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部分阅读(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娇妻美妾作者:肉书屋

          得羞耻,这样的心甘情愿,将头偏到一边,紧紧的闭上眸子。

          “真是可爱!”吴弦顺手脱掉自己衣衫,合身覆盖上去,爱怜的吻上那颤抖着的薄薄的眼睑。“别害怕,完全交给我就好。”

          “谁……谁……害怕了……”

          “真是不诚实的孩子。”吴弦轻笑着吻上那张启唇,细细描绘那清晰的唇线,轻轻的钻入温湿的口腔,用粗糙的舌滑过那敏感的上颚,感觉到啊二的颤抖,缠上那退缩的柔软,在这里夺走他的意识,将手缓缓滑向那漂亮的项颈,锁骨,胸膛,抚上柔嫩的花蕾。

          “呜……”细碎的从流放的嘴里溢出!

          “看来你很喜欢呢!”吴弦放开那微微红肿唇,两唇间牵出银亮的丝线,来不急吞咽的津液顺着流放半启的唇角滑出,流过耳际,滑落项颈。

          “那有……”

          “是吗?”惩罚性的在那花蕾上轻轻一拧。

          “啊……混蛋!”

          “请好好享受吧!”吴弦用舌头顺着唇角直舔到柔嫩的耳垂。将在小真那里学到东西,照本宣科。下省略近一千字的h,请大家自行yy,等哪天有空了,再来补上,嘿嘿

          待续

          第十七章

          一饷贪欢的后果,便是第二天爬不起来。

          当阳光透过窗缝照溜到房中跳舞的时候,吴弦才缓缓的醒来,手臂上一阵麻疼,转过头,看见那带着淡淡疲惫却满足含笑的俊颜,心下有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蔓延到四肢百骸,轻轻的侧过身,用指腹细细描绘那还带着稚气的线条。

          这样优秀的人儿,怎么就恋上了平凡的自己,怎么就心甘情愿的交给自己。

          这样的美好,脆弱得似乎是七彩泡泡,一碰就碎了!

          心甜蜜得隐隐作疼,无能的自己怎样才保护这样的美好,怎样才能!

          “呜!疼!”不自觉的收紧的手臂弄疼了熟睡的人儿,连忙放松,收起沮丧,换上灿烂的笑容。

          “还好吗!”

          “你还好意思说!”流放小小嘟囔,没了往日的英气,呈现出小女儿般娇羞。

          “想喝水吗!”那嘶哑的声音,听得吴弦心疼无比,

          “恩!”流放低低恩了一声,吴弦轻笑着,将手从流放头下抽出,并在细心的放了一软枕,让他睡得跟舒服些,一件单衣披到身上,便下床为流放倒水。

          流放嘴角含笑,吴弦下床为自己倒水,看那微微颤抖的左手,心下有一种叫做感动东西蔓延到四肢百骸。

          “来喝水!”吴弦端着水,将流放小心翼翼的扶起来。

          “疼!”俊颜皱到了一起。

          “很疼呀!”吴弦连忙塞个软枕在他身后,一脸歉意,谁让昨夜的啊二着实在让人难以拒绝,忍不住做了一次又一次,哎!男人嘛!食色者性也,谁在那个关头停得下来。

          “你还说!叫你停,你不……”流放慎怒的瞪了吴弦一眼,看在吴弦眼里那个叫千娇百媚,,非常呀!身上顿时热流下涌。赶忙移开视线,将水杯小心的放到流放嘴边,伏侍他饮下。

          “好些了!”

          “来人,送热水进来!”

          “叫人送水进来??”流放不解歪着头。

          那么聪明的人,犯起傻来,真是可爱!点点他鼻尖贴近他的耳边,“你浑身不粘粘的难受吗?”

          “你……”

          又是含娇带媚的一瞪。

          轻轻笑着,听着下人将水抬进来,又轻轻关上门的声音。随后吴弦将流放拦腰抱起,任由那害羞的人藏进自己的怀里。

          来到浴桶边,吴弦有些艰难的藤出一只手,伸进水里试试水温,不错,刚刚好的温度,这里的下人着实贴心,顺手扯掉身上披的单衣,抱着啊二一起跨进去。

          “你怎么?”

          “我身上也脏了呀!”吴弦说得理所当然,贴到流放耳边,暧昧的轻轻的笑,“一起洗不是更有趣吗!”

          “混蛋!”流放羞窘的低骂了一声,脑袋里出现的东西,瞬间让脸颊火辣一片,明明是只小白羊的,什么时候变成狼了?

          “呵呵呵呵……”洗澡的时候,并没出现流放想像中的事,吴弦很规矩,真的很规矩,除了吃点‘小小’的豆腐,在他手指伸入那个微微红肿的地方时,听到甜腻忍不住给了个让人心跳加速的滛溺湿吻外,就真的没作什么了,不过当两人洗完也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将啊二的身体轻轻的放到已然被换好新被褥上,轻轻的在那红润却也带者疲惫的脸颊上印上一吻,淡淡的无关,“乖乖休息!”

          吴弦将雪白的里衣着上,套上一件式样简单朴素的淡蓝的外衣,顺便在腰上缠一条同色的腰带,用木梳将散乱的头发左右抓一撮偏向左边绑好,就准备出去!

          “你要出去!”流放皱皱眉头,中衣都不着。别问吴弦为什么不穿中衣,只为一个字‘懒’而已,古代的衣服太麻烦了,如果可以他只想穿他们所说的里衣到处跑呢,所以自己动手的话绝对只穿两件。

          “恩,有点事需要去处理一下,你安心的躺着休息就好!”转过身走回来,在那光洁的额头上再次印上虔诚的一吻,“安心那,我很快就回来,到时候嘿嘿有你累的!”说罢吴弦大笑着冲出去,徒留一个羞恼的人儿和飞空落下的软枕。

          将门带上,吴弦灿笑着对着门旁的人,“谢谢你!”然后微笑着向前走去。

          夏侯了冷峻的表情坚如磐石,如此灿烂的笑容,那一瞬间的阴郁是看花眼了吗?

          “快走呀,那人肯定等急了,呀呀,都这么晚了呀!”吴弦用手挡在额头上,遮住灿烂的阳光对自己眼睛的茬毒!

          从指间泄露出的阳光碎片,散落在白玉的面颊上,融化到晶亮的眸子中,熠熠生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