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八章 巴塞问鼎(19)(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巴塞!你这混蛋!”干瘦老者大声吼叫着,望着漆黑一片的夜幕,手中的枪械被轰击得七零八碎,双眼冒火。

          “老人家。这么大年纪就别学着别人搞了,回家歇着吧!”

          路人c的一句话把他气得浑身颤抖,干瘦老者咆哮道,“杀了他!杀了这个混蛋!”

          “**!怎么还不动手?你们这帮怕死鬼!”

          “你自己看看,还剩余多少手下了?”路人c有些鄙夷地看着他,“怎么你们这些个老头就这么顽固,一定要拼到最后才会认清现实?”

          干瘦老者闻言,惊惧地往后一看,却是无奈地发现,二三十人的兵士队伍在对方那个要命火力的**下。只剩余两人了。

          那个该死的狙击手!竟然像玩似的就把己方精锐兵士给杀了个大团圆!

          “噗!”又是一名意图妄动的家伙被洞穿了头颅。

          “巴塞!我要和你决斗!”干瘦老者眼眶竟生生流出血泪,狂声嚎叫道,“胆小鬼,我们以军人的荣誉决斗!有种你就出来!”

          “噗!”回答他的是剩余那名兵士的倒地声音。

          干瘦老者目光呆滞地望着遍地的尸体,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亲卫队已然死光了,那些兵士立过无数汗马功劳,却是冤屈地死在了偷袭之下。

          对面的火势已经小了下来,很少再有炮火的袭击,更多的则是兵士们的嚎叫声,以及武器的碰撞声,**的呼声如潮,相信战争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转为近身白刃战了。

          “是你说的要决斗么?”

          从黑暗处走来一个人影,**冷的声音从对面那名淡然青年口中传出,干瘦老者甚至感觉到那名青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可是,就是这种云淡风轻的模样无形中散发一种肃杀之气,它比凶狠征服来得更甚,像一股慢慢推移的**影,使人无法抗拒,无法生起反抗之心……

          “你是巴塞?”干瘦老者喉咙咕噜响,愣是定了定神,“是的,我要和你决斗!把我仇恨的军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割裂你丑陋的喉咙,流出你肮脏的血液!”

          “我要把你撕裂,掏开你的五脏六腑,让你丑陋的器官爆晒在阳光下,让你**的灵魂得到净化,不!我要让你承受无尽的痛苦,使你后悔所做的一切罪恶!”

          犹如神棍模样的干瘦老者说出这一席话,心中总算舒服些,也不知道yn国的家伙到底似乎信奉什么的,说起来倒是头头是道。只是瞄了一眼无所反应的巴塞,干瘦老者又是心里没底,眼前那家伙的淡然使他根本就找不到可以攻向对方弱点的契机,而且他那份淡然,更使得气氛突兀诡异。

          “决斗?”林影笑了笑,“老先生误会了,我们是互相交好的,本着和平互利的原则,连保护都来不及,我又怎么会把你这个有利用价值的高端武器给浪费掉呢?”

          “你想利用我?”干瘦老者双眼瞪过几丝恶毒,不由冷笑,“你认为我会让你得逞吗?你又何德何能让我就范,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作为你手上的傀儡的!”

          “老先生见笑了,您军中还有五成的兵士似乎还在抵抗,他们的士气着实令我惊叹,”林影微微笑道,“我在想,如果我把你带到他们面前,他们会不会放弃抵抗呢?甚至,如果顺利的话,我还可以把他们收为己用,作为我下步计划的基石。”

          “哼!卑鄙的家伙,你是在做梦!”干瘦老者狂笑道,“你以为你还能生擒我吗?我要和你决斗,就算战死,也是我的荣誉!”

          “可惜,你不配……”林影调侃道。

          “你可以作为我的敌人,让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你无法成为我的对手,换句话说,让我与你决斗,你还不配!”林影凶光忽闪,“我最恨别人把我的亲近的人,作为人质,威胁于我?ahref="wwwxshuotxtcom"target="_blank"wwwxshuotxtcom

          wwwxshuotxtcom

          《遥曳6幕岚颜庑┤艘桓龈霾懿恍遥悴戎辛宋业睦浊?

          朱雀眼眸闪动,清丽的脸庞呈现出复杂的表情,嘴唇微微颌动,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从路人c一开始跳出,朱雀就猜到林影已经来营救她了,那精准的收割镰刀,除了林影的枪法,她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

          林影继把她当成棋子后,又辗转没有把她放弃,冒着危险来救她,这点使她很矛盾。

          他到底是持有什么样的态度?

          会不会在这一场风波后,他的态度会有变化?

