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卉听我这么不谅解她,承受着肉体被我处罚的痛苦,哭得像个泪人儿,颤泣地求我原谅:“不是……不是这样……要我怎么证明都可以,只要你能相信……我的心……永远只有你……”

          “那么等一下,我把珠子拉出来,你要将肚里的东西拉在这张照片上,我就相信你只爱我。”我残酷地说。

          “怎么可以……这样……”影片中,卉在我的逼迫与对霖的强烈愧疚中,语气透出心中强烈的煎熬。

          影片播到这里,我已经快吓死了。霖和他的家人,都像饿了好几天却被绑住嘴的怒犬般,红着眼对我疯狂闷吼,激动地想扑过来咬死我,要不是绳子将他们捆得很牢固,我想我一定早就被分尸了。

          宴会场上也是激起从影片播出以来最大的群情激愤,所有男方宾客抢着对我破口大骂。

          “太过份了!怎么有这么变态的男人?”

          “女的也是一样!这么变态的男人还爱他爱成这样,新郎真是太可怜了!”

          “妈的!把这对狗男女抓去浸猪笼好了!”

          那些人越骂越凶狠,我已经发抖得比在怀中依赖着我的小卉更厉害了。

          我怕他们真的冲上来打我,慌急中,只好硬着头皮向标哥求助:“标哥,您要报仇的对象是新郎,我被拖下水已经很无辜了,您可千万要保护我,别让我被打死啊!”

          标哥冷笑说:“只要你接下来乖乖配合,我保证不会让人动你一根头发。”

          我早已被吓到没有尊严,默默地直点头。

          标哥拍了拍手,大声说:“好啦!别再吵了,专心看精彩的影片吧!”

          影片上播到的,正好是卉为了满足我变态的欲望,答应我的要求:“我知道了……我照做就是……”

          宴会场上又忍不住爆发一波更大的众怒。

          “有没有搞错?这女人为了让她的奸夫满意,竟然答应这种不要脸的要求!把大便拉在自己和未婚夫的合照上!”

          “结婚前两天和别的男人开房间已经不能原谅了,还玩这种阴道扩张和浣肠的淫秽游戏,更过份的是答应情夫,要把大便拉在那么爱她的未婚夫照片上,真是太无耻了!”

          而可怜的霖和他的人家看见影片中小卉的表现,当场更气到悲愤地呜咽、挣扎,霖竟然还激动过头昏厥过去,不过标哥并不让他那么轻松,立刻叫手下泼冷水把他弄醒。

          可能怕那些人骂不完,标哥大声的说:“继续看!不准再吵了!”

          影片中的我,继续对别人的未婚妻做着不知死活的背德行为,我把那张照片先摆在旁边的茶几上,对小卉说:“看,照片中的霖,正在看主人在对可爱的小卉做的事呢!”

          小卉羞愧地偏开脸,她那种神态更让我欲火高张。

          我又拿出dv和脚架,把它对准小卉架好。

          “不……不要拍……好害羞……”小卉忍着肉体的煎熬,弱声地哀求。

          “卉不肯让主人录像吗?”我显出十分失望的样子,叹道:“难道小卉连这一点婚前回忆都不肯留给主人?我以后只能靠这个录像片幻想你的身体了……”说到这里,我还故意停了一下,感伤地再叹一声,说:“唉!不过小卉真的不愿意,主人是不会勉强的,毕竟……以后你是别人的妻子,主人没资格再想你。”

          单纯的小卉当然逃不过我的苦肉计,立刻激动颤声地说:“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主人想怎么做都可以……小卉不会再说了……”

          我摇摇头,语气中透着淡淡的落寞,温柔地看着她,微笑说:“不,是我太差劲了,我立刻把霖的照片和dv收起来,刚刚我一时兴奋过头,要你做这么过份的事,小卉一定很为难,等一下主人帮你松绑,让你上完洗手间再送你回家。过两天你就要结婚,应该要早点休息,当天才能美美的,去当别人的新娘。”

          “不……不要……”小卉激动地摇头哭泣。

          我走过去,用手指轻揩去着爬在她脸颊上的泪痕,柔声说:“不想回去也可以,主人晚点再送你回去,先放你下来上厕所。”

          “别放小卉下来……小卉想要你继续这样对我……求求你……”小卉从刚才的害羞和些许抗拒,落入我处心设下的陷阱,反而变成怕我不对她处罚。当时我心中真是得意到不行,只是不知道会有今天这种奸情曝光的场面而已。

          影片中的我还在以退为进,弯身轻吻她的脸颊,说:“要老板继续处罚小卉吗?好吧,不过为了不让你为难害羞,老板还是把霖的照片收起来,也别录像好了。”

          小卉又用力地摇头,说:“不……不要,让霖的照片在那边就好,卉要让他看……看小卉怎么被主人处罚……只管尽情用处罚的方式来疼爱小卉……让照片中的霖看……还要把一切都录下来……证明卉只属于你……”

          被绑起来的霖看到这一幕,又发出揪心撕肺的闷吼。

          屏幕上的我计谋得逞,兴奋又激动地深吻着小卉,把她柔嫩甜美的舌片吸在口中尽情品尝,两手在她油亮诱人的胴体上大肆揉抚。

          第05章

          屏幕上可怜的小卉,一边忍受酸涨的腹痛,还被我的挑逗弄得欲火焚身,时而痛苦、时而失神、时而激情地迎合着我,甜甜的津涎不停流入我嘴里,还有她身体散发的汗味,像最原始的春药刺激着我的大脑中枢。

          我吻了她好一会儿才松开她的嘴,卉还在激动喘息卉,我对她说:“等一下主人把你吊起来,慢慢折磨你好吗?”楚楚可怜的卉轻轻应了一声,表示随我怎么弄都可以。

          我动手把她从八爪椅上解下来,将她抱到房间另一区彷刑房设计的空间,那里天花板上吊下来好几根有镣铐枷锁的铁链。

          小卉的一双细腕被我铐在一起,我残忍地调整铁链,将她完全吊离了地面,只靠两条纤细的胳臂承受身体重量。可怜的小卉,被吊直的油亮诱人胴体辛苦地危危颤晃,肚子里的油液还得不到解放,更让她脸上出现让人心疼的痛苦神色,但这却让变态的我看得欲火焚身。

          我再把霖和她合照的照片拿到她面前不远处的一张桌上摆着,然后重新架好dv。

          “看,霖正在看着可爱的小卉被主人吊起来处罚呢!”我说。

          小卉颤抖辛苦地说:“主人……小卉……肚子好酸……什么时候才可以……拉出来?”

          她曲线优美、匀称修长的胴体上,汗汁聚成水条,不断从闪着油光的柔肌玉肤上滑落。吃力打直的脚掌,汗滴也不停从脚趾尖滴下来,落在地板上。

          “等一下,还不能让小卉拉出来,老板还没那么早要放过你呢!”我兴奋到不行,接着用麻绳把她的腿踝和大腿牢牢缠缚在一起,再用另一根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吊住被我屈缚起来的美腿。

          两条腿都被我这么做的小卉,等同悬吊在半空中,两条修长的玉腿以青蛙般丑陋的姿势张开着,粉润的耻缝和精巧的肛门当然也被我看得很清楚,被珠子塞到凸出来的括约肌,中心露出一节串珠的细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