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相比于唐妙的咄咄逼人,解冰冰反倒显得笨嘴拙舌,无从辩解似的。

          现场有记者,唐妙并不是个有勇无谋的人,忽然伸手拉过解冰冰,亲昵笑道:“我什么我啊,我是怕你找不到我们着急,走吧。”

          还非常体贴的回头跟温臣打了声招呼。

          唐妙故意留解冰冰在身边,解冰冰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大佬从身边过去,却无法上前搭讪。

          心中着急得很,有苦说不出。

          “你什么意思啊?”解冰冰愤怒的看着唐妙。

          唐妙一挑眉:“什么什么意思?”

          解冰冰站起身,到唐妙身边小声说:“你自己情愿做何栖迟的走狗,我不愿意,你凭什么挡着我的出路。”

          唐妙:“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有更好的出路,或者想要站在迟迟那样的高度,这是你的事,我没意见。但是你在外面四处造迟迟的谣,一会儿说她嗓子有问题,一会儿说盛世霓裳要解散算是怎么回事儿啊?你是觉得用这些下作手段把迟迟拉下来,你就能上去了是么?”

          解冰冰听完这话,脸色登时变了。

          唐妙:“解冰冰,你不会真以为迟迟什么都不知道吧?”

          解冰冰恼羞成怒,想要阻止唐妙说下去。

          “你现在动手啊?这里全是记者,想上新闻么?你动个手我看看啊。”

          唐妙她哥是唐氏掌权人唐疏予,想要什么消息没有,解冰冰自以为瞒的很好的事情就这样被唐妙云淡风轻的说出来。

          解冰冰无地自容——她烦死了这种挥之不去的差距感,让她有一种她只是别人手上的一只蚂蚁,任谁都能踩一脚的感觉。

          唐妙晃着手里的香槟杯子,笑得贼贼的。

          跟我斗,老子出门打架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谈雅带着何栖迟去和一众投资人见面,人群中,那个颀长的身影尤为醒目。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林泽宴一抬头,便看到何栖迟正往这边走。

          林泽宴侧了侧身,正对着她,声音极低极沉:“栖迟。”

          何栖迟和他轻轻碰了杯:“林先生。”

          “林总!”远处传来娇软绵甜的一声唤。

          解冰冰小心翼翼的提着裙子跑过来。

          “恭喜林总成为短视频软件最大股东。”

          林泽宴礼貌的笑了笑:“谢谢。”

          解冰冰是趁着唐妙去拿酒的时候跑过来的,时间不多,何栖迟又在场,她只能靠近林泽宴一步,说:“林总,能借一步说话么?”

          林泽宴往何栖迟这边退了一点,和她保持着方才的距离:“借一步说话可以,但是请问小姐你是?”

          这句话说完,解冰冰脸上的粉底也遮不住她脸色的变化。

          谈雅忽然笑出声,热心介绍;“这位是我们盛世霓裳主唱解冰冰,之前林总在林氏公馆也见过,您可能不记得了。”

          林泽宴恍然,随即想起什么,笑起来:“说起那一天,行酒令输给栖迟,罚我喝了不少酒。”

          何栖迟仰起头,“是林先生故意让我。”

          林泽宴略略弯腰,主动与她轻碰了杯子:“是你厉害。”

          现场人多,谈雅一一寒暄一通,何栖迟并没有太多时间和他说话。

          林泽宴走后,谈雅看了解冰冰一眼,想说什么,被何栖迟拉了一下。

          谈雅明白她的意思,止住话头。

          到沙发上坐下,目光懒洋洋落在人群中那个最绅士最儒雅的男人身上。

          浅笑晏晏,从容的和各式各样的人周旋。

          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何栖迟摸了摸烟盒。

          想抽烟。

          宴会中间有一个小小的仪式,就是新股东上台讲几句话,做一个简单的交接。

          林泽宴在一片掌声中走上台,微微抬了抬手,掌声落下。

          他俯下身,对着话筒:“大家好,我是林泽宴。”

          掌声再次响起。

          台上的男人一身剪裁得体,质量上乘的黑色西装,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最后在舞会开始之前,给大家一个简单的娱乐助兴。”林泽宴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某一个方向。

          “一首歌,《富士山下》,送给大家。”

          第6章哄你睡去

          话音落,何栖迟握杯子的手忽然一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