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14(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孤勇gl作者:方知还

          ,您不是也没理我吗,乔楚在心里默念,“知道你忙,我就没有打扰你。”

          “你怎么能是打扰,我知道我和王智鹏在起的时间,可能忽略你了。可是你可以随时找我聊天啊,嘿嘿,我还是很开心跟你聊天的。”

          “哦,好好,我跟你聊天。”乔楚还能说什么呢,你开心就好呗。

          “呐,这个给你”说着,刘依依从包里拿出个机器猫的手机链,“我买了两个,你们俩人个,不许生气啦。”

          乔楚接过手机链,蓝胖子搭配白色的编织绳,这可爱的风格真是刘依依的审美。而且还是自己和她男朋友都有,心里乐开花啊有木有,还生什么气,以后我主动给你发短信,不回就接着发。乔楚心情大好,仔细地把礼物放进书包,冲着刘依依笑着说谢谢。

          两人在快餐店解决了午饭,刘依依拉着乔楚走进商场,开启今天的重点,逛街。乔楚不喜欢逛街,或者说没有这个习惯。以前穿校服,自己的衣服几件就够了,穿的频率低自己又爱惜,两三年都不会坏,也就觉得没有必要买新的。虽然上了大学以后买了几件,但大还是跟着父母去商场,款式也是他们挑好顺便问下自己的意见,毕竟钱是人家出,只要看得过去,乔楚般都没有意见。久而久之,逛商场这种女生听到就两眼放光的娱乐活动,在她看来就索然无味了。今天不样,旁边是自己心心念念好久的刘依依,是自己心中的小太阳,几个月没见了,别说逛街这种没有营养的事情,就是穿过半个城市这种事自己不是也干了么。现在,周围暖风驱散了寒冷,漂亮的姑娘就并肩走在自己身边,还跟自己有搭没搭的聊着彼此的生活,试问还能美好吗?答案是能,乔楚深吸了口气,若无其事地握住正在说话的刘依依的右手,柔若无骨这个词出现在她的脑袋里,原来真的有这么软的手,同时好像有股微弱的电流顺着乔楚的左手指尖,击中了她的心脏。这是自己期待了好久的时刻,终于牵到了她的手,嘴角略微上扬,幸福感充斥着胸膛,她确定自己还是喜欢刘依依,即使两人不在起,即使刚刚冷战了几个月,这都没有改变自己的心意。与此同时,刘依依没有把手挣开,也没有用力回握,依旧说着话,乔楚不敢去想她到底是也对自己有好感,还是仅仅基于女生之间牵牵手也没什么的般惯例,这都不重要,此时那手在自己掌心,那份真实的触感才是切。

          ☆、痛经

          刘依依拿着件衣服进了试衣间,乔楚把两只手里的袋子放在店里供人休息的椅子上,自己在旁边活动着被带子勒得略有些发红的手指。等着喜欢的人换好衣服出来的时间是充满各种期待的,当她拿起那件衣服的时候,乔楚就在头脑中想象着穿上的样子,其实无论对方穿什么,即使是当年毫无美感的校服,只要穿的人是刘依依,那就是美的。然而,当她拉开门出来的瞬间,乔楚还是被惊艳到了,粉红色的连衣裙配上刘依依精致的五官,眼里带着丝不确定地看着自己,不时拽着裙摆,拨弄着头发。刘依依看着乔楚愣愣的样子,以为有什么不合适,嘟着嘴,小声地询问:

          “不好看吗,是不是颜色不适合我,还是…”

          乔楚这才缓过神,赶忙摆摆手,“不,不,很好看,特别适合你。”

          “真的?”

          “真的,就是因为太好看,我都看呆了,哈哈。”

          “真傻,”说着刘依依用手指戳了下乔楚的脑门儿,“那我买啦?”

          “嗯,嗯”乔楚用力点头。她记得小时候看过部动画片中华小当家,里面的人在吃到主角小当家的菜之后都是副幸福的表情,夸张的飞到天上,周围还有小花花。乔楚当时觉得太假了,可是刚才她突然觉得那部动画片的表现还是很写实的,仿佛周围的其他顾客和店员都不存在了,眼前的姑娘耀眼的像这个空间里的唯光源,吸引着她的目光和心,又柔弱的像朵娇艳的花朵,怪不得,怪不得小王子用玻璃罩保护那唯的玫瑰,悉心照料,无论寒暑。

          刘依依拿着小票去付款,交代乔楚在这里等她,歇会,

          “看好我买的衣服,少件拿你是问,哼哼。”说完嘿嘿的冲乔楚笑。

          乔楚也笑着回了“好”,看着姑娘走远,她放松了全身的肌肉,忽然感到小腹有些隐隐的痛。

          乔楚的生理期从开始就不规律,所以她也就不费力气去记日子,只是这个月,她想了想好像还没来。她以为暗暗感叹这疼痛来的太不是时候,气氛刚刚热烈起来,自己才拉上刘依依的手。也许是交款的人有点,五分钟了刘依依还没回来,然而疼痛却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乔楚掏出兜里的手机,边朝她离开的方向张望边准备问问她还有久,这时刘依依却从另边回来了,

          “我迷路了,转了好几个弯才找回来,这个商场好复杂,”刘依依看着乔楚拿着手机还副着急的表情,拿着衣服凑过去问:

          “你怎么了?”

          乔楚也注意到刘依依撇了自己的手机眼,顺着说到:“哦,刚才家里来电话说有事情让我赶紧回去。”

          “哦,那你快回去呗,我也买的差不了,走吧。”

          “可是”乔楚舍不得。

          “没事,下次再约嘛,家里的事要紧,听话。”刘依依说完拉着乔楚快步出了商场,因为方向不同,乔楚嘱咐着她路上小心,看到刘依依走向车,自己才赶紧跑进开始两人约的快餐店,进门直奔卫生间换上姨妈巾。出来顾不上细看,随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之后就趴在了桌上,满是冷汗的额头埋在只手臂里,另只手紧紧攥着小腹处的衣服,嘴里呼出的粗气在塑料桌面上凝结出片水汽。乔楚平时注意保暖,所以痛经并不频繁,年可能碰到两次,不过每次还是疼的死去活来,过程中她能做到的只能是咬紧牙关不出声,好在数时候都发生在家里,像这次在公共场合而且还是在跟刘依依约会的时候还是第次,如果不是自己及早把人打发走,自己的形象就要破功了,乔楚绝不允许自己这样狼狈的样子被那个姑娘看见。疼痛的感觉波比波强烈,像心电图样强弱交替,波峰下接下地升高,间距也越来越密集,她想起自己的包里装着止疼片。乔楚的包里永远有个小“百宝囊”里面的东西很全:创可贴、止疼片、笔、几张白纸、小塑料袋以及刚刚用掉的姨妈巾。这些东西会给她带来种安全感,大部分的突发事件靠这些平时不起眼的小东西都可以解决,深层的原因是如果自己不带着,又能指望谁来给自己提供呢,比如此时这个状况。用到这些东西的机会很少,可是每次乔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