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0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可苏流萤却一直想不起自己以前在何时见过他?

          所以,听到萧墨再次问起,苏流萤一脸的怔懵,停下步子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们以前……真的认识?”

          若换成从前,听到她这样的回答,萧墨必然是失望的,但到了如今,他的心中除了点点失落,却是释然了许多,苦涩笑道:“还记不得记你小时与你阿爹在荒漠上救过一个被狼咬伤的男孩?”

          闻言一怔,苏流萤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萧墨,惊喜道:“你竟是那个害羞的小哥哥?”

          看着苏流萤再唤他小哥哥,萧墨的眸光瞬间就柔了下来,笑道:“终于想起我了吧!”

          在苏流萤八岁那年,阿爹带她去荒漠上骑马,遇到了被狼咬伤的萧墨。

          苏津与苏流萤将萧墨带回了胡狄苏府,一直将他留在府里照顾,直到几天后萧墨的家里人来李府接走萧墨。

          只是那个时候,苏流萤与阿爹并不知道自己救下的小男孩会是胡狄国因为贪玩,一个人跑出来迷了路又遇到狼的小太子……

          而那次短暂的相遇,却是让萧墨记住了苏流萤的名字和苏太守的恩情,也曾去汴州找过苏流萤,却得知了苏家家破人亡的惨事。

          萧墨伤心之下,却是没想到最后在大庸的皇宫重遇她……

          从第一次在龙图阁见到苏流萤,萧墨就猜到她是找寻她阿爹当年的案卷,想为她父亲翻案,所以,萧墨就帮她在龙图阁里找到苏津的案卷,并在后来发生的诸多事情中,一直给予苏流萤帮助,一是因为想报答当年苏家对他的恩情,另一方面却是他心里对苏流萤别样的情愫……

          不可否认,重遇苏流萤时,萧墨对苏流萤确实动过情,甚至一度想带娶她回胡狄当皇妃,可是后来在追查楼樾的身世和玉牌时,却是亲眼见证了两人之间的爱情,更是在知道楼樾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后,萧墨终是将这份情谊默默的心底掐灭,让自己对苏流萤死心……

          所以,性情磊落的萧墨,如今对苏流萤除了珍贵的朋友情谊外,更是将她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嫂嫂,再无其他多余的心思,一心只盼着她能与自己兄长苦尽甘来,幸福的在一起……

          小时候的萧墨,见到生人都会忍不住脸红,与现在太不相同。

          所以,苏流萤怎么也没有将他与小时候偶遇的那个怕羞的小哥哥联系到一起,那怕如今亲耳听到萧墨自己说出来,她都是一脸惊愕的表情。

          看着苏流萤惊诧的样子,萧墨像大哥哥般对她宠溺笑道:“当初谁说一定会记住我,没想到转眼就将我忘记了……流萤,若是你阿爹在就好了,我还能好好报答他当年对我的恩情。”

          提到苏津,苏流萤忍不住伤感起来,苦涩笑道:“其实,你之前帮我那么多,还救了我的性命,我与阿爹当年对你的那点恩情早就够还了。如今,反倒是我欠你的恩情,却也不知道要如何还你……”

          见她伤感起来,萧墨倒是爽朗笑起来,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寻到我皇兄后,好好与他一起过日子吧……若是有时间,与他一起回来胡狄找我喝酒……多回来看看……”

          苏流萤翻身上马,朝着夕阳余晖中的萧墨挥手,各道珍重后,带着陆菁上路了。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消息,那怕途经汴州城,苏流萤也没有再回长公主府。

          她在‘遗嘱’中已写明,将汴州封地袭位给皇子殷离和公主静钰,只等姐弟二人成年后,就可以回汴州接管封地。

          所在在这之前,汴州还是由陈太守和四位叔伯打理,却也治理得井井有条,让苏流萤离开得很放心。

          至于那兵符,既然是父皇留给她,留给汴州封地的,她当然也是一并的留给了殷离和静钰……

          一路南下江南,苏流萤的心情欢喜中带着忐忑,不知道偌大的江南,能不能顺利的找到楼樾……

          一连找了好多城镇,都没有找到楼樾。

          没有找到楼樾,却是遇到了前来寻她的韩钰。

          原来,苏流萤‘死’于火场的消息同样也传到了北鲜,韩钰悲痛之下,领着阿奴长风亲自来大庸吊唁,却在途中接到了萧墨的飞鸽传书,得知了苏流萤并未死,要去江南寻楼樾。

          于是韩钰途中改道,也来到了江南,与初入江南的苏流萤不期而遇。

          那怕之前已听薛念说韩钰的腿已好,但如今亲眼见到他一身白衣胜雪、玉树临风站在自己面前,苏流萤还是激动得落下泪来。

          韩钰的腿伤一直让苏流萤愧疚自责不已,如今见他终是能重新站起来走路,苏流萤自是欢喜激动不已。

          她惊喜道:“公子怎么来这里了?”

          韩钰在看到好好活着的苏流萤也是满心的欢喜,温和笑道:“先前听说你出事了,我就想回大庸……如今见你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苏流萤大抵猜到是萧墨告诉他的消息,想到因为自己的假死,让他为自己担心,更是不远万里赶来大庸,苏流萤心里愧疚,不由红了脸道:“公子,你知道我的,一直不喜欢宫闱里的那种生活,所以趁着那件事,就此放下了身份……以后只想和寻常老百姓一样,过着柴米油盐的小日子……却是没想到让公子担心了。”

          重见到苏流萤,阿奴与长风也挺高兴的,阿奴嗔道:“流萤,不是我说你,那怕你要瞒尽天下人,也要告诉给公子和我们一声。你都不知道听到你出事的消息,我们伤心成什么样子……”

          韩钰却是宽厚一笑,道:“无事,只要你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好!”

          不过下一刻他却是迟疑片刻,又问道:“若是铃岚问起,可要告诉她你还在世的消息?”

          说罢,韩钰的脸上竟是涌上了层可疑的红色。

          早在皇宫时,苏流萤就私下向铃岚公主问起了她与韩钰之间的关系进展情况,如今见了韩钰的样子,心里瞬间明白过来,只怕他们两人之间好事将近了。

          苏流萤笑道:“铃岚既是我的妹妹,又是公子信任之人。若是她问起,自然不能对她隐瞒——只是,只能让她一人知道,其他人却是要烦请你们帮我瞒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