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夕阳西沉,云层被镀上一层瑰丽的金色。

          “晋城……都有什么?”

          何栖迟并不想知道晋城有什么,她只是单纯的想听他说话。

          林泽宴的语速放慢了一些,华丽低沉的音色将晋城的景致娓娓道来,听在何栖迟耳朵里,成了近乎令人上瘾的养料。

          渐渐地,意识变得模糊,身子软了下去。

          她就在他的声音中,沉沉的睡着了。

          林泽宴见她睡去,轻轻笑了一声。

          夕阳从窗外照射进来,把她的影子拉长,落在他的椅背上。

          林泽宴调整了坐姿,轻轻地,轻轻地朝她靠近。

          ——直到她的影子刚好落在他的肩头。

          林泽宴垂眸看着那一小片阴影,整颗心都被熨帖得火热,林泽宴缓缓阖上眼,唇边流露出极其满足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明漫vs林斯寒的故事在作者专栏《以朝朝,以暮暮》~

          林老三把媳妇宠上天~

          第7章黑暗底层

          《连环案中案》几乎可以说是网综里的收视王者。

          何栖迟秉持着谨小慎微的心态,进了组才知道,《案中案》编导团队非常随和,插科打诨你来我往,贫得不得了。

          但是一到关键时候,全都是认真做事的。

          果然,谁带出来的团队就像谁的作风。

          正常综艺都是有剧本的,《案中案》也有,但是何栖迟没有想到的是,所谓剧本也就只有她一个人的剧情线和关键性台词,她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的故事,却不知道其他任何人的线索。

          工作人员把何栖迟带进空间,然后就出去了,只有摄影师跟随,再没有任何提示。

          “各位玩家你们好,欢迎来到《连环案中案》第五季。”明漫的声音通过广播传来:“现在,请各位记住你们的角色和剧情,在第一案中,分别有双胞胎姐姐,妹妹,男篮队长,死者谢江的哥哥,心理医生五个角色,其中一个角色就是杀死谢江的凶手k,还有一个特殊身份a。”

          “请各位玩家通过与其他玩家的交流,合作和在空间里搜寻线索等方式,将人物与角色一一对应,并查出k。游戏设置两轮投票机制,一轮投票结束后,若特殊身份a被投票出局,那么k在第二轮游戏开始时,a将无条件帮助k,如果没有票选出a反而选出平民,则a与平民无异,游戏继续进行。”

          “现场设有积分机制,积分物品分别在空间的各个角落,积分可以累积,对应积分可以换取对应线索。”

          “下面,就请各位玩家进入空间,《连环案中案》第五季第一案,黑暗底层的少年,现在,我宣布——”

          声音停顿了一下:“游戏开始。”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分头行动,时间有限,尽可能找到最多的线索。”说话的人名叫晏扬,是一名歌手,也是明导御用mc,人长得好,情商也高,风趣幽默,综艺感很强。

          何栖迟大致看了一下,现场一共六个空间,五位玩家和死者谢江的房间,谢江的死亡现场是大学心理咨询室。

          ——也就是她自己的空间。

          是的,何栖迟扮演的角色是心理医生,npc就死在她的诊室。

          从何栖迟的角度,她知道谢江是l大的学生,成绩不算好,家境优渥,是地地道道的富二代。

          《案中案》的投资向来抢手,出手阔绰,置景和道具都极其逼真。

          幸好何栖迟是个胆子大的,不然定会被这样凄惨的死状吓到。

          ——他是被剜心而死。

          整个心口的位置空出一个大洞,汩汩的鲜血淌了一地,脸也被毁了容,面目全非。

          “深仇大恨,不然不会下这样的手。”

          声音猝不及防响起,何栖迟心“咯噔”一下。

          但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她歪了歪头,继续检查现场:“是啊,剜心蚀骨。”

          林泽宴长身玉立站在她的身后,眼中无波无澜非常平静。

          五个角色,虽然不知道每个人的角色,但是性别是区分开的。

          她既然是心理医生,那么聂月和黎曼,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妹妹。

          林泽宴要么是男篮队长要么是死者哥哥。

          “你也要检查现场么?”何栖迟探究的仰起头。

          “栖迟,别有那么大戒心。”林泽宴笑着走进心理诊室,随手翻阅起桌上的资料。

          心事被戳破,何栖迟的脸微微有些热。

          她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相信林泽宴。

          早在之前的酒吧游戏里就见识过他玩弄人心的把戏。

          这次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能信。

          地上一个细碎的东西落入何栖迟的视线,她捡起来看了一眼;“小玻璃瓶,里面有细微的粉末,毒么?”

          “现场有打斗的痕迹,凶器应该被凶手带走了,这样的伤口——应该是利刃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