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热闹的舞会

          红凤凰接触到的是像冰块一样的手臂,当然要失色大叫。我却不知道要不是我体内习惯了《冰魄寒气》的阴寒气流,说不定马上给冻僵;也是依黎娜手下留情,她现在修炼的《冰魄寒气》已达上层第八重,离开巅峰第十重仅差二重;我的才修炼到第四重;现在已经废而不修。就是她师父也就是我的师父风流四剑客之一的花剑图录倪,也是在十年前才把《冰魄寒气》功练至极限第十重,她这么年轻修炼到这个成分已经很难得了,远胜我们师父当年。

          “咦!这小子一直走路哆嗦,不会是和精灵国公主跳舞后幸福的这样吧!”

          “我看不会吧!难道幸福的会脸色发青?头顶冒白烟不成?”

          “唉!我以为这小子会和我们与众不同,看来连我们兄弟都不如啊!”

          “嘿嘿!对噢!”说完几个小子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我知道是故意气我说给我听的,但是御寒都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和他们争斗啊!

          “哎呀!”突然一个叫了一声。

          “怎么了?”其他几个问。

          “我的屁股中……中了根针,奶奶的!那个暗算老子?哎呀!又一个……”

          “我看你小子是……哎呀!我也中了……”几个小子忙活着拔屁股上的银针……

          不知道是谁看不过去射的,心中不由感谢不已。

          接下来的节目是曲艺、武术、巫术、杂技、舞狮……应有尽有无所不有,皇家豪华的气派一显无疑;大家忙着看精彩的演出也就忘记了刚才跳舞的事情。我乐得在红凤凰怀里磨蹭着,看得四个烂梅直哼哼!最里嘀咕着上报假公济私之类的话语。

          接着就是各地自行带来的曲艺表演,为三公主比多。瑞兰生日助兴;有的却为了显示自己国土的实力而显耀。比如天使族一十六名女子表演的多样飞翔,真是精彩绝伦,各女子在空中翻滚、衔接、穿越、交叉、错位、起舞的高难度动作让在场所有的人为之欢呼和惊叫。

          巫师国本土的几位高手的魔法表演也折服了所有在场个观众,竟然表演了高难度的穿墙术、滚火术、召唤术、变身术、隐身术……无一不让人惊咋和叹服巫师国的魔法天下无双。

          精灵国派了二十个女子凌空射击的绝技,先让二十名精灵女对空射了二十支尾巴带烟的箭,接着等落下的箭离到地面十来米的地方,又被上射的箭一起激射向天空。等箭射完了,射手们随手接住掉下的箭再射,这时天空箭上箭下箭来箭往的,上千根箭在天空翻滚,箭的尾巴又是带着五彩烟雾煞是好看,最后所有箭落下的地方排列成一个大大的寿字;精彩度绝对不雅于以上二场。看得全场人狂喊乱叫,折服精灵国天下至捍的箭术。

          各国和帮派无不尽力显露,让在场的人饱了眼福;一个书生竟然倒写对联,让在场的女子青睐狂叫不已,因为此人竟然是全国出名的美男子诗人络冰;众女子的青春偶像,当然鲜花不绝了。要俏胰バ矗强隙ㄍ飞先咳拥某艏Φ昂拖憬镀ぁ?

          实力最强劲的莫丝国却派了一名女子抚琴弹唱,在场顿时肃静;不过就是对我这个对牛弹琴的人也知道此女功底非浅,就是那张吹弹得破的俏脸和楚楚动人的妩媚感就让天下男子为之倾狂。如流水般的乐符和动人的节拍扣人心弦,引人入胜,最后我才知道次女竟然是天下排行第一的名伶月千千;莫丝国人士,琴技已秦化境,寻常名流公子寻其一面都难。

          月千千前奏弹完委婉唱了起来:小小河啊莫奈何,哥在这边妹在这;情歌一唱飘万山,妹知哥在心头喜;小小桥啊溪水流,妹妹喜欢那哥哥吆,不知道哥哥心思!

          哥哥你想妹妹吗?

          ……

          歌词简单,描述了一个怀春女子对河对岸男子的思念之情!在月千千的口里一唱更是别有情趣,婉转动听的歌喉一转,那曼语轻述情怀让人为之心动心酸;歌毕良久才掌声如雷,久久不散。

          晚餐在歌舞中连续举行,比多。瑞兰一身白色连衫群,裸露着雪一样的白藕手臂和笔直如削肩部,如山峦般挺立的胸部隐隐约约可见;背部同样不遮仅仅用几条丝绸带系着。由于束腰的效果,臀部上翘的厉害,光滑细嫩的大腿全露,让人为之心动骚热。细小的脖子、手腕、脚腕上各挂了一串拇指大小的珍珠项链,珠光宝气、灵气咄人。把寿星比多。瑞兰衬托的更娇媚、艳丽、不可方圆的美艳,所有人为她如此大胆的着装为之眼睛一亮;其实这里也是一个时装舞会,更地美女的着装就让我们这些色男人目不暇接;看见穿着暴露些的简直是口水直冒,说我的几位仁兄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都是几个帮派的枭雄,说话难免粗鲁;估计要不是顾忌皇家的寿辰,说不定上前去抢了,大肆手脚之快不可。

          宴会完毕,众人贺喜客人纷纷告退;大多数人回自己的旅店,部分贵客被邀请到了《蓬莱城堡》留宿;当然无非是精灵国使者、天使国使者、乌兰国使者、莫丝国使者、龙族使者、碧江国使者、铁立国使者等大国使者;所有帮派一律不在邀请中。很多文人骚客、侠士豪杰也留下了不少,不过随从一律不留;鄙人无才无德竟然也在邀请之中,品茶赏月!粗人汗颜!

