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7(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云。”

          两人就这样句接句,乔楚从没有觉得语文书上枯燥无味的诗词原来这么有韵味,不是干巴巴的几十个字,而是其中饱含深情,如果每首诗都是跟喜欢的人在美景中体会,别说背诵全文,就是背诵全本书也没问题呀。这才是古诗真正的意境,穿越千年仍富有生命力,激荡着灵魂。乔楚心里说,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

          回去的车上,刘依依折腾的累了,靠着乔楚的肩膀睡着了。靠上的瞬间,乔楚的肩膀和那半边的身子都僵硬了,心怦怦直跳,耳朵也红了,像肩上担着不得了的宝贝,动不敢动,偷偷低头,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粉红的嘴唇,乔楚的呼吸有点急促,再往下看,乔楚看到了刘依依从衣领里露出来的截内衣带,乔楚赶忙转移开视线,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的同学,大家大睡得东倒西歪,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窘迫。乔楚在心里鄙视自己,不就看到了吗,有什么,大家都是女生,想着想着又低头看,这次像是欣赏件绝世珍品,白皙的颈子,内衣带,然后是起伏的胸。唉,乔楚叹了口气,偷偷亲了下刘依依的头发,靠着座椅的头枕,竟也睡着了。

          ☆、月饼

          最近乔楚放学后了项任务,陪刘依依等刘妈妈来接她。乔楚曾经对于即将成年还让父母接送这种行为表达过强烈地鄙视,换来的是刘依依挥着拳头揍的她“哎呦哎呦”地叫。刘依依每天都是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奔向校门,有次,乔楚慢腾腾地走到门口,发现刘依依还在那里,问了才知道,是刘妈妈临时有事,还没到。乔楚就在旁,有搭没搭地跟刘依依聊天,等就是二十分钟,期间刘依依暗示过乔楚先回家,她假装没听懂,继续赖着不走,好不容易有独处的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

          刘妈妈赶到的时候,看到女儿旁边有人陪着,心里也踏实了许,

          “妈妈,你终于来了。这是乔楚,我同桌。”

          “阿姨好”乔楚恭敬地打着招呼。

          “你好,谢谢你啊,陪依依等这么半天”刘妈妈看着她,抱歉笑。乔楚发现这母女俩的眼睛真像啊,亮晶晶的黑色眸子,笑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

          “没事,她家近,嘿嘿”刘依依看着乔楚开着玩笑。

          “没礼貌,人家陪你等那么久都没好好说谢谢。乔楚,你别在意啊,她就是任性。”刘妈妈责怪着女儿。刘依依冲乔楚吐了下舌头,嘿嘿地笑起来。

          “没事阿姨,我不着急,正好我们聊会天呢”乔楚不好意思的推了推眼镜。

          “行,依依有你这样的同学我就放心了,那我们先走了,你也快回家吧。今天谢谢你了,改天来家里玩。”刘妈妈说着,把女儿的书包放在车筐里。

          “好,阿姨再见,刘依依,明天见。”

          乔楚觉得二十分钟换来女神及女神妈对自己的好印象,这买卖值啊!坐了天,脖子不疼了有没有,脚步轻快了有没有,作业也…作业还是那么,唉~自此以后,乔保镖正式上岗了。

          午休的时候,乔楚跟付琼感慨:

          “付琼啊,我们高三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学习紧张?”

          “唉,那都不重要,高三了,你和你家张老师只有年了,你没有紧迫感吗?”

          “有啊,怎么没有,我们的关系还不像他们那些谈恋爱的,考上同所大学还有四年可以厮守,我就是考上北大也得面临分别呀。每次想想,心都碎了。”

          “嗯,只有年了。”付琼以为乔楚是替她担忧,哪知道她只是在担忧自己和刘依依的感情,两人的分数绝对考不到起,就算考起又能怎么样呢,乔楚不敢表白,让对方认为自己是变态吗,不如直当朋友守护在身旁,即使分开了,只要还都在本市,她刘依依有任何需要,乔楚也能冲过去给予帮助,只是有些话要永远烂在肚子里了。

          乔楚佩服付琼的行动力,再开学的时候付琼变成了班里的历史课代表,这个职位兼职就是张老师的贴身小秘书啊,收作业,拿试卷,汇报班里课程的情况,乔楚看着付琼走马上任后的满面春光,也着实替她开心。再看自己这厢,不温不火,娘娘手捧书卷看的认真,自己靠在窗台边百爪挠心。不甘心,乔楚走过去,用手指戳着刘依依的后背,

          “别看了,陪我说说话。”

          “瞎捣乱,我不看怎么知道重点是什么,怎么给你划”句话说的乔楚哑口无言,“行了,别噘嘴了,说什么?”

          “呃,不知道”乔楚心虚地答道,她怎么知道说什么,只是想让这人陪自己下嘛。

          “你!”刘依依作势要打她。

          “对了,对了”乔楚赶紧接着说,“快中秋节了,你家吃月饼吗?”这不是废话吗,乔楚想抽自己,没想到刘依依认真的想了想,点头

          “吃啊,就那么几种馅,我听说有咖啡味道的,我还挺想尝试的,不过很难买到吧。”

          咖啡月饼,乔楚记下了。

          不过直到中秋节过了礼拜,乔楚依旧没有搞到块咖啡月饼。正当懊恼不已的时候,正赶上周末去奶奶家吃饭,意外的看到盒某咖啡店品牌的月饼,假装不经意地随口问了句,老人家当然对咖啡没兴趣,拿给孙儿几个分了。乔楚揣着月饼,像揣着易碎的宝贝。

          周大早,乔楚就到了教室,然而向早到的刘依依今天却踩着点进班,月饼就这样在书包里躺了天。放学的时候,乔楚陪刘依依往校门口走去,

          “等下,我有东西给你”乔楚拉住刘依依,走到旁,拉开书包,拿出那块好不容易得来的月饼,双手捧给面前的人,“给,咖啡月饼,虽然过了中秋了”说的声音越来越小,乔楚怕她不要,塞在了她手里。刘依依拿着月饼,表情从疑惑变成惊喜,接着开心地笑起来,“乔楚你真好,你居然记得,我当时就随便说的。太棒了,谢谢”说着轻轻抱了乔楚下,乔楚呆在了原地,女神抱我了,她竟然抱我了,我x!这是做梦吗,她偷偷掐了下自己,嘶,疼,幸福来得太突然啊。刘依依走出去几步,发现乔楚还愣在原地,“干嘛呢,还不快走。”“哦,哦,来了。”

          迎面的秋风吹的乔楚心神荡漾,今天的天好蓝,云好白,街边上的自行车码的好整齐,街心公园里打太极的爷爷好帅,冲自己汪汪的狗狗好可爱,切都是这么美好。然而美好之所以让人留恋,就是因为它的转瞬即逝。

          ☆、蛋糕

          下雨了,乔楚听见雨滴密集地拍打在教室的玻璃上,她忍不住扭过头偷偷看,刘依依在窗户和自己中间,看雨的同时也就把这人放在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