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10(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而且平时的作业错误也不少,她需要这样个刺激才能赶快清醒过来。我知道,你是心疼她了。”乔楚听着老师好像唠家常样的语气,提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然而最后这句,像是说破了她匆忙跑过来,以至于还没想清楚的冲动原因,下她也哭了,是被说破心事的羞愧,还是真的心疼的不能自已,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老师反过来安慰乔楚,递给她手纸,“你放心,我批评学生有分寸的,同时你也要相信刘依依的心理承受能力,好了,去厕所洗洗脸,去上课吧”。

          乔楚在楼道调整着心情和呼吸看向窗外,阴沉沉的天让人压抑,光秃秃的树枝像老人干枯的手伸向天空,自己还是第次这样行动先于思考,她有点不安,可是这是为了刘依依呀,嗯,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乔楚带着略红鼻尖,带着眼神里的丝坚定,坐回了刘依依身边。

          ☆、二进宫

          大早,贺春花拿着摞表格走进教室,边分发边说:“这是你们的志愿表,跟家长商量好你们的志愿,不要草率,这是关系到你们未来的大事。”乔楚拿着表格,思绪万千,唉,这就是她和刘依依分道扬镳的通知书,讽刺的是还要自己亲自书写,想想她们俩的同桌关系只有几个月了,什么叫光阴似箭,什么叫白驹过隙,只有有过切身体会才能体会的深刻。志愿早在前几天,乔爸爸就和乔楚敲定了,本市的所不错大学,不是全国重点,但是由于所在城市本来就不错,所以她也不亏,能考上是她的本事,考不上,没有考不上,乔楚看着自己爹的张脸就明白要拼点命了。刘依依呢,她肯定能考上好的学校,会到外地吗,自己还能守护她吗?个又个的问题,乔楚这晚做了很乱七八糟的梦,睡得很不踏实。第二天,刘依依拿过乔楚的志愿表看了看,鼓励她说:“你定会考上第志愿的,加油啊!”乔楚笑笑却没有勇气问刘依依的志愿,问和不问有什么区别呢。

          就在乔楚还没有从报志愿所带来的伤感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上次的英语试卷发下来了,意料之中,她考得很不好。午休的时候,乔楚被贺春花叫到了办公室,

          “乔楚,你怎么回事,你看看你这次的考试,咱们班垫底,到现在了,这么关键的时刻你整天都想什么呢,啊?”

          乔楚低着头,没有说话,想什么,考试的时候旁边的心上人哭的那么伤心,自己又点帮不上忙,心疼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思在试卷上,能写完就不错了,当然,她不敢说。

          “是不是前阵报志愿的事情分了心”贺春花看着乔楚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出自己的猜想,“你们呀,有点事心里就不踏实了,这怎么行。”

          乔楚听着贺春花的话,抬起了头,四目相对。贺春花以为自己说中了她的心事,得意地接着说:“行了,你这孩子什么样子我心里清楚,自己赶紧调整状态,这志愿也报完了,目标算是定下了,自己要努力…”她又说了很,乔楚都没有听进去,她突然觉得这个平时招人烦的老师今天怎么这么可人疼,居然替自己找出了这么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理由解释了自己的失误,既缓解了自己的尴尬,又显示出她作为老师对学生心理的掌握,啧啧,乔楚在心里给贺春花鼓掌,如果她真的逼问自己考砸的原因,自己还真的不知道编个什么理由好,以至于谈话结束时候乔楚的那句“谢谢老师”都表现出了百二十分的真心。

          乔楚回到座位,把卷子往课桌抽屉里塞,刘依依看着她,问:“怎么了,没考好,挨批了?”乔楚点点头,

          “是不是我那天影响你了?”刘依依的语气带着愧疚。

          “没有”乔楚赶紧否认,“是我本身英语就不好,没考好而已,跟你没关系,别想了。”

          刘依依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在给自己留面子,她拨开乔楚的手,把卷子从抽屉里拿出来,用红笔帮她订正着错误,每个语法点都尽量写清楚,遇到她也不会的就做好标记,方便上课提问。乔楚看着刘依依认真帮自己改错的样子,心里暖成了片,可是瞬间她又想到不久之后的分别,这份痛在这时就让人难过,种深深的无力感像无数藤蔓缠绕在她心头,越勒越紧。

          晚上放学,乔楚陪刘依依等了很久才看到刘妈妈骑车出现,等到跟这对母女告别自己再回家已经比平时晚了将近半个小时,乔楚用跟同学聊天所以回来晚了的借口糊弄了过去,但是当这种情况又出现了两次以后,乔妈妈终于生气了,指着乔楚的脑门大声质问:

          “乔楚,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快高考了啊,你放了学不回家好好复习还整天聊什么聊,哪个轻哪个重你不知道吗,考上大学你想聊久我都不管,从明天起你放学就给我赶紧回来,再有次,我就去学校找你们老师好好说说,听见没有!”

          “听见了。”

          夜里,乔楚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心里算着时间,按乔妈妈的要求,自己陪刘依依等家人来接的时间只有五分钟,超过时间自己回家就会触碰底线,五分钟,两边的需求应该都可以满足,自己也不会惹麻烦。打定了主意,乔楚才满意地闭上困倦的双眼。

          这样相安无事了两天,有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刘妈妈超时了还没来,乔楚看了看表,没办法,只好牺牲刘依依了,

          “刘依依,我今天有事先走了”说着只脚已经准备迈出去。

          “什么事?”刘依依奇怪,每天都陪自己等的好好的,今天怎么说走就走,不禁有些生气。

          什么事?我妈叫我回家,可是这怎么说,自己都大了,还说这种话,太没面子了,乔楚拉不下脸,可是自己又确实着急走,时间想不出合适的理由,只能匆匆说句:“不能说”就溜烟的走了,留给刘依依个背影。

          刘依依看着远去的身影越想越恼火,什么叫不能说,她跟自己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本来冲刺阶段每个人压力就很大了,你还跟我玩这个。从吃蛋糕开始,而再,再而三地惹自己,好,不能说,那以后就都不要说了。

          结果就是,第二天乔楚来到教室看到的就是刘依依正搬着自己的桌子换到了后排的位置,她书包都来不及放就跟过去,“刘依依,你干嘛换座位?”刘依依看都没看她,径直往前走,乔楚看自己被当空气,又问:“你怎么了,说话呀?”上课铃让乔楚不得不放弃了对话,回到座位,看着新同桌,满脑子都是不解和郁闷。乔楚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又是冷战。

          作者有话要说:真不好意思,前阵考试,停了这么久,抱歉~

          ☆、心碎

          乔楚以为自己认错以后就会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