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过了一秒才缓缓睁开。

          那张精致的脸放大在她眼前。

          男人咬着一支烟,微微蹙眉,黑长的睫毛轻颤几下,烟头相碰,红色的火焰缠绕而上,白烟自两人之间袅袅而起。

          mirror香水的高级味道扑鼻而来。

          林泽宴吸了几口,直起身:“谢谢。”

          何栖迟迟了一秒才答:“没关系。”

          “没想到林先生唱歌这么好听。”

          林泽宴垂下眼睛:“谢谢夸奖。”

          “《富士山下》是我最喜欢的歌。”何栖迟静静的说。

          “是么?”林泽宴吸了口烟,倨傲的棱角在青烟中模糊开来:“很巧,也是我最喜欢的。”

          “我听说你签约了一部综艺。”林泽宴忽然说。

          “嗯,是啊。”何栖迟:“怎么了?”

          林泽宴:“明漫的《连环案中案》?”

          何栖迟:“您怎么知道?”

          林泽宴淡笑了下:“我也在邀请之列。”

          何栖迟瞪大眼睛:“您也会参加?”

          林泽宴不置可否:“游戏难度较大,明导别出心裁,嘉宾的身份多种多样,并不局限于明星。”

          林泽宴眼睛里闪着星光,他的声音很沉很稳:“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他说这话的时候,刚好会场门开,音乐声飘了出来,何栖迟没有听清。

          鬼使神差回答了个:“是啊,我也非常期待。”

          金鹰大厦的摩天大楼,顶层。

          钟笙怀里拿着一叠文件,轻轻敲了敲门。

          “进。”

          “林总,这是土地认购合同,还有政府竞标文件。”钟笙略略颔首,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

          “这次认购的公司除了之前知道的那几家,似乎霍氏也想试水。”

          偌大的落地窗外,是整个中南最核心的商业区域。

          夜幕之下华灯闪烁,男人转过身,唇角漾着清浅笑意:“霍氏?”

          钟笙:“是。”

          林泽宴:“可以示意性的和霍氏竞标,等到价格抬高到一定程度就放手。”

          钟笙停顿了一下才说:“是。”

          霍氏是五金的龙头企业,最近下了大批资金开拓海外市场,房地产本就不是他们擅长的部分,初次涉及就敢和林泽宴争一个高下。

          结果自然是被林泽宴玩弄于股掌,骨头渣都剩不下。

          钟笙也只能默默为霍氏这次的投资叹口气。

          放文件的时候目光一瞥,桌边一个小小的烟盒落入钟笙眼帘。

          钟笙:“林总?”

          林泽宴是不吸烟的。

          钟笙跟了林泽宴八年,这个男人的自制力有多强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烟,酒,他全都碰过,也全都戒掉。

          只要他想,没有一样东西能把他麻痹,更没有什么能让他上瘾。

          清醒克制,他的自控能力强大到令人发指。

          林泽宴瘦可见骨的手指摩挲着一支烟,轻笑了一声,目光逐渐变得温柔似水。

          就连声音都轻缓几分:“哄她玩儿的。”

          综艺拍摄地在晋城,何栖迟事先跟明漫导演通了视频。

          明漫是业内公认最有才华的综艺导演,何栖迟原以为她会是一个女强人,要么像谈雅那样聪慧,要么像盛锦枫那样霸气。

          没想到都不是。

          明漫瘦小白皙,一双大眼睛葡萄粒似的明亮漆黑。

          接通之后并没有和谈雅寒暄什么,反而单刀直入的说起游戏规则。

          《连环案中案》播到现在已是第五季,素以逻辑缜密,案情复杂,条理清晰著称,粉丝无数,网络播放量一次又一次的破纪录,明漫也是因为这部综艺出的名。

          第五季又增加了新的游戏规则,更难更刺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