶浔有些意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