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离奇的,怪异的梦。

          孙致愿曾经用很专业的心理暗示尝试打开她的心扉,可是都失败了。

          有的病人很狡猾,总会绕过医生的问题。

          她不是,她非常配合。

          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心底里藏着的究竟是什么。

          窗台上的花开了,房间里弥漫着柔和的音乐,女孩放松的靠在躺椅上,目光放空。

          “城堡里有很多门,我尝试着打开它们。”

          孙致愿一边问询一边在本子上记录:“嗯,打得开么?”

          “打开了,打开之后还是一片混沌——都不是能逃出去的门。”

          “嗯,那还真是座很大的城堡。”孙致愿想了想:“周围有什么声音么?或者音乐?”

          女孩回过头:“有,非常,非常好听。”

          一开始孙致愿并不知道女孩的真实身份,后来她在妹妹的电脑上看到她的演出。

          孙致愿这才知道,她竟是一位古风圈歌手,才华横溢,粉丝无数。

          本名何栖迟,大家都叫她,公子。

          她对声音有特殊的,敏锐的感知能力,所以她梦里的声音将是非常重要的线索。

          “是什么样的音乐呢?”

          “我听不清楚,可是很熟悉。”

          “很熟悉?”孙致愿在本子上画了一个问号。

          她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嗯,是。而且——”

          孙致愿抬起头。

          她说:“我连续做了好几天这样的梦。”

          “情景都一样么?”

          “大同小异,在满是门的城堡里逃跑。”

          其实孙致愿对于这些歌手了解不多,是因为这个奇怪的病人才开始慢慢接触。

          她看过她的演出她的采访,也难怪妹妹那样迷恋她。

          这真的是一个洒脱又坦荡的姑娘。

          她和其他病人不同。

          她的这种潇洒并不是装出来的,她是真的快乐真的享受。

          用“病人”来称呼她一点都不准确。

          因为她一切正常。

          ——除了那些离奇的梦。

          何栖迟看了眼钟表:“时间快到了,我要去上课了,孙医生,再见。”

          孙致愿的问题还没有问完,但也没有办法。

          她很忙,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每次来诊所的时间都不固定,她也没有把自己当成病人,只是倾诉。

          “好吧,回去之后放松心情,写歌别给自己太多压力。”

          何栖迟笑了笑:“孙医生再见。”

          到了楼下,何栖迟已经戴好口罩和墨镜。

          “迟姐,我们去哪?”靳红羽坐在驾驶座上,回头问道。

          “a大。”

          “好。”

          这个月何栖迟的工作排得很满,只有这两天休息。

          即使这样何栖迟也不肯闲下来。

          在靳红羽应聘的时候谈雅就跟她说过,何栖迟对什么都感兴趣,做什么都很认真。

          吉他是三年前学的,废寝忘食,琴不离手,演出间隙都要拿出来练习,后来又去学了戏腔和古筝。

          聂月曾经调侃何栖迟,说她即使是去天桥底下贴膜,凭她身上这股劲儿,都一定是那条街上膜贴的最好的崽。

          这段时间何栖迟又对古代文学起了兴致,每逢休息就要去a大听专家老师的课,风雨不误。

          何栖迟全副武装进了教室,悄咪咪坐在最后一排。

          还没到上课时间,教室里乱哄哄的,今天的人似乎格外多。

          何栖迟拿出笔和本,一抬头,前面走进来一个人。

          衬衫西裤,长身玉立,调试好多媒体之后,垂首站在台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