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3(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乔楚拿着刘依依刚刚给自己的糖,放在鼻子底下深吸着香味,舍不得吃,偷偷放进笔袋里,带回了家。再打开笔袋,满是那淡淡的香气,就像那羽毛在自己的心尖儿上拨弄,第次才分开几个小时,靠着块糖,突然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睹物思人。那些零食东西都是甜的,这使得乔楚后来对这段时期的回忆也都是甜。

          乔爸爸经常教育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做人要懂得感恩。乔楚觉得刘依依对自己真的很好,以前从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她总觉得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以示回馈,为了感谢也为了纾解自己对她那不可言说的喜欢。怎么做,学习上帮不了,零食不会买,正当乔楚困惑的时候,期中考试到来了。

          复习,考试,判卷,出分,排名。

          科科的试卷发下来,乔楚看着自己的分数和排名并不意外,仍旧是中等,刘依依的帮助让她有了些进步,但是这个班,大家都在进步。和乔楚的淡然相对应的是刘依依略带沮丧的表情,第三名。这个分数在乔楚看来简直遥不可及,这个班的前十名,就是年级的前十名,都是大神般的人物。好学生总是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刘依依心情不好的发泄方式有些不同,暴力,对自己的暴力。她会很用力地握拳,偷偷打自己的腿,嘴里还小声嘟囔着什么,作为同桌的乔楚看的心惊肉跳,她哪里舍得自己放在心里疼的姑娘这么折磨自己,下意识的伸出手,手心朝上放在刘依依的大腿上,怕自己的骨头节硌到她,还特意在腿和自己的手之间留出点空余,同时也减少拳头落下来的缓冲。刘依依没有因为乔楚的举动而停止,又打了十几下,才把拳头放在乔楚已经发红的掌心,乔楚看着她,想说几句安慰和鼓励的话,可笨嘴拙舌的什么都不会说。刘依依叹了口气,问她:“疼不疼?”乔楚摇摇头,缩回手,过了会,好像鼓起了勇气,缓缓的说:“你以后别打自己了,”歪了歪头,“可以打我啊,我比你结实了。”刘依依听完,突然笑了,亮晶晶的眼睛眯成了条缝,说了声:“好。”

          从那以后,乔楚总是在刘依依对自己有暴力倾向的时候把她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拳头落在自己掌心或者胳膊上,让她能把负面的情绪发泄出来,。后来,乔楚也会装做很疼的样子,皱着眉,咧着嘴吸气,虽然那些拳头都收着力道,打在身上并不会真的痛,刘依依还是心疼的停下,彼此就这样默契的个愿打个愿挨。平时和乔楚走在校园里,付琼也问过她,怎么就甘心让她打,要不要把座位再换回来,乔楚总是摇摇头,微笑着说不疼,都是闹着玩的,付琼听了当事人的解释,心里还是向着自己的老同学,对刘依依的态度直不冷不热。

          刘依依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后排的付琼会看的清二楚,但她不在乎她怎么想,她在乎的只有乔楚。下午的历史课,刘依依给乔楚传了张纸条,写着:

          “我对你是不是太暴力了?”

          “没有啊,怎么了?”

          “她们说我总打你,我们的关系其实并不好,我总是欺负你。”

          “这么说吧,别人认为我们怎么样,我不在乎,那是别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好,你认为呢?”

          “我也认为很好。”

          “那对我来说就够了。”

          刘依依看着纸条上乔楚不同寻常的霸气回复,愣了愣,这是我认识的乔楚吗,那个表现的唯唯诺诺,总是说没事,淡淡笑笑的乔楚居然内心这样的强大。此时的乔楚正认真听着老师讲的知识点,专注的目光,略微绷紧的脖颈,刘依依看着这样的个人竟有些痴了,她头脑中突然蹦出个词,魅力。乔楚错过了这难得的幕,传回来的纸条上是个单词“perfect”后加三个大叹号。乔楚嘴角微微上扬,小心地把纸折起来,夹在了书里。

          ☆、闺蜜

          课间操时间,乔楚和付琼像往常样往操场走去。相较于以往不同的是付琼今天很安静,句话都没有,乔楚性子闷,不主动起话题,般都是听着付琼唠唠叨叨地八卦班级或者年级里的事情,她只需要当个捧哏的角色就好。看着面带些许愁容的付琼,乔楚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可是心里觉得作为好朋友还是应该关心下,然而直走到班级所在的位置她也没开口。课间操结束,两人往教室走的时候,她才小心翼翼地问:“付琼,你怎么了,不开心啊?”这不是废话么,乔楚在心里鄙视了下自己,付琼看了她眼,轻轻地回答:“没什么,可能昨晚没睡好。”话题就此终结,懊恼的乔楚依然什么都不知道,回到座位看到桌上的糖,看到旁边刘依依正在动的嘴巴,她觉得这个美好。

          放学的时候,付琼叫住正在往外走的乔楚,拽着她的袖子到楼道的角落,扭捏着,问:“我问你,你喜欢过谁吗?”乔楚心里惊,难道被看出来了,没有这么明显吧,虽说付琼坐在后面方便观察,可是她不是直觉得刘依依跟自己的关系并不很和谐吗,不会这么巧被发现的,乔楚安慰着自己。如果不是自己,难道是付琼看上了自己,真是脑洞大开,不会,不会,自己扔在人堆里就看不见的外表怎么能有人喜欢自己,开玩笑。乔楚正在胡思乱想,付琼见她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叹了口气,摊手,说到:“我发现我喜欢上了张童。”“啊?”乔楚觉得自己刚刚瞎琢磨的那些破事儿跟这个信息相比都弱爆了。

          张童,男,文科班的历史老师,刚过而立之年的校级优秀教师,上课生动幽默,知识点条理清晰,为人谦和,相貌般却干净清爽,身形挺拔还能看出肌肉的线条,是班里不少女生的男神,当然如果男神不考试就完美了。乔楚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偏着头问她:

          “你是认真的?”

          “是,真心喜欢。我跟其他小女生可不样,她们只是崇拜,我是真的喜欢他所有的样子。”付琼接着说,“张老师抽烟,再遇到他之前我很讨厌烟味,觉得男人抽烟的样子也很猥琐,可是想到他的样子,觉得帅呆了。偶尔去办公室问问题,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也不会抗拒。他有胃病,我看到过他吃药,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心疼,恨不能病痛在我身上才好。”

          乔楚静静地听她讲述自己的秘密,语气随着情绪的起伏变化着,脸有些害羞的发红,她此时此刻很能感同身受,喜欢个人的全部,以及为了这份喜欢愿意献上自己的全部。如果张童只是个普通的老师,乔楚想自己也许会鼓励她去追求自己心中的这个执念,师生恋有什么呢,自己心里加不可言说的感情才是真的孽缘。不过问题是,张老师,结婚了,而且还有个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