          如果自己死了,他又会愧疚吗?他会不会总是想起自己而感到后悔?

          在以前那段时间,他有没有这般对待过表姐?如果有,表姐又是怎样做的?

          朱雀却是犹如小女子般思考起这等问题,冰寒的脸开始变得红润,甚至还带着几分神采,她想起了小时候曾经萦绕过很长时间的王子救公主的童话,虽然之后刘彻莫名消失使得自己很长时间沉浸在自闭中,但这个数次引起她内心波动的巴塞,此刻却是让她感动万分。

          *女人!朱雀内心十分纠结,但更多的则是淡淡的兴奋,她知道自己陷入了,这个唯一能使自己心绪波动撞鹿般的男人,使她封闭多年的心扉缓缓开启,迎接那一丝丝的美好甘露,还有期待已久的阳光。

          “老先生,借你头颅一用!”林影终于眼角一寒,示意身边的路人c,挥舞起军刀冲了上去!

          “狂妄!”干瘦老者浑浊的眼睛散发出一丝神采,双脚一挑,把身旁泥土中的军刀挑起,格在手上,迎上了气势汹汹,声如炸雷的路人c!

          在战斗如火如荼的东面战场,临近交战双方的**势力早就被惊醒,临时搭建出一个指挥所,一个个面色严肃地商讨着。

          “巴塞那混蛋简直是吃了豹子胆!”艾哈迈德的表兄哈根大声叫道,“竟然在这关键时刻,还要脚!谁都知道lw军方正在召集兵力,守在南方迟迟不动,肯定在寻找最佳机会给我们致命一击。”

          “他现在还顶着压力,攻打胡志的手下,简直是疯了!三十万利刃组织正到处声讨他,连自己都不保,他这是发什么疯!两万兵士对阵两万敌人?难道他就对自己的兵力那么有自信?或者说,他这是活得不耐烦,想要自杀了么?”

          而在一边的肥胖医生也是思索连连,沉吟道,“我相信,巴塞不会脑残到做这些没把握的事情,他肯定有所图谋。而且,胡志的兵士正处在下风,被灭仅仅是时间问题了!中国有句话叫做围魏救赵,可是用在巴塞身上又十分不妥,巴塞先生和我们老板形成的联盟其实只是一张纸条,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而他的盟友无非是金三角方面的中国长老,长老的兵士们被军方牵制住,根本就无法和他在短时间内形成合围,现在北宾镇周边,有十几股势力,那么,他的意图何为?”

          “屁为!我想他就是一个**!压根就没有丝毫作为,仅仅是一个空架子而已。”一个狂暴的凶狠男子吼道,“不要把那个幸运的家伙想得太过厉害了!”

          “你懂个屁!”肥胖医生忽然大骂一句,冷眼盯着那名兵士,“轻敌往往是一个帮派灭亡的缘由!敌人的后手远远比我们掌握的要多,我们要冷静思考,精密算计,才会处于先机!”

          “哼!你是在污辱我的智商!”这个狂暴的家伙立即暴起,推推搡搡道,“我们塔利班组织能来支援你们,是你们的荣幸!你们还挑三拣四,妄图把我们兼并?别忘了当年,你们**,便是从我们塔利班分割开来的!”

          那个狂暴大汉一下子便把这个敏感的话题摆在明面,使得两个许久没有合作的势力瞬间紧张起来,这些恐怖势力的头脑们对权利的追逐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炙热!

          “你只配捣弄一些小型的恐怖活动,杀杀人质,抢抢金钱这些野蛮的事情。”肥胖医生不留一点情面,冷声说道,“那,我问你,五万的md国貌昂基、丹瑞这些个大佬,是怎么死的?他们现在的五万兵士又处于怎样的局面和境地?你想想,如果他现在攻破胡志先生的地盘,控制那些俘虏,再把貌昂基和丹瑞的兵士收编,他的势力会达到惊人的八万!你不会狂傲地以为,我们能以区区五千兵士,抵抗他的八万之众吧?”

          “我不管!我只知道,如果那个混蛋向我们范围攻击,我会带领我的兵士们把他赶向暗的角落!”狂暴大汉竟对肥胖医生有些惊惧,被明显地奚落也没有再作乱,语气明显缓和几分,换了个话题,“我们南方的四万安丽吉黑帮,应该能帮一些忙吧?他和巴塞是宿敌了!两人不知道明争暗斗了多少次,安丽吉不知道有多恨他,这下子,我们去找他合作,相信能把那个该死的巴塞给驱逐!”

          “也只有这样打算了。但愿驻守的那名军官会和我们合作。”肥胖医生双眼闪过深深的担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