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被囚禁的亡国公主:誓不为后完作者:肉书屋

          桃小薇垂下头,极力压抑着泪意。“对,不能哭,夫君他没事,他可是战神呢,一统天下,横扫诸国,这样的强者怎么会轻易的出事呢?”

          她用手背胡乱的抹抹眼,推开九鼎的手臂,“去买些羊骨头回来,还有把我随身的小药箱都送到厨房,我要为夫君熬药膳,做很多好吃的,他远道而来,肯定精疲力竭,到时候正好补一补。”

          九鼎心道,与其任由桃小薇胡思乱想,还不如就让她找些事情去忙,于是也就任由她去忙。

          诈死远遁5

          一晃又是十日过去。

          桃小薇每天除了在厨房打转之外,其余的时间就蹲在最高的房屋顶上,眼神痴痴的望着远方,多么希望能有一刻见到颜曦的身影,疲倦的眼冷淡的望着她,就像平时一样。

          她迅速的消瘦下去,茶饭不思,原本丰盈的面颊变成了标准瓜子脸,再现出病态的蜡黄颜色。

          夜里,稍有响动便要惊醒,打开门蹲坐在门槛上守候,一边擦眼泪,一边望着那扇永远关闭的门。

          不得已,九鼎只好点住她的昏|岤才能让她好好的休息,再这样下去,爷还没回来,夫人的身体就已经垮了。

          瞧着桃小薇的憔悴,九鼎自怨自艾的想,爷进门第一件事是找夫人,第二件事绝对是满世界的找他,再飞起一脚踹断他另一扇肋骨。

          他可是立下军令状要照顾的桃小薇毫发无损的,瞧瞧现在枕边沾的断发,查不清数不尽,都够他死个十回八回的了。

          没人愿意相信颜曦真的不在了。

          他是奇迹的缔造者,这一次也绝不会例外,宁愿就在这小小的城镇之中等候着,一天两天没关系,一月两月也没关系,甚至十年八年都不打紧,只要有朝一日,他能完好无损的出现,这一切经历过的辛苦都不算什么。

          九鼎不停的为自己打气,也鼓励着桃小薇相信奇迹,只要颜曦一日不出现,希望就永远都存在。

          然而,颜曦未至,日冕帝颜赢诏告天下,要为紫浩帝颜曦举行举国哀悼的消息却先一步传来。

          这本来就是朝代更迭之后的惯有场面,形式而已,可传到亲人的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断绝了生机。

          颜曦,他真的死掉了吗?

          桃小薇还知道,被当做颜曦尸身藏入帝王陵的是他随身的软剑。

          剑在人在,如今剑已入土,那么人呢,究竟在何方?

          诈死远遁6

          如此又是半月过去,桃小薇已然不再每天起床就直接去厨房做出一桌子好吃的预备着,随时等着颜曦的归来。

          她从不在侍卫面前哭泣,只是半丝笑容全无,整个人呆呆的,九鼎与她说话,十句倒是有八句都没回答,即使是谈到新皇颜赢和长公主,她的表情也淡淡的,思绪飘离出老远。

          她不再念叨有关于颜曦的一切,每天的追问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停止了。

          失去希望的瞳眸一日赛过一日的黯淡,同样带走的,是生命的活力。

          九鼎无法,只好派人回京送讯给二王爷颜融,希望他和王妃可以赶过来陪着桃小薇,再这样下去,会出大事的。

          不出三日,颜融、竹叶瞳、颜暖暖,甚至连千彤也带着孩子一起赶到了。

          桃小薇见了她们,仿佛根本就不意外,也没有九鼎想像之中的惊喜,只是略微的点点头,算是见了礼。时辰一到,她就又爬着梯子上了房,蹲在每天固定的位置,像一尊木偶似的呆望着远方。

          千彤和竹叶瞳的眼泪掉不停,乍一见桃小薇,她们几乎认不出眼前这个黑瘦到皮包骨的女孩子会是原来那风华绝代的俏王妃,生气和灵气全部都离她而去,憔悴的像霜打的鲜花,全蔫吧成一团。

          颜融伸臂拦住两个急于上前安慰的女子,“小瞳你们先等等,让我去劝劝弟妹。”

          他是用询问的语气,却是不容否定的态度,轻飘飘一个纵身上了房顶,怕吓到了桃小薇所以轻手轻脚的来到她身边,学她的姿势坐好,叹了口气!

          桃小薇仿佛没听见,压根就没搭理他。

          这个世界离她已经很远很远,轻飘飘的身子似是随时要乘风而去,无论到哪里都可以,只要能见到颜曦就好。

          “薇薇啊,你这是想殉情追了老七而去吗?”他伸出手臂,慈爱的摸摸桃小薇披散在背后的长发,手指偶尔轻掠过头部宁神的|岤道,轻重适宜的力道就连桃小薇自己都没发觉,他是在帮助她调理血脉。

          诈死远遁7

          桃小薇并没有给予回答。

          或许颜融正巧就说中了她的心思,没有颜曦的世界,出乎意料的冷。

          她还是个很小的孩子开始,就跟在了颜曦的身边,这一生之中,大半时间都在分离,可每次她都知道,颜曦总有一天会回到她的身边。

          可是这一次,颜曦的葬礼都已经举行了,她也没有等到约定的相见。

          除了他已经不在了,还能用什么来解释呢?

          否则,他怎么会忍心连只字片言都不捎来给她安心,就任由她痴痴傻傻的等待着遥遥无期的重逢,他那么舍不得自己受苦,这次唯有是真的无能为力了,所以才放任她一个人在这荒凉的角落里自生自灭。

          “殉情是好事,不过,殉错了那就不是情,是傻!”收回大手,颜融从怀中掏出补气血的丹药放在桃小薇唇畔,浅笑着诱惑,“你把这个吃掉了,二哥哥就告诉你一件关于老七的大秘密,也许你听了会立即改变殉情的蠢主意呢!”

          能让她改变心意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颜曦能好好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桃小薇怎么会听不懂颜融的暗示,立即眼睛一亮,流窜过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抹生机。

          “你不骗我?”一张口才发觉声音粗哑的可怖,这是每一夜声嘶力竭的哭吼后所留下的痕迹。

          颜融心疼的再拍拍她的脑袋,“二哥哥谁都骗,就是从来不骗薇薇,你在花谷和老七成婚的时候,我就承诺过,有朝一日薇薇遇到困难,不管是什么二哥哥都会出手帮忙,这许多年来,承诺从没变过,对吗?”

          是啊,不管发生了什么,颜融总是在第一时间内赶赴到他们身边,连最挚爱的自由逍遥日子都暂时搁置了,天底下最好的哥哥就是他。

          桃小薇藏起来不给外人看的眼泪第一次窜出,张嘴吞下颜融的药丸,和着眼泪,苦涩之中带了甘甜。

          诈死远遁8

          “这才听话!”颜融满意的笑容扩大,掏出小手帕递过去,“擦擦眼泪疙瘩,顺便还有鼻涕,你这好笑的样子二哥哥可说不出话来,光顾着笑话你像颜暖暖似的没事儿就喜欢抹眼泪。”

          桃小薇认出了那是竹叶瞳送给颜融的定情帕子,她再失魂落魄也不敢拿这么寓意深远的东西来搓鼻涕啊,探入怀抽出自己的手帕,擦擦眼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