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家那位啊……”姜妙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虽然很严格,人也有点冷,规矩很多。但……在我上大学之前,她真的把我照顾得很好呢。”

          那一位啊,言语上理性冷清,但姜妙回忆起来,在日常生活中的许多小细节中,又的确能感受到她的温柔细致。

          不能否认的是,那十几年在她身边,姜妙真的生活得很好。

          “那不就挺好吗?”田中微微笑,戴上了目镜。

          姜妙笑笑,也戴上了目镜。

          两个人在虚拟界里再次出现,投入到数据流和各种运算模块里。

          下了班回到家,姜妙进了门便提高声音:“我回来啦!”

          工作了一天,还这么精神抖擞?

          严赫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忍不住嘴角勾起。他抬眸微笑:“回来啦?”

          姜妙瞥了眼他身前几个光屏,屏幕里的景色都眼熟,应该都是首都星圈的各个星球。她问:“今天去哪了?”

          “随便转了转。”

          “等周末,我陪你去国会山。”

          “好。”严赫嘴角一勾,“那么,准备好开始了吗?”

          啊,这个家伙!

          自从昨天他摘掉了冰山高冷的面具,姜妙发现自己对他的荷尔蒙抵抗力变强了很多。

          她按住肩膀转了转胳膊:“中午我去生化部门那边给他们最新出的肌体修复液当免费的试验品了,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姜妙双目灼灼闪亮:“来吧!”

          第024章协议

          每个人活在世上都会有至少两张面孔。

          就譬如姜妙姜博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真正的男人有过亲密行为了,在公司里都还要随大流的假装成“我昨天约会了一个男的他超棒哎”的样子。

          严赫严少校最初接触的时候,实在是个看起来冷峻严肃的人。在一起生活了三四天,和姜妙彼此看到过对方穿家居服、拖鞋的舒服样子,在一个桌上吃过饭,一个沙发上聊过天之后,终于卸下了那副外事面孔,开始露出了他更为私人、更为随意的一面。

          这时候姜妙才发现,严赫原来是个挺爱笑的人。

          尤其是姜妙这样的脑力派搞科研的,硬是咬牙坚定地执行了严赫制定的训练计划后,严赫少校更是不吝于给予称赞的。

          “最后三个,三,二,一。”他抱着手臂站在垫子旁边,亲自监督,“很好,今天就到这里。”

          扑通一声,姜妙像条死狗一样倒下瘫在了垫子上,浑身汗淋淋的,像浸过水。

          严赫扶膝蹲下:“还好吗?”

          姜妙颤巍巍举起手比了个大拇指。

          严赫忍住笑,说:“赶紧起来,放松一下肌肉。”

          姜妙大口喘气,问:“你不看着锅?”

          “没事,今天以蒸炖为主。”严赫说,“酱大骨和粉蒸肉,都在锅里,不用看着。”

          “哇~”姜妙眼睛发亮。

          每天都是这样子,从一大清早开始,到工作结束回家,什么时候都情绪饱满,总是充满期待。明明累成狗,听到两道菜名就能脸上放光。

          姜博士,好像身体里满满的都是正能量。

          严赫不明白她为什么能这样,但不妨碍姜妙这种热切的目光带给他轻松愉悦的心情。

          “对,你最爱吃的两道菜。”他说。

          “咦,咦?你怎么知道?”死狗姜妙爬起来。

          “会烹饪的人都有这种一眼看出别人爱吃什么的天赋。”严赫一本正经的地起身,“赶紧去洗澡吧,我再去弄个青菜。”

          “哇,好厉……不对!”姜博士反应过来了,朝着严赫的背影大声质问,“你调过我的料理机统计数据了是不是?”

          门外传来了严赫闷闷的笑声。

          姜妙磨磨牙。

          洗完澡来到餐桌上,她微讶:“你买了瓷器?”

          桌上盛菜的碗碟可不是姜妙平日里用的可降解的一次性碗碟,是一套没见过的精致瓷器。

          “精心烹制的食物当然要配精美的瓷器。”严赫打开啤酒,“其实我有点奇怪,你都置办了全套的烹饪工具,为什么没置办瓷器?”

          “那个,又不是我做饭。”姜妙挠挠脸,“我想着她如果来的话,大概会喜欢自己去挑瓷器,她眼光很高的。”

          严赫捏着杯子,挑眉:“你很体贴她。”

          姜妙微微不自然地坐下说:“因为她把我照顾得很好。我有些同学,十几年都是吃机制料理长大的。他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家常菜。”

          她顺势问:“你的抚养人是什么样的人?”

          “我是由父亲抚养长大的,他也是个军人。为了抚养我,他那几年申请调到地勤部队工作。直到我上了初级学校毕业,开始在军校寄宿,他才回到前线。”严赫不紧不慢地说。

          “啊?这样也行吗?”姜妙诧异,“普通人的话,这样不就等于放弃了抚养权了吗?”

          “但我们不是普通人,是军人。”严赫说,“优选育儿对于军人和普通人的政策不一样。政府大力鼓励并支持军人做抚养人,由军人抚养的孩子中级学校的时候就会强制进入军校而不是普通学校。长大以后,他们大多成为军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