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再求推荐!!!(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皇柝突然说,王,你们还记得星轨的第三个梦境吗?

          月神的眼睛突然亮起来,她说,当然记得,星轨告诉我们,在没有线索没有方向无法继续前进的时候打开。

          那个梦境是个冗chang可是简单到极致的梦境,因为整个梦境就是樱空释,我的xx。他英俊桀骜的面容,梦境**,释朝着远处跑过去,远远地跑过去,樱hua和雪不断从他身后落下来铺满了他跑过的痕迹。在最远的远处,地平线跌落的地方,释变chen了他xiao时候的模样,他站在地平线上对我微笑,大雪簌簌地落下来堆积在他的手上幻化chen一个**的球,他的声音从地平线上飘渺地弥漫过来,他叫我,哥哥,你快乐吗?你,快乐吗?

          我一直无法明白星轨为什么要将这个梦境给我,是让我可以回忆樱空释吗?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如果只是让我回忆樱空释,那么她为什么要叫我在完全没有线索的时候打开呢?

          我突然想起以前星旧给我的一个梦境,就是那个我和我xx在落樱坡通过幻术师资格的梦境,也许和那个梦境一样,有些细节一直被我们忽略了。

          于是我重新走进了那个梦境,我仔细观察着在身边发生的一切事情,在梦境的最后,我终于发现了星轨想要告诉我们的秘密。

          雪已经停了,只是青翠的竹叶上依然有着厚厚的积雪,在风的吹拂下会像扬hua般洒落。

          cao涯在院落中弹琴,我和皇柝在房间中,彼此没有说话。

          然后我们突然听到了cao涯的**声,从我的这个角度从窗口望处去,cao涯的眼睛变chen了诡异的蓝se,她的chang袍和changchang的头发突然向上飞起来,她的琴被她用灵力悬在她的头顶正上方,无数的白se的蝴蝶从琴弦上幻化出来围绕着她自己飞旋。

          皇柝望着我点点头,他说,王,的确和你预料得一模一样。

          当我和皇柝走到院落中的时候,cao涯头发凌luann地飞舞在风**,她的瞳仁越加诡异地蓝,而那个店主的儿子站在cao涯旁边,吓得惊慌失措,他含着眼泪害怕地说,**,你怎么了?

          我走过去,在那个xiao孩子面前跪下来,**摩着他的发髻,对他说,**没有怎么,**只是被你的梦境暗杀术控制了,她没事。

          那个xiao孩子望着我,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他说,哥哥,你在说什么?

          我突然一扬手,一道锋利而短xiao的冰刃突然飞扬出来划断了那个xiao孩子系头发的黑se绳子,然后他的头发changchang地散落在地上,超过了我在这个西方护法幻化出来的凡世里见过的所有人的头发,包括熵裂,熵裂和他比起来更像个不懂事的xiao孩子。

          而cao涯的头发突然停止了撕裂般的吹动,安静地散落下来,沿着她的幻术袍如同sui银泄地。她的眼睛是纯净的白se,瞳仁又x净又纯粹如同最洁净的冰。她说,xiaoxx,我说了我没事,我只是中了你的梦境控制而已。

          然后那个xiao孩的面容突然变得说不出的冷傲和凛冽,如同锋利的朔风从面上不断吹过。

          他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可是眼神却依然锐利而森然。

          我说,乌鸦,你可以停止了。

          乌鸦望着我,他说,你不可能知道我就是乌鸦的,这不可能。

          我说,对,的确不可能,可是我还是知道了。

          乌鸦望着我,然后望着cao涯,他说,你们是在演戏,cao涯根本就没被控制?

          cao涯说,是的,我是在演戏。可是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的caoo纵梦境最好的人,我差点就沉溺于你的梦境中无法苏醒了,如果不是我早有准备,我想现在我应该是用琴弦把我自己勒**吧。

          乌鸦望着我说,你们怎么怀疑上我的?

          铱棹死的时候,凤凰肯定在大厅里陪熵裂他们喝酒,所以杀死铱棹的绝对不是凤凰hua效,而且这种事情也不可能让西方护法qing自来做,所以肯定是乌鸦杀**铱棹。

          那么你们怎么怀疑到乌鸦是我?

          因为我们看了铱棹咽喉的伤口,发现伤口是从下往上切进皮肤的,也就是说杀死铱棹的人是从比铱棹矮很多的地方出手,然后以剑dong穿了她的咽喉,所以我们想到杀死她的人一定是**格外矮xiao的人,而且是个她绝对不会怀疑到的人,因为她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还有呢?

          还有就是片风的死。那个时候皇柝说暗杀者绝对还在那间屋子**,可是我们却没有看到有人从房间**出来,其实的确有人从房间**出来,那个人就是你,因为你的个子太xiao,还没有达到hua效的腰的高度,所以就被走廊上的围栏遮挡掉了,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就好像是hua效看着一个透明的人走出来一样。

          所以你们就想到是我?

          还没有,那个时候只是觉得蹊跷。然后进一步怀疑你却是因为月神的一句话。

          什么话?

          你还记得当那天我们全体中毒的时候,有人引开月神吗?那天我们打开men的时候,你出现在走廊上,表情惊恐地望着听竹轩的方向,于是月神追了出去,可是月神回来之后对我说“我越往那个方向追杀气越淡”,然后我突然想到,其实那gu杀气根本就是你站在men口制造出来的,你本来就是暗杀的顶尖高手,制造杀气对你来说轻而易举,等月神出现时你就突然收回,让所有人都不会怀疑到你。

          乌鸦望着我,脸上是ying毒而怨恨的表情,他一字一顿地对我说,说下去。

          然后就是星轨的梦境,星轨在梦境里重复了樱空释,也就是我xxxiao的时候的样子,和你一模一样,同你一样的是,他的手里也有一个同你的球一样的球,不过是**se,开始我不知道这个梦境是什么意思,可是到后来我明白过来,我记得在我刚刚**这个由西方护法幻化出来的凡世的时候我见过你,可是那个时候你手上的球是**se,而现在你的球却变chen了冰蓝se,我记得伢照死的时候对我说的“王,请xiao心冰蓝se的……”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要我xiao心的是什么,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他是要我xiao心你的那个冰蓝se的球。后来我问了cao涯,cao涯告诉我,的确灵力高强的梦境caoo纵者可以将梦境凝聚为实体,也就是你那个球,然后**过那个梦境的人就会在一瞬间被梦境吞噬,所以我们要cao涯去试试你的那个球是不是杀人的梦境。结果不出我们所料,那个球的确就是你caoo纵的杀人的梦境。

          乌鸦望着cao涯,他说,原来你并没有被我的梦境控制,你只是装出来的样子?

          cao涯点点头说,对,皇柝已经在我的身上下了防护结界,一般的幻术无法**我的身体,而且**忘记了,我也是caoo纵梦境的人。

          乌鸦站在我们的当中,低着头没有说话。他的样子就是一个乖巧的xiao男孩,可是谁会想到他就是这个世界中仅次于西方护法的暗杀高手呢。

          皇柝的结界已经将周围的空间冻结了,而cao涯也将琴弦召唤了出来,乌鸦站在中央,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他眼中的se泽变幻不定。

          然后他突然就笑了,他走过来,抬起头望着我对我说,哥,你抱抱我好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