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身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温眠朝前走过去,很快离那个男人越来越近。男人面前摆着一张纸板,温眠走了过去,也看见上面的字。

          只见中文写道:卖身还债。

          第03章

          温眠没料到上面写的是这样的内容,愣怔之际便盯着看了好久,最后与这个颓废的俊美男人对视上。

          温眠看了一会儿,只觉得眼前的男人目光深沉,她一点情绪都看不出来。两人默然地看了半晌,他不说话,温眠本该离开,心里却在此刻诡异地萌生一个大胆的念头。

          她咳了咳,问:“你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吗?”

          不说他面前的汉字,男人的长相气质都带给温眠亲切感,于是下意识把他当成同胞了。

          男人果然是中国人,“不是。”嗓音低沉,微哑,犹如大提琴轻轻奏一曲,连这微凉的夜色也被惊得轻轻一动。

          男人沉默片刻,微撩眼皮,直勾勾地看着她:“你要买我?”

          美色当前,温眠极力克制,故作镇定地询问着男人的情况:“你欠了多少钱啊?”

          “还差五十万。”男人垂下眼眸,看着地面道,“我爸赌博,欠了三百万。我把房子卖了,但是还不够。”

          五十万……对目前的温眠来说,不算多。温眠心里有了些底气,干脆在男人身边坐了下来。

          “你爸爸现在人呢?”

          “赌场扣留着。”

          温眠知道附近有不少赌场,但她之前并没有关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又问了男人几个问题,大概知道了男人的境况。

          据他本人所说,他是一名程序员,这次过来也是为了先还他爸欠下的一部分钱。只是仍旧欠着钱,赌场不放人,无权无势的男人无可奈何,加上近日压力大,一时疲惫在路上坐下休息,恰巧想起当街乞讨的故事,从包里拿出纸笔便写了卖身还钱几字。

          只是没想到还真会有人上前询问。

          “为什么要写中文吗?”温眠问道,“异国他乡,明显是路过的外国人要多一些。”

          男人道:“没觉得能成功,只是随便试试,也许还能遇到有缘人。”

          “如果没有遇到有缘人呢?”

          “那我再想办法。”他道。

          温眠和他一样望着路过驶过的车辆,最初的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不久之后,温眠听到自己冷静地问道:“要不你跟我走吧。”

          这个举动对于温眠来说实属疯狂,甚至在昨天,她都未曾有过这个念头,可是一旦闪现,便如同荒野的野草,一念之间便疯狂生长,难以扼制。

          他需要钱,她需要人陪,可能他们适合做一段时间的有缘人吧。

          男人有些犹豫,他迟疑道:“我是真的欠了五十万。”他强调,“这是真的。”

          他这样一说,温眠反倒放心了一些。她冲着他笑:“五十万我还是有的,跟我走吧。”

          晚上回到酒店,温眠的账户上少了五十万,手里倒是多了一本护照。安静的房间里,温眠回忆起刚刚,整个人犹如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她翻开护照,男人的证件照一如想象中的帅气,也许照相时他还不曾遇见过挫折,看着镜头的眼神炯炯有神,不像下午,茫然地在街边长坐气质倾颓,整个人像是走投无入了一般。

          温眠的目光落在他的名字上,钟远。

          “钟远,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去处理事情。”彼时温眠正低头给他转账,“我想你只是暂时拿不出这笔钱,但给你时间,这点钱对你肯定不算什么的。我也不要你跟我多久,一个月吧,一个月后咱们就散了吧。”

          “好。”男人应了声,又低下了头。

          于是这样一念之间,温眠给自己找了个同伴。

          第二天,温眠待在酒店没有离开。她把酒店的名字告诉了钟远,但是两人不曾约定相见的时间,所以温眠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

          前几日充实的行程消耗了温眠的体力,她今日便没有出行计划,懒洋洋地睡到了中午,之后出门吃了顿午饭,又回到了酒店。

          此刻她倒是不困了,开始琢磨酒店的投影仪,打算看部电影。她选了一部爱情片,看了十分钟后便没有了耐心,之后又换了一部科幻片,没过多久,温眠隐约在飞船起飞的轰鸣声中听到了门铃声。

          她匆匆跳下沙发,前去开门,来人果然是钟远。

          电影仍在播放着,特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有些大,温眠松开门把:“进来吧。”

          她先一步进来,电影按了暂停,又从冰箱拿出她之前买的饮料。钟远关上门后,安静地走了进来。他一走进,本人的气场侵略温眠的地盘,让温眠觉得房间都变得逼仄。

          温眠不是个强势的人,自然不会干站着用气势碾压钟远。她转身在沙发上坐下,“喝点水吧。”

          即使国内是冬季,热带海岛上的气温仍然不容小觑。钟远刚从外面回来,额头渗出汗意。他从容不迫坐下,道:“谢谢。”

          温眠嗯了一声,“事情解决了吗?”

          钟远话才多了点:“欠的钱还了,赌场那边放了人。我把我爸送上飞机就过来了。”

          “那就好。”温眠一时也不知道与他说什么,便道,“看电影吗?”

          钟远嗯了一声,于是两人各坐一头,安静地看着电影。不知是不是身边坐了人,哪怕他没说话,温眠也觉得房间的氛围与前几天不一样,她也因此多了几分耐心。

          电影两个多小时转眼便过,看完之后,温眠和钟远交流了一下电影的感受,没想到两人不少观点一致,这让温眠又惊又喜,就着共同的话题与钟远聊了很久。

          等反应过来,温眠才发现自己刚刚不知不觉说了好多的话。她不算健谈,也很少有这样畅所欲言的机会,但与钟远聊天,确确实实是件开心的事。

          她聊得开心,同样没忘晚餐的事情:“为了庆祝你的加入,今晚我们去吃好吃的!”

          是一家温眠心水许久的网红店,店内的装修风格极得温眠的心,她前几天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去,只是店里人均价格不低,她又只有一个人,点多了浪费,点少了也吃不到什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