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9(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好也保持沉默,生怕个不小心,让这个姑奶奶讨厌自己。日子过得好慢,好无聊,明明人就坐在自己旁边,却个眼神都不给自己乔楚每天哀怨地看着刘依依,对方没反应,叹了口气,还是复习好了。

          就当乔楚以为这天又要看冰山的时候,刘依依没有出现,直到第节课的上课铃都响过了,座位依旧是空空的。乔楚有点慌,是出了什么事吗,所有可能出现的不好设想都在脑子里过了遍,没办法,乔楚只好向张意昕打听,张意昕听乔楚问自己,有点惊讶,“她没跟你说?她发烧了,请病假。”“哦。”乔楚觉得自己也病了,心力憔悴,精神萎靡,浑浑噩噩过了天,放学的时候,付琼看不下去了,拉着乔楚出了校门,在旁的小巷里,偷偷拿出手机递给她,

          “给!”

          “干嘛?你上学居然带手机,也不怕被没收”乔楚震惊的看着她。

          “少废话,赶紧的”付琼不耐烦地把手机塞在乔楚手里。

          “赶紧干什么?”乔楚有点懵。

          “给刘依依打电话啊,看你这天魂不守舍的”付琼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孩子怎么这么笨,朋友都怎么处的,也怪不得刘依依生气。

          “呃,那个…我不知道她家电话”乔楚明白了付琼的用意,却碍于面子不想打。

          “编!”

          “好吧,我知道,可是我不记得了…”乔楚又找了个借口。

          付琼副打死不信的表情,双手环抱着看着她自己演。

          没办法,乔楚知道今天这个坎过不去了,拿着手机,拨出早以烂熟于心的号码,随着电话里嘟嘟的等待声,她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

          “喂”

          “啊,喂,阿,阿姨,我是乔楚”

          “没事,我就是想问问刘依依今天怎么没来上学,她没事吧?”

          “哦,哦,没事就好,嗯,嗯,行”

          “那您让她好好休息,哦,好,阿,阿姨再见”乔楚磕磕巴巴地说完,挂了电话,长舒口气,对面付琼戏谑的表情直接让她的脸红了,

          “这下放心了吧,让你打个电话就跟要杀了你似的,出息!”付琼收回手机,拍了乔楚的胳膊下。

          嘿嘿,没事就好,乔楚咧着嘴笑,这是这些天难得的笑容。

          第二天早,乔楚走进教室的时候,看见刘依依好好地坐在那里,心里块石头落了地,轻轻坐下,凑过去,看到刘依依鼻子有点红,眼睛比往常加水汪汪的,看来还没完全好,

          “你,你好点了吗?”乔楚小心翼翼地问

          “嗯”刘依依轻声的回了个音。乔楚想回个音也是好的,总比不理睬自己强,以为话题就此结束,她准备缩回自己的座位,就听到刘依依继续说:

          “昨天,谢谢你的关心”眼睛看着面前明显副万万没想到表情的乔楚,心里下就再也强硬不起来了,还生什么气呢。

          “哦…哦,没事,不客气”乔楚整整空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居然跟自己说话了,太棒了,这是不是证明她不生气你了,是不是原谅自己了,自己暗自思量着,刘依依无奈地说:

          “唉,让你主动说点什么真是难为你了”,也就是因为知道这个人的性格,昨天本来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被电话吵醒,当妈妈告诉她是乔楚打来的时候她也吃了惊,且不说两人在冷战,就是在平时,那个闷葫芦的话都很少,今天居然能打电话关心自己,怎么能不感动,所以自己才硬撑着来上学吧。乔楚听着刘依依这句话可是另番感想,以为对方怪自己平时话少,不过好像也是事实,只好低着头不说话。刘依依看乔楚又恢复到平时的样子,也就不再逼她,手伸,“昨天的笔记给我。”乔楚翻着书包,双手奉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支持

          ☆、眼泪

          这节课又是随堂考试,试卷和考试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就像日三餐样普通,前排把卷子传过来,乔楚看刘依依还没回来,自己拿了份,又给她桌上放份,递给了后边的同学。老师发完试卷说卷子上的选择题有错误,让大家等等,自己去办公室问问,说完就离开了教室。乔楚心里嘀咕,刘依依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正想着,就见刘依依红着眼睛坐了下来,脸蛋上还有没擦干的眼泪,鼻子也抽抽的,手上抓着张试卷,乔楚发现就是上次她让自己把试卷给她“参考”的那个,她明白了,考砸被骂了。乔楚看着平时漂亮的张脸现在哭的梨花带雨,心里比自己挨了骂还难受,可是笨嘴拙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拿出张纸巾给她,又张了张嘴,千言万语都卡在嗓子眼就是说不出,半天才蹦出句:“呃,这个卷子先别写,老师说有错误”,唉,乔楚说完特别想抽自己,这说的都是什么呀,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可是话已经收不回来了,真是尴尬死了,如果这个时候有老师把她叫出去批评通,她都会心里很感激的。刘依依停了眼泪,轻轻地嗯了声。乔楚也不敢再说话,谁知道她又会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说错,沉默是金。

          乔楚脑袋里乱成团了,她现在恨不能亲手揍那个狠心的老师顿,对着这么可爱又优秀的姑娘怎么能说重话,自己要是能替她挨骂就好了,从小到大,乔爸爸对乔楚的心理承受能力的培养可谓功不可没,从开始的谩骂到后来变相的侮辱言辞让乔楚在面对学校老师的批评时根本可以做到刀枪不入,流眼泪?开什么玩笑。可是刘依依不样,从小的好学生,传说中的别人家孩子,哪里受过这种摧残。乔楚此时恨不能把刘依依把抱在怀里,摩挲她的头发,安抚着她的后背,好好安慰这个受了委屈的宝贝,然而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呢,她拿瞬间能够理解有些男人在婚后宁愿让老婆当家庭主妇也不愿她在外抛头露面的心情了,这么美好的存在怎么舍得让外界的粗鄙和不堪伤害,可是自己永远也没有机会这样做,甚至在身边风雨同舟的时间都已不。想到这些,乔楚哪里还有心情写面前的英语卷子,草草做遍了就扔在旁。考试结束,张意昕跑过来安慰刘依依,拍着她又开始抽泣的肩膀,小声说着什么。乔楚看了下手表,离下节课还有十分钟,她走到办公室门口,深吸口气,喊了声“报告”,推门进去,径直走到那个批评刘依依的老师办公桌前,放缓了口气,说到:“老师,我觉得您批评刘依依说的太重了。”

          老师扶了下眼睛,似乎没想到会有学生来说这件事,对于乔楚质问的语气也没有生气,解释说:“我知道,可是现在是冲刺的时候了,我不这样说没有用的”,喝了口水,老师继续说,“她平时的成绩什么样你也知道,这次实在是差的太,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