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1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到原谅,结果没有,她持续了周的时间,没事找事,刻意的制造偶遇想和刘依依说上几句话,结果都是被当成空气,她跟在刘依依身后,略弯着腰,脸上带着歉意,低声下气地从教室路说到校门口,得到的只是她默然的表情,阵风吹来,什么都像没有发生。乔楚低着头小声嘀咕,“我都道歉了,说了星期了呢,刘依依你怎么这么狠心都不理我。我很难过的你知道吗,你肯定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两年了,我乔楚隐藏的好,我简直都能拿奥斯卡了有没有啊。嘁,那又怎么样,到头来我们还是像陌生人样,不,也许陌生人都不如,你心里还讨厌我,对,我努力喜欢你两年,换来你的讨厌。”呵呵,自嘲的笑笑,乔楚啊乔楚,你就是个loser。

          突然,乔楚发现自己和刘依依在同个房间里,房顶上悬着盏昏黄的灯,照的刘依依的脸忽明忽暗,她还是没有表情,甚至都没有看向自己。乔楚凑过去,拽了拽刘依依的衣角,小声地说着对不起,说着自己这几天有难受,么舍不得,只有两个月了,她不想再浪费,她请她原谅。刘依依的手有点凉,那手摸着自己的脸,朱唇微启,说原谅你了。乔楚大喜,把抱住刘依依软软的身子,激动得抖个不停,张着嘴,大笑起来。

          乔楚睁开眼睛,片漆黑,嘴巴还咧着,转转头,看到树影在街灯的照耀下,打在窗帘上影影绰绰。她从床上坐起来,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场景,刚才刘依依说原谅自己了对吧,自己还抱她了,那份欣喜还未退去。乔楚这时才真的清醒过来,刚才是梦吧,她并没有原谅自己,自己笑的那么开心原来都是假的,她们还在冷战。乔楚觉得脸上有点痒,用手抹,满掌的泪,滴滴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到下巴,无声地滴落在被子上,心里很酸很痛,比看到刘依依搬着桌子离自己而去还痛,比自己说了路道歉的话还痛。乔楚把头埋在膝盖上的被子里,她能压抑自己的声音,却控制不住颤抖的肩膀,痛哭不已。

          很年以后,乔楚在网上看到句话,没有在深夜痛哭过不足以谈人生。这让她又想起那个夜晚,她想不通,痛哭过就可以谈人生这样宏大的问题了?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心中必定有着不可诉说的苦楚过往,这些人说的对人生对生活的见解也带着些悲凉,那真的是人们想听的吗,即使听了,又能理解少。

          快要高考了,乔楚知道自己即使还缠着刘依依也未见得会获得原谅了,自己也没有的时间和精力去放在这上,放放吧,以后没有人给自己划重点了,都要靠自己,乔楚你给我拼把。

          作者有话要说:总点击数突然了几个,吓了跳,谢谢

          ☆、失联

          高考以后,乔楚感觉自己直绷着的根弦断了,生活突然没有了方向和意义,父母都上班去了,个人躺在床上,她还是想刘依依,现在没有了学习,没有了压力,思念就像泄了闸的洪水奔涌席卷而来。个翻身从床上弹起来,抓起电话拨出八位号码,急促的呼吸暴露了她的紧张,那胸腔中的勇气也随着声声的“嘟,嘟”逐渐消失殆尽,她甚至有点希望没有人接听,于是真的没有人接电话。乔楚放下电话,呆坐在椅子上。从那天开始,乔楚每天那个时间都会给刘依依家里打电话,像个仪式,然而半个月都无人接听。

          成绩公布的那天乔楚不敢查,乔爸爸边骂着她没出息边自己抢过她手里的准考证打开网页,当他转过头要把分数告诉她的时候,乔楚捂着自己的耳朵,躲回房间。然而,老话说的好,躲得过初,躲不过十五,晚上的时候,班主任贺春花打来电话,询问每个学生的成绩,乔楚拿着电话,看向自己的爹,得到三个数字,报给电话那头的人。挂了电话,乔爸爸脸幸灾乐祸地说:“这回不想知道也知道了吧,考的又不差,怕什么。”是啊,以她的水平,这个分数算是超常发挥了,老天爷是让自己拿两年的感情来换的吗,所以之前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作为奖励,乔爸爸给乔楚买了部手机,经典防摔的诺基亚。乔楚摆弄着手机,给好朋友发自己的号码,当然也包括刘依依,她是不是回复都不重要,但是自己要告诉她。又过了大约周,乔楚被乔妈妈派去打酱油,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下,收到条短信,发件人:刘依依。

          “你终于有手机了,太棒了。对了,你考的怎么样?”

          “还好,你呢?”

          “我也不错,应该能上第志愿。我前阵跟家人出去旅游了,你不知道,那教堂好漂亮~”

          刘依依给我发短信了,她又理我了,我靠,乔楚差点蹦起来,幸福感充斥着每滴血液,感觉自己打字的手都不太好使了。那些失魂落魄的日子,心痛不已的夜晚,随着冰山的消融,都化为乌有。

          第志愿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手里,乔爸爸悬着的颗心才算落地,夸乔楚在最后没有掉链子。刘依依也得偿所愿,两人的学校都在本市,虽然东西,好歹胜过千山万水,乔楚觉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作者有话要说:二有动力了,拿去~

          ☆、距离

          开学以后,乔楚的身边没有了刘依依,如果不是她主动发短信聊天,可以说音信全无。乔楚安慰自己,开学是很忙的,何况是大,事情要办的很,丰富彩的大学生活也才刚刚拉开序幕,人家那么可爱的妹子吸引自己,自然也会吸引别人。那时候,你乔楚只是个老同学而已吧,轻笑了两声,你以为你是谁呢。

          秋风起,扫落窗外的梧桐树叶,下午没有课,乔楚在图书馆二楼的走廊窗户边,看着楼下走过对情侣,男生踮起脚给女生紧了紧围巾,然后牵起手,渐行渐远。不知怎么,这普通的幕突然就让她模糊了双眼,是,她又想到了刘依依,她想到自己永远也不可能这样在她身边,自己努力维持的联系也不知道能到什么时候,她想直陪伴,如果是厢情愿呢,如果她刘依依有天厌倦了呢。乔楚愿意做个天使守护在身旁,等刘依依有了男朋友就放手,可是如果分手呢,那就等到结婚再放手,看着她幸福,看着切终成定局,再也不可改。有时候人不是真的傻,只是愿意去相信符合自己内心的方面,等到对方终于说出那个标志性的、决定性的词句的瞬间才终于把那层薄薄的纱掀开,直静静存在的真相袒露无疑,无法再欺骗自己,紧握的手垂在身侧,什么都抓不住。乔楚不愿意去想这些,每次想到这里就停住,强迫自己做别的事情,她纵容自己在这件事上的逃避态度。

          晚上,乔楚给刘依依打电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