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首(四)(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看着外面的灯光越来越少,海子心里却是越来越兴奋,不停的搓着手,甚至把枪都拿了出来用布擦着。哗啦哗啦的拉枪栓的声音在有点安静的车里分外的响亮,相比于海子的兴奋,黑子却是表示的冷静的多了,微咪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张严却是在不停的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看的出来,他的心里也有些紧张,不过想想也难免,现在这件事情闹得这么大,上面很多人都在看着,张严肩上的压力可不小。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线索,张严又如何能不紧张,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患得患失,眼睛扫了刘慎之几眼,嘴角抽动着想问又不敢问的。最后到是刘慎之忍不住笑了,打开了车窗让风吹了进去,“张头儿,怎么着,紧张了?”

          “去你个臭小子,老子有什么紧张的。”张严当然不会在刘慎之面前承认自己紧张了,可是坐在这里的人那个不了解他的为人,平时他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更不会用这种语气。之所以这么说一听就知道是在故意让自己的心情放松下来。海子嘿嘿一笑还没等张嘴就挨了张严一巴掌,吓的海子只是嘿嘿的笑着不敢说什么。像张严这样的人,有时候反面不能像海子那样,什么都可以放的开。职权越大,身上的责任也越重,人越不能放开自己。现在的张严就是这样。

          刘慎之也跟着笑了,经过这么一闹,车里紧张的气氛到是缓和了些。弹了弹烟灰刘慎之脸上露出一种神秘而又古怪的笑容,让人看的心里都发毛,张严被刘慎之这种笑容看得心里也直痒痒,一抬手也想给刘慎之来一巴掌,可是刘慎之却是鬼的身子一缩早躲开了。“张头儿,你可不能对我动私刑,这次要是真可以找到正主,这可是大功一件呀。我这没有功劳怎么也算是一大劳功不是,你可不能这么对待我。咱们可是站在一条线上的兄弟,对待兄弟,要像春天般温暖。”“温你个头温,我告诉,这次要是扑瞎了,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张严一瞪眼,可惜他自己也知道吓不住刘慎之,最后到是自己也笑了。心里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也轻了许多。看着刘慎之还是一脸贱笑的样子,张严的心里不禁微微的感叹,自己真是有点越活越回去了。像当年自己也是这般谈笑风生,不把任何压力与危险放在心上,可是现在却做不到当年的心境了,反面被这帮小年青的比了下去。这些念头也只是在张严的头脑中一闪而过而已,并不会继续感叹什么。

          年青有年青的好,年长有年长的妙。这其中的区别是很难说的清楚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眼中的路灯已经几乎看不到了,映入眼帘的是全是一片的田地,甚至还有些荒凉。现在车已经开出了市区,进入到了郊区当中。难道,那些人会藏在这里?张严的心头不禁起疑。像他这样的老警察当然知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的道理。别看乡下人少,也老实,可是这种地方反面是最不容易藏人的地方。因为人太少了,三里五乡的都认识,要是冷不丁冒出个生脸孔来,很难不被人发现,反面不像是大城市里,人口流动较多不容易认出来。除非这里有熟人,否则的话,一旦跑到这种地方来,其实也是最容易被人捉住的。心里想着,张严便看了刘慎之一眼。刘慎之笑着道,“张头儿你放心,这次错不了,肯定在这。”既然刘慎之都这么说了,张严也便放下了心来,刘慎之年级虽小,可是办事的能力还是让张严放心的。他既然敢说在这里,就有一定的把握。不管是真是假,一会试试便知道了。打定了主意,张严便集中了注意力掏出了自己的枪来检查着。

          可别小看了这检查,到关键时刻很可能会救人一命。在实战当中,卡壳的不在少数,关键的时刻掉链子,这可不是玩游戏,可是重来。这是玩命,一旦失误自己的小命可就没了,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人敢托大。一时之间只剩下哗啦哗啦的枪栓声,险些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就连黑子也在检查着自己的枪,谁也没有开口,紧张的气氛又在渐渐的笼罩了车内。很快车便停了下来,车灯也灭了,四周黑乎乎的一眼望不到头,光线都像是被吸收了一般,静静的别说人声,连只狗叫声都听不到。刘慎之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微弱的月光只能大概看的见四周的景色,刘慎之爬到了车上向外看着,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张严和海子黑子也跟着钻了出来,看着刘慎之奇怪的动作,海子刚想要张嘴却是被张严拉了一下,看了张严一眼,海子马上便乖乖的闭上了嘴。过了一会之后刘慎之从身上掏出一个手指长的小手电来,对着远处一开一合的,闪烁了三下之后便关了手机等着。不一会的功夫,对面也闪起了同样的光芒,也是一明一暗的三下。

