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5(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身怎么样,好看吗,裙子是不是有点短?”

          “好看。”乔楚的脸有点红,她不敢再看下去,不敢和她目光对视,好在她个子高,可以把目光放在刘依依的头顶。

          “怎么了,傻了你,哈哈。”刘依依看着乔楚呆呆的样子,觉得好笑。

          是啊,她是傻了,她觉得自己上辈子定拯救了世界才换来这么好的个姑娘和自己相识,成为同桌,成为朋友,成为自己心里不能说的秘密。从此君王不早朝,原来是这个感觉。

          在联欢进行当中,任课教师会去自己教的班级送祝福,当张童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乔楚感觉身旁的付琼整个人震。其实她从开始就在等这个时刻了,什么节目,什么游戏都不重要,盼望的人出现的时候,对她来讲才是整个联欢的□□。乔楚切身地感受到了付琼同学的紧张,因为她的手被抓的生疼,同时付琼的目光始终粘在那个人身上,如果目光有温度,恐怕他张老师的衣服都要烧着了。老师对于好学生始终是有所偏爱的,张童也不例外。所以除了通常的祝福,他又配合着玩了个小游戏才离开,这无疑大大增加了他留在这里的时间,乔楚这个秘密唯的知情人都不得不感慨,安排游戏的人真是神助攻啊。她用另只手拍了拍付琼的手背,示意这个在人家离开好几分钟之后还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的姑娘放松。此时的乔楚看到付琼的样子,想到她每天费尽心思地找借口去接触张童就觉得自己幸福,起码她刘依依每天坐在自己旁边,想看久看久。

          联欢结束,这周正赶上乔楚所在的小组值日,作为班干部兼主持人的刘依依自然也要留下帮忙,贺春花嘱咐了几句大家别玩疯了心,记得回去复习之后,就跟着其他同学起离开了。乔楚拿起抹布,准备开始自己的部分,余光却看见刘依依拿着扫帚在原地不动,她凑过去,问:“怎么了,不舒服吗?”刘依依见是乔楚,就说:“我忘了跟我妈妈说做值日的事情,她来接我要等好久呢,怎么办啊!”乔楚以前听刘依依说过,由于家离学校有些远,闺女长得又怎么漂亮,家里人不放心,刘妈妈每天骑电动车来接送她。乔楚听她说完,开口道:

          “你走吧,我替你做。”

          “真的?”声音里带着急切。

          “嗯,快走吧,别让你妈等着急了。”

          “谢谢你,乔楚,对我真好。”说完,刘依依把扫帚往乔楚手里塞,拿起书包,跑了出去。乔楚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用的,关键时刻不掉链子,默默给自己个赞。

          打扫到最后,教室里就剩下了乔楚个人,她关上门,走到教室的电脑前,桌面上不知道是谁下载的首歌,《lomas》。她点击播放,歌声回荡在教室:

          merry,merrychristmaslomas

          人浪中想真心告白

          但你只想听听笑话

          lomasmerry,merrychristmas

          明日灯饰必须拆下

          换到欢呼声不过刹

          乔楚打开所有的窗户,随便找了个座位,那歌词让她又想起了这段暗恋的感情,想到感情中两人的差距,她内向,自卑,学习和生活上都没有办法给予刘依依什么帮助和支持,与此同时,她刘依依却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虽然坐在身边,她还是知道自己抓不住。乔楚在心里把刘依依比作本传世的武功秘籍,自己资历尚浅,慧根不足,这秘籍只能拿在手里,无功力修炼,比如找个骨骼清奇,内力深厚的有缘人赠与,可是这秘籍的好又让她舍不得。乔楚觉得自己很拧巴,她有这个想法不是天两天,她觉得自己在人家面前真的是自惭形秽,让给张意昕都比留在自己手里强,起码她们俩能聊到起。然而,乔楚又想,刘依依是人,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不是受人摆布的玩偶,离开还是继续姑娘自己有数,要不还是顺其自然吧。

          12月的寒风灌满了教室,不知道听到第几遍歌曲,乔楚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摸摸鼻子,有点凉,她知道同时被风吹凉的又何止这肉体呢。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欠下的债,今天补上了,么哒~

          ☆、年末

          寒冬已至,教室外的北风挂过树杈,穿梭于教学楼之间发出呼呼的声音。教室内暖气持续散发着热量,三十几个正值青春的青年在知识的海洋里,扑腾。讲台上,贺春花激情澎湃地讲解着语法,但是热情和表达能力点关系都没有,直接表现就是个语法点讲了二十分钟还没讲清楚,乔楚听得昏昏欲睡。贺春花讲课其实很有特点,她曾经这样讲解过道选择题:“这道题选c,为什么?因为a、b、d明显都不对啊!明白了吧,下题。”全班都震惊了,而她在全班都没有缓过神的那几秒,成功跳到了下题。看到老师如此不给力,而取得高分又是身为重点班学生的终极目的,同学们只好纷纷拿起参考书,开启了半自学的模式。旁边的刘依依用圆珠笔戳了下她,示意她认真听讲,乔楚拿出草稿纸,画了个痛苦的表情,偷偷传给刘依依。声轻笑,纸条又传了回来,“中午我给你讲。”冬日的暖阳照进心里,嗯,就这个感觉。有时候老师讲到重点,乔楚也听到了,故意不做标记,把书往刘依依胳膊旁边推过去,般会收到个无奈的表情和代表重点的小花。看着红笔画的小花,她想到了小时候幼儿园老师给的小红花,两者虽然意义不同,但是拿到后的心情却都是愉悦的。接不上话的情况也还是时有发生,乔楚也不再纠结,因为真的没有办法,她就转而托着腮帮子,看刘依依和张意昕聊彼此偶像,聊娱乐八卦,只要她在,切都好。

          冬天的教室里,坐在靠暖气的位置是让人羡慕的,好在座位每周平行轮换,这周轮到乔楚那组。早上,刘依依从书包里拿出两盒牛奶放在桌上,不用说,乔楚就拿过去放在暖气上,等到下课,温度正好,插好细管,递还盒给同桌。快到放学,乔楚伸出手,刘依依把手套和围巾递给她,帮自己放在暖气上。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表达着对彼此的关心,没有余的言语,乔楚是不愿说,刘依依则认为默契足够了。就这样,她们带着对方的温暖,迎来了寒假。

          成堆的作业和见不到刘依依这两件事让乔楚在假期的第天就很烦躁。父母上班,她个人在家,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钟表指针的声音,乔楚坐在饭桌前,看着作业不想动笔,屋里有点冷,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