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全都是约翰卡尔的。”

          “这个人……”

          林泽宴沉声道:“密室之王。”

          何栖迟:“心理诊室并不是密室,妹妹看密室推理应该和凶杀案无关,而是指向她的身份?”

          林泽宴:“还是说——”

          何栖迟反应很快:“她呆的这个房间,就好像,”何栖迟清了清嗓子:“就好像一个密室??”

          “真聪明啊。”

          他的声音很低沉,粗粝的颗粒感尤为明显,像是在念电影里的某句对白。

          “所以是——”

          何栖迟还没有说出答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林泽宴方才那句直白的夸赞。

          思维忽然空白了半拍,后面的话卡住了没说出来。

          “嗯?”林泽宴尾音微微扬起。

          何栖迟眨巴眨巴眼睛,只能说实话:“我忘记我要说什么了……”

          林泽宴唇边的笑意荡漾开来,何栖迟低下头,极力掩饰自己的窘迫。

          “我、我在想,死者的死状那么恐怖,会不会和妹妹的黑暗有关,正常人杀死一个人,用剜心这种方式的,要么是深仇大恨,要么也有可能是个变态。”

          妹妹的房间找得差不多了,何栖迟准备去姐姐的房间。

          在门口碰上刚从房间里出来的黎曼。

          黎曼生得很白净,小脸圆圆的,看上去软萌可爱。

          姐姐的房间和妹妹的房间简直是两个极端。

          妹妹的房间极尽黑暗,而姐姐的却是充满阳光。

          干燥柔软的被褥,摆放整齐的书桌,水彩笔,胶带,各种漂亮的小粘贴,阳光从窗外投洒进来,温暖又舒服。

          “这也太……”

          明明是双胞胎姐妹,相差也太大了。

          何栖迟在桌子上找到一个日记本。

          “七月八号,七月七号,七月……哎?七月六号往前的全都撕掉了。”

          林泽宴:“有铅笔么?”

          何栖迟立马明白过来。

          用铅笔涂出来的那些字是:七月六号,大雨,妹妹很晚才回来,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什么也不肯说,只是一直在哭。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觉得一定是很不好的事情。

          七月六号之后的内容,几乎就全都是妹妹一点点的变化。

          开始喜欢黑色系的衣服,喜欢悬疑恐怖的电影和书籍,开始买各种各样暗黑画作。

          “七月六号。”何栖迟皱了皱眉:“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管发生了什么。应该都与谢江有关。

          林泽宴:“七月六号的日记撕掉了。”

          “是啊!”何栖迟说:“日记是谁撕掉的呢?不想被我们看到,为什么不想呢?”

          何栖迟仔细看了看铅笔涂出的部分。

          “不对,这些字迹不清晰,前面,前面应该还有其他页码!”

          林泽宴看着她浅浅的笑。

          漏进来的阳光刚好落进她的眼睛里,站在光影里的女孩看上去那样温柔。

          何栖迟并没有注意到林泽宴痴缠在她身上的目光:“这有一个密码箱!四位数字密码——会是什么呢?”

          何栖迟在房间里翻翻找找:“四位数字,如果是我的话,会设什么密码呢?”

          林泽宴回过头。

          何栖迟:“生日。”

          “刚刚的日记本呢?”何栖迟往后翻了几页,果然在后面的某一天,就连水彩笔的颜色都变了。

          “八月一号。”

          何栖迟试了一下0801。

          “咔哒——”一声,锁开了。

          箱子里的东西撞进何栖迟眼底,她微微瞪大眼睛,“这、这是……”

          一根一根的黑色锁链,上面还沾着血,冷冰冰的躺在箱子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