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欢迎加入缘惜书楼gl百合群,gl百合等待你的到来

          本文由《缘惜书楼gl百合群》【雪晨】整理,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书名:孤勇gl

          作者:方知还

          文案

          试水校园文,个关于青春懵懂的百合小故事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楚,刘依依┃配角:付琼,张意昕┃其它:

          ☆、开学

          9月,本市的所普通高中,高二文理分班的结果被张贴在公告栏,文科两个班,两张纸,普通班白色,重点班粉色。乔楚使劲挤入白纸前的人群,只手臂弯在胸前,手心和脑门都微微有汗,她从上到下仔细看了两遍,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心跳得厉害了。扶了扶眼镜,她挤到了另张纸前面,名字是按拼音顺序排列,q在靠后的位置,但她依旧从第名找起,随着目光往下:23乔楚,有了!

          乔楚这才呼出口气,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个暑假的努力有了不错的结果。退出人群,她看到了高同班的付琼,四目相对,付琼先开了口:

          “你在重点班吗?”

          “在,你也是?”

          “嗯!”

          两个姑娘都笑了起来,付琼拍了拍乔楚的肩,说:“以后起混啦,真开心,明天见。”挥了挥手,走了。此时,公告栏前的人群散去了许,乔楚又回去看了遍,确认自己的大名确实在粉色纸第23号,才快步往家走。

          乔楚的家离学校很近,走路二十分钟就到了,每天上学放学的几十分钟是她想心事的私人时间。与其说是想事情,不如说是自言自语,曾经度乔楚觉得自己像精神病,路上跟自己聊天还兴致盎然,后来发现这样既疏解了自己的烦闷,又在些事情上有了深入的见解,也就不再纠结,反正高中课业繁重,自己的时间自己舒服就好。乔楚边走边想,虽然是普通高中,但是进了重点班也是值得开心的事情,而且班里有自己以前的同学,不太熟悉却少是份安心。脚步越走越快,她也急于将这个好消息跟父母分享,原本二十分钟的路程,十几分钟便到了。告诉了父母自己进了文科重点班,他们也同样高兴,但是父亲总是高冷的,说了句不错,又接着说了不少让她继续努力,不要骄傲的话。这些话乔楚从小听到大,也知道认真的表情和不住的点头才是最好的反应,这套,她驾轻就熟。

          入睡前,乔楚想着要去的新班级,新班主任,新同学,心里有些惶恐,她很不喜欢变化,但是无奈学校总是喜欢分班、调整之类的事情,内向甚至有些自闭的自己肯定是无法下接受新的环境,这次要用久呢?叹了口气,带着兴奋与不安,昏昏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篇无知码子者的校园试水文,轻喷啊各位大大~

          ☆、初见

          初秋的天气还带着不少暑气,乔楚在班级的队伍里心烦不已,新学期的开学典礼如既往的又臭又长,校长手中的发言稿翻了篇又篇。队伍之间距离很近,旁边男生身上的汗味飘了过来,这味道里似乎都带着些许的粘湿,让本就对气味敏感的她皱了皱眉。每次的开学都是如此平淡无奇,是不是这个学期跟以前也都差不呢,正胡思乱想着,眼前的队伍动了起来,终于结束了。付琼凑过来,邀着乔楚并肩往教室走去,在乔楚心里,这个以前的同班同学其实跟陌生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陌生人可以无视,她却不能。乔楚知道付琼是好意,虽然自己心里觉得挺尴尬,但还是有搭没搭的回着话,而且她们还是同桌。新的班级没有刻意排座位,今天又是开学第天,大家都是随便坐。两人的都是近视,个子也不矮,第三排不远不近,甚是合适。

          贺春花,高二文科重点班的班主任,任教科目英语,年龄和下面的学生家长差不,四十来岁,马上步入年期的危险时期。乔楚这样不喜欢八卦的学生也听过她的大名,因为太过热心,学生的什么事都愿意管、愿意打听,与日后的朝阳大妈模样。然而这种好心却并不被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学生喜欢,家里有个唠叨的母亲就够了,谁希望学校再来个,又不是□□绿茶的再来瓶。英语本就算乔楚的个弱项,看着讲台上车轱辘话说了好几遍的贺春花,乔楚觉得未来的日子又被调暗了个色调。

          天的课程结束,仿佛场车轮战也来到了尾声,每个老师都对这个班表达了自己的重视和信心,落实到实处就是的板书和作业。“也许这就是重点班的日常吧”,乔楚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自言自语,“都第三排了,还是看不清,那些老师写的也太小了,换座位,换座位…”

          第二天大早,乔楚就找到了前排的女同学,说明了自己由于视力不好想换座位的想法。其实,乔楚是有些担心被拒绝的,毕竟自己米六五的身高坐第二排会很容易挡住人家看黑板的视线,没想到对方很干脆地答应了,这让乔楚觉得这个开头不赖。所以,当付琼来到座位旁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在新位置坐定的乔楚。

          “乔楚”,付琼放好书包,没好气地叫她,“你居然抛弃我了,什么情况?”

          乔楚转过身,对着付琼谄媚的笑,“我坐第三排还是看不清,就换了座位。没有抛弃你,咱们离得还是很近的,不信你看”,说着伸手勾了下付琼的下巴,“都够得着呀”。“嘿,我这暴脾气”,付琼作势要打她,刚刚换给她座位的女生看着两人闹,哈哈直笑。

          这时,打铃了。

          课堂上,乔楚努力认真听讲,其实不只是她,每个人都是如此,如果用刚刚开学的学习状态去评价每个学生的话,人人都是三好,而区别只是谁能坚持下来。课程后半段,乔楚听得有点累了,神经的触角开始往周围的事物上延伸过去,此时阵淡淡的清香被她捕获,她用余光看了看香味的主人,自己的新同桌,个漂亮的女生。乔楚边听着历史老师讲鸦片战争,边继续偷瞄旁边的姑娘,姑娘梳着马尾,头绳上有粉色和黄色的球球装饰,黑色的刘海衬托着面庞加白皙,长长的睫毛下是泛着些许水光般的眼睛,不戴眼镜!这让乔楚十分诧异,学习好和视力好不应该是鱼和熊掌的关系吗,怎么会真的有人可以兼得。小巧的鼻子和红润的嘴唇给本就散发着青春光彩的面部增添的几分立体和色彩。不知不觉,乔楚从余光偷瞄变成了直视的端详。姑娘似乎察觉到了她毫不掩饰的目光,转头看了她眼,心虚的乔楚赶忙别过头,视线落在桌上的课本,身子绷着不敢动,低着头仿佛要把那页书盯出个洞,感觉耳朵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