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97】情不自禁(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797】情不自禁

          “李局长,这件事是我干的。”

          许子陵说得异常坚定。李局长一看,这下好了,孟雪他不敢怎么样,但是这个素不相识的外乡人就不一样了,既然他傻不拉几的过来顶罪,真是再好不过了。孟雪含情脉脉地看着许子陵,许子陵朝她笑了笑,眼中也多了一丝柔情。李局长道:“年轻人,话不可以乱说,你是来自首的?”

          “是。”

          许子陵根本没有看李局长一眼。“你犯了什么事?为什么自首?”

          许子陵依旧淡淡地笑着:“是我开着卡宴撞死那个禽兽的。”

          “好。”

          李局长抚掌说道。“不,是我,李局长,真的是我。”

          孟雪既然主动投案自首,就是想独自揽罪,岂能让许子陵得逞。李局长语重心长道:“小雪,你不要糊涂,故意伤人,交通肇事逃逸,这都是重罪,你这花样年华,一旦被判刑,这辈子可就完了。”

          孟雪摇摇头:“李局长,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做的,我当然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这件事到现在我都不后悔,跟其它人无关。”

          “小雪……”

          “哥,你别说了,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自己做的事,必须一力承担。而你是年轻的领导干部,有大把的前途,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

          孟雪执拗的打断了许子陵的话。许子陵顿时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雪儿,无论如何,老大都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二人喋喋不休,李局长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无奈之下,他明智的选择了离开,回到办公室,立刻打算向梅军报告。就在拨完电话号码的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他猛地挂断了,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给孟伟霆打一个。首先可以证实一下白向伦说话的真伪,孟伟霆的身体是不是好了一些,有没有复出工作的可能,如果真如白向伦所说,那么他就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如何处理了。拨通孟伟霆的手机,李局长心中有些忐忑,因为作为孟伟霆的嫡系,在孟伟霆刚刚病休的时候,去的倒还勤一些,不过,没坚持多久,就不怎能去了,到了后来,根本就不去。细细一算,只怕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拜访过老领导了,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打过。电话一通,李局长包含感情道:“孟书记,您还好吗?”

          “老李呀,这两天状态不错,怎么,这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不是想看看我挂了没有吧!”

          孟伟霆故意打岔,他怎么会不知道李局长打电话的用意。李局长老脸一红,确实,自己的真实想法被领导全说中了。不过,不能承认啊,尤其是听孟伟霆的语气,似乎这身体确实恢复了不少啊!李局长立刻赌咒发誓:“天地良心啊,孟书记,自从你病了以后,我一直是寝食难安,我一直求神拜佛,希望你早日康复,看来,我所求的灵验了。”

          孟伟霆哈哈笑道:“这么说,我能够康复,全是你的功劳喽?”

          “不敢居功,不敢居功。”

          “你给我打电话不会就是问问我的情况的吧!”

          “那个,问候老领导当然是主要的事情,顺便给您汇报一个情况。”

          孟伟霆冷冷道:“情况我都清楚,说说你打算怎么处理吧!”

          “孟书记,说句实话,这件事很清楚,凶手不是许子陵就是孟雪,不会是第三个。”

          “那好了,你们好好审,不要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坏人。”

          说着,孟伟霆就要挂电话。“孟书记,别着急,我碰到难题了,先是小雪过来自首,接着,那个姓许的小伙子也来了。”

          “他怎么说?”

          “他承认是他干的。”

          “这么说是两个人争相自首?”

          “是啊!孟书记,我更愿意相信这件事是姓许的干的,至于小雪,只怕是太年轻,受了某些人的蒙蔽,孟书记,您好好开导开导女儿,让她不要跟着瞎掺和。”

          孟伟霆点点头:“李局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知女莫若父,小雪从小到大就嫉恶如仇,你也知道她是从部队退下来的,车技没的说,所以,不排除是她做的那种可能!”

          “孟书记,你怎么就不明白,这个罪行很重,是要坐牢的,而且是很多年,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扛,总好过你亲生女儿被送进去。”

          孟伟霆叹了口气:“李局长,不劳费心了,我只对你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用确凿的证据,证明谁是罪魁祸首。”

          “这个……”

          “还有一条,文明执法就不用我再强调了吧!”

          李局长苦笑着挂断了电话,摇头走到审讯室门口,刚刚发现一个肥硕的身子撞开了审讯室的铁皮门,然后矗立在门口,几乎挡住了全部光线。来的这位妇人正是梅军的发妻,梅玉龙的亲娘。妇人双手叉腰,开始咆哮:“你们这对吗奸夫淫*妇,就是你们害死我的儿子的。”

          说罢就要扑过去耍泼。妇人使出她的绝招——“九阴白骨爪”长长的指甲涂满了猩红的指甲油,就要在孟雪和许子陵脸上留下一点记号。只可惜,许、孟二人岂是常人,岂会让她得逞。孟雪一把抓住妇人的手腕,微微用力一扭,妇人便“哎哟”着弓起了身子,孟雪冷冷道:“疯婆子,你是谁?”

          许子陵摇摇头:“还用说吗,当然是那个死鬼禽兽的母亲。”

          “我的儿子已经被你们害死了,你还这么侮辱他,我跟你们拼了,哎哟——”

          这一刻,妇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你凭什么?凭你这一身的肥肉?”

          孟雪讥诮道。“够了!”

          一声断喝在几人耳畔炸响,李局长一看,声音的主人竟是梅军,马上迎上去,陪着笑脸,道:“梅市长,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安排一下。”

          看到梅军亲临,孟雪手一松,妇人立刻获得了自由。妇人看丈夫到了,呜咽一声:“老公,他们就是害死儿子的凶手,你可一定要给咱儿子做主啊!呜……我可怜的儿子。”

          “好了,哭什么?哭能够解决问题吗?一个妇道人家,不要在这添乱,丢人现眼,给我回去。”

          梅军不胜其烦道。妇人马上不干了,跳脚大骂:“梅军,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如果不是我,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吗?哦,当年像个哈巴狗一样的粘着我,现在觉得我丢你的人了,是吧,啊?”

          “不可理喻!”

          “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