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6(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子上虽然有垫子,却比教室的硬椅子不舒服,吸吸鼻子,没有同桌姑娘身上淡淡的香味。走进卧室,拉开抽屉,把那块自己留下的糖握在手里,重新回到饭桌前,左手拿着糖放在鼻子底下,右手才开始写作业。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三天,第四天乔楚报名的补习班开课了。补习班距离乔楚家半个小时的公交车程,每天她往来于家里和补习班,忙碌的生活冲淡了些她的思念,剩下的靠笔袋里的糖,块糖放久没有味道了,她就去超市买同样品牌同样味道的糖来换,像定心丸,像护身符。

          每年的春节,乔楚都是由父母带着到奶奶家和大堆亲戚起过,今年也不例外。乔楚跟这些亲戚并不太亲热,平时也没有什么交流,她不喜欢这样太过人,太过热闹的场合,这让她手足无措。但是在年夜饭的饭桌上,有些过场要走,有些话要说。在乔楚端起饮料,敬了各位长辈并送上祝福之后,对方也询问了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的情况,她像外交部发言人样给了对方既满意又不过分暴露自己真实想法的回答,“嗯,是,都很好,谢谢关心。”如果说这是台戏,那么现在说完了剧本台词的乔楚就可以鞠躬谢幕,下台安心吃饭了。

          吃过饭,大人们凑在起打麻将,乔楚和同辈的几个兄弟姐妹起看春晚,她看着他们,感觉熟悉又陌生,她今天手边没有糖,外边哗哗洗牌的声音搅的她定不下心来,她很想刘依依。刘依依有手机,乔楚没有,但她知道号码,只是从来没有打过。她只能起身假装去洗手间,路过外屋的时候,偷偷拿过乔妈妈的手机,编辑短信,在收件人栏飞快地输入那11位烂熟于心的数字,“新年快乐!乔楚”发送。她握着手机,心跳的很快,怕刘依依不回复,怕乔妈妈发现。不到分钟,手机震了下,收到条信息,“谢谢,新年快乐!^_^”看了两遍,印在脑子里,删除。乔楚把手机放了回去,没人发现。她走到阳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看着万家灯火,想象着刘依依过年时可能出现的样子,嘴角快裂到了耳朵根。再坐回到电视前,她踏实了,尽管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可是心里却早已满是烟花。她看着被小品逗的前仰后合的,看着坐在烟雾缭绕的拍桌前大声喧哗的,觉得自己虽人在其中,却置身事外,自己心里的喜悦岂是你们这些庸俗的感官刺激所能比的,自己在意的这份感情,你们又怎么会懂。此时此刻,新年的钟声还没有想起,长辈们也没有开始派发红包,不过这切都不再重要,这个年对乔楚来说已经圆满了,那条被删除的短信深深留在她的脑海里,像个强力的充电器,足够支撑着她过完寒假剩下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是不是写的很啰嗦,唉可是我觉得都该写啊

          ☆、春游

          在开学已经是阳春三月,个月的相思愁苦终于在开学的第天,在见到刘依依的第眼,烟消云散了。乔楚走进教室的时候,看到刘依依也刚刚放下书包,在座位旁边,犹豫着什么,抬头,撞上乔楚的目光,粲然笑。天哪,乔楚觉得她的心都要化了,虽然很没出息,可是这感觉真的是美好啊,就像这初春的大地,切生机都争先恐后地从解冻了的土壤里钻出头,带着未知,带着希望,然而这些都比不上你给我的惊艳,此时刻,我愿付出任何代价,哪怕生命,亦不足惜。

          乔楚走到座位,放下书包,笑着说:“早啊。”“早~”乔楚看看桌子,伸出手,张湿纸巾放到手里,弯着腰先擦着刘依依那张,又伸出手,借过另张,擦着自己的桌子,再伸手,干的纸巾把两张桌子的水渍抹干净,大功告成。扔了垃圾,去厕所洗干净手,回来后桌子上是久违的果汁,乔楚觉得自己已经被刘依依惯坏了,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这样宠过自己,这份温暖让自己眷恋和沉溺,自己这份感情的不可告人也让她心惊胆战,她不敢想象对方知道自己的企图之后的反应,会把自己当作变态吧,不要说好朋友,怕是要像躲避瘟疫般厌弃自己。即使她不知道,连个人的成绩也不可能考到同所大学,两年以后还是要面临分别,想到这个,乔楚就觉得心里很难过,然而难过又有什么用,能做的只有过好每天,珍惜现在的美好。

          四月中旬,期中刚过,春游如期而至,地点是本市近郊的处户外拓展基地,每个班级分为若干小组,定向越野,完成关卡任务,集齐印章,前三名的队伍有奖。在本班的大巴车上,乔楚让刘依依坐在靠窗,自己坐在旁边,她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可不愿意过道那边乱七八糟的同学跟刘依依聊天,分钟都不可以分给别人,她就像个骑士,守护着身边的可人儿。随车老师有两个,贺春花走上车,后边跟着的是,张童老师!乔楚赶忙看向旁边不远处的付琼,对方也是脸惊讶,不过马上变成了惊喜,脸有点红,乔楚冲她挤眉弄眼地笑,付琼瞪了她眼,想看又不敢直视的样子,外人看着是娇羞是不可名状的粉红色泡沫,只有自己知道这暗恋的苦涩。

          刘依依戳了乔楚下,“看什么呢?”“啊,没什么,没什么。”“那就好好坐着,听歌吗?”说着,递过来只耳机。耳朵里听着同首歌,眼前看着同片风景,呼吸着身边人身上特有的香味,乔楚觉得如果能握着手就完美了,可是,太暧昧了,压抑着自己的冲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这样就很好了,这样就很好了,乔楚,你不要不知足。

          到达目的地,分好队伍,活动正式开始。乔楚、刘依依、张意昕、付琼,还有同班的个男生杨洋组,杨洋拿着分到手里的地图仔细看了半天,突然嘿嘿笑,拉着她们就出发了,边跑边小声地说:“这地图跟我们初中春游时来这里的时候样,哈哈,苍天有眼,咱们肯定能赢。”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原来自己不经意间捡了个大外挂。过程自然顺利许,不少需要懂脑筋的题目也因为有了杨洋而变得易如反掌,不过女生的队伍毕竟速度有限,最终他们的队伍得了第三名,颁奖时,看着杨洋在台上摆着自以为酷炫的pose,几个女生笑成了团。

          自由活动的时候,乔楚跟着刘依依到块高处的石阶上看远处层峦叠嶂的风景,微凉的山风吹鼓两人宽大的校服,在略靠斜后方的乔楚感觉刘依依的发尖佛在自己脸上痒痒的,带着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弄的自己心里也痒痒的,刘依依轻轻的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