          哟,还打上暗号了。海子差点乐出声来,被张严瞪了一眼赶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这个时候海子可不敢惹什么乱。刘慎之从车上跳了下来,一看到海子脸上的抽搐的表情便知道他在想什么,拍了拍海子的肩,刘慎之语重心长的道,“海哥呀,考验你的时候到了,让我们端起枪来,勇敢的去挑战吧。”“去去去,跟我这还装呢。”海子嘴一撇,正说着话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在场的这几位个个不差,马上便察觉到了,手中的枪也悄悄的对准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声音听着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紧接着光芒又亮了起来,一明一暗。刘慎之笑着道,“自己人,不用担心。”说着话回应了对方的暗号,然后一个人影便从黑暗中走了近来。

          借着微弱的月光,隐约可以看出一张大众化的脸,看样子可能三十多岁左右,没什么特别之处,要不是前面的事情一直看在眼里,很难让人相信这个一脸老实巴交的人就是对面打暗号的人。那人来到了近前后看着刘慎之上下打量了几眼,又扫了一眼旁边的张严和黑子,最后目光停在了刘慎之的身上。“刘慎之?”刘慎之点了点头,“辛苦这位老哥了,现在情况怎么样?”那人也不废话,确认了身份后便从身上掏出一张纸似的东西来。“这里有详细的地址,所有的情况我都已经标明在上面了,至于你们能不能成功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把东西递给刘慎之后,那人转身便走。海子一看可不乐意了,手一伸便要拉,“这位兄弟别走呀,我们现在什么都还不了解了,不给我们多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别着急走呀。”

          海子只是随手的一拉却没想到那人的反应,手还没拉到人却是被那人反手叼住手腕,一个转身倒到了海子的身后,同时另一只手里也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闪的匕首顶在了海子的后腰。这冷不丁的反应一下子便成了导火线,海子虽然失手在先,可是反应也不错,手里握着的枪便从腋下顶在了那人的胸口。海子活不了,那人也跑不了,最终的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张严看了刘慎之一眼,却是没有说话。他那意思很明显是在询问刘慎之。刘慎之却是笑着走了过来,分开了两人,“不要动手,都是自己人。海哥,先把枪收起来吧。”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收起了枪来,而那人手中的匕首也不见了。一拱手道,“不好意思,我这朋友脾气有点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担待担待。”那人看了刘慎之一眼后停在了海子的身上,“你的身手,去了只有死。”说完这话也不管海子什么转身便走,一点也不带犹豫的,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当中。而海子却是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可是对方都走了又能怎么着,只好把气撒在了刘慎之的身上。“你个小子找的这是什么人,说我脾气不好,比我还暴呢,还没怎么着呢就下死手,我这要是反应再慢点还不被人给削了呀。”

          “海哥你消消气呀,可别小看这东西,这可是拿命换来的。”刘慎之少有的没有在说话,而是转身钻进了车里。海子听着刘慎之的口气,似乎这里面还有什么事,心里想了想把气忍了下去也钻进了车里。海子这人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是个直爽的人。钻到了车里后,用布把窗户挡起来,刘慎之小心的打着了手电摊开了那张纸。a4的纸上画了很多东西,密密麻麻的,仔细看的话条理却又极为分明,所有的情况都标明在内,还在旁边做了注示。张严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张纸的重要性,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有了这个详细的情报,对于接下来的任凭有着极大的帮助,更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伤亡与时间。

          刘慎之和张严都在仔细的看着,一点小细节也不敢放过。这个时候任何的失误都可能带大沉重的代价,所以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天也微微的有点发亮。刘慎之揉了揉眼后靠在了座位上,弹了只烟出来点上,眼睛也闭上起来。盯了这么长时间眼睛都有点累了。过了一会后张严也往后坐了坐,嘴里同样的点了只烟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后张严才睁开了眼睛,缓缓的吐了口烟圈道,“都记住了?”

          给读者的话:

          这段时间正在思考新书的事,再加上事情多,更新慢了些!再过几天新书就会推出的,敬请期待支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