          红凤凰一步三回首的依依不舍离开了我,眼睛中已经透露了千言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们被邀请到了《蓬莱城堡》的第四峰《缥缈仙境》,一个接待贵宾的美丽仙境,不过晚上看不见了!只是堡垒灯火辉煌的大厅比较雄伟有气势。大厅里坐的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大约二、三十人左右,俊男靓女不少,属于年轻秀丽级别,说都身份老子可是差到了极点,男妓!嘿嘿!想不到她们和男妓共殿,好不到哪里去!心中龌龊心思乱转……

          其实是红凤凰引发了我体内《御女神功》,红凤凰功夫属于邪门一类,和我的《御女神功》属于同类,本来《御女神功》自然诱发而回归。现在红凤凰把我的《御女神功》挑逗了起来,变成主动!固然对女色变得执著而贪恋起来难以控制!

          围厅而坐,我知道我现在是最受人注目的;依黎娜、维丽娜、米雪儿、碧离、比多。瑞兰、赫丽飞扬始终没有让我离开过她们的视线。我做在碧江国碧家三姐妹的身边,冤家路窄!那可恶的碧离就坐我身边,还不时的靠近我!吓得我亡魂皆冒,因为大腿边的肉变掐紫了!还不敢叫!

          大厅里一个文客真滔滔不绝的说今时的战局和巫师国面临的问题;这个我到了解了不少,因为听客人说的多了,难免对当今的战局理解深远。不过现在没有心思听讲,那个死碧离真扭着起劲呢!我是哭笑不得甭提脸色的无常变化了!

          被桌子挡着,除非身边近身才能看见,碧离还笑眯眯的对我劝酒:“少侠好啊!干什么愁眉苦脸的啊!来来来!本小姐来敬你一杯!“说话小声,没有几个人能听见。

          这时候大厅的文客说道:“小生认为,巫师国应该协助人类联军,争取和平解放木里求丝大地受苦受难的人民!”

          “哎呀!”我疼的叫了起来!

          所有目光都转向了我,碧离却像没有事情的人,假装同样惊奇的看着我;这样的表情真的让本人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样也就算了,她还惊奇的问:“你说这位鼎鼎大名的侠客劲云狂生先生竟然在胡说?”

          大厅顿时哗然!劲云狂生脸色一变,走到前来作揖道:“敢问兄台,小生说的如何不对!倒要听听兄台的高见!”

          碧离对我挤眉弄眼起来,明显的就是在作弄我,要我难堪。我无奈的回礼道:“这只是小弟碰了一下桌子,叫了一声。不敢说兄台说的不对!”

          劲云狂生哪里肯信,他在大厅了出足了风头,嫣能放我过关;再说我是众目之睽的妒忌对象,放过我就是对他祖宗十八代不敬。最可恨的就是碧离这个死丫头在旁边作祟使坏。

          “这位大哥!这就是你不对了!刚才你更我说什么这位侠士说的都是胡话;现在怎么更改了,那让我怎么办?难道我是骗人家的不成?”说完欲哭的模样,正是我见犹怜。

          那个什么狗屁侠士更加纠着不放了:“原来兄台是调侃我们在坐的各位了!男子汉大丈夫敢说敢当!怎么成锁头乌龟了啊!”

          你奶奶个熊!说就说谁怕谁啊!心中把这个狗屁乌龟侠士的祖宗问候了几百遍——

          第三十九章(二)朦胧的爱

          心中胆怯的要命,但是这么多人不说些什么太丢人了;数十双轻藐、鄙视、幸灾乐祸的目光齐齐的看着我,滋味不好受啊!幸亏我已经不是初来巫师国的傻小子了。现在的我外面看上去还是有些憨厚,但是已经逐渐被玩劣不驯、机智灵活的本性代替,每天照顾着南来北往的客人,其中不乏有文采之士,故天南地北的事情知晓甚多;对付这大厅的名人墨客虽不如,但口角之争应该勉强应付吧!

          “说话!”劲云狂生得理不让。

          我却不理睬劲云狂生,面对着受人类荼毒颇深的精灵族公主依黎娜问道:“公主殿下,在下有个问题想请教。”

          依黎娜神采一扬微微颤抖,轻生答道:“好吧!你问!”

          劲云狂生气得脸色通红,呆立在了当场,诗人络冰可能是他好友,见他尴尬不已忙拉他会到了自己的座位。

          “战争有什么好处?”我问了一句让依黎娜公主不堪回首的话语,依黎娜眼睛竟然一红,默默不语;目光呆滞,心情已经飘到了那血雨纷飞战士们前仆后继的战场上……

          沉默了一会,依黎娜还是没有说话。我站了起来,对着众人说道:“自兽族和铁立国的熊山之战(就是维丽娜和赫里木希将军率领的深入战,被兽族豹铭将军率领的兽族军队全歼之战)双方死亡将二十万,精灵族京都保卫战、莫水河争夺战、马里坡阻击战、格里格齐山红油战、兽族和乌兰国边城相持战等等战役,那次不是死伤惨重?精灵国是个受战争荼毒最严重的国家,要不是精灵国在海外有驻地,恐怕被人类的联军消灭了。”

          我转过头对着劲云狂生问道:“五百年前精灵国被人类收录接纳,精灵国把自己当成了人类的一份子,最后还不是给人类灭了国;如今的大部分国土已经沦陷为碧江国国土。我们巫师国要是全力的协助你们人类,你会保证我们不会像今天的精灵国?”

          数人听了都齐齐的站了起来,这是帮助兽族和精灵族的话,乃为大逆不道;要不是顾忌这里是巫师国的地盘,说不定提刀相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