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结局 思悠悠,念悠悠,念到到归时方始休(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夏年初,奉紫夏逍风之命,寒山枫率三十万大军前独孤派,由此,南望五派之争以独孤派、睿亲王一派、小朝阳王一派三足鼎立胜出,紫夏年初,经过一年多的抗战,南望泱泱大国彻底瓦解,改名为:天朝、睿朝、龙朝。

          一月中旬的紫夏飘着扬扬大雪,何悠赶了一天的路终于来到了寒山枫的将军府,却被告知,寒山枫出兵未归。在将军府歇了一夜,第二日清晨,何悠就坐船前往天朝。

          天朝的街道很是热闹,临近过年,家家户户忙着置办年货,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中,一名白衣女子挎着一个篮子从一户小院落里走出来,与此同时,住在她对门的一户小院落的大门“吱呀”一声,门打开,一名黑衣男子在一名嘻笑着的少年推拉下也走了出来,少年看到女子,摆手打招呼道:“何姑娘,好巧,出去买菜?”

          女子轻轻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哥,快去追啊。”少年推着黑衣男子道。

          黑衣男子不耐的撇开他的手,低声道:“她喜欢的是独孤轩。”

          “谁说的?她喜欢的人是你,然她干嘛不跟独孤轩走。”

          黑衣男子叹:“小皓,已经一年了。”

          “独孤轩都能坚持哥你为什么不坚持?你不是很喜欢她吗?难道你真的要把她拱手让给独孤轩?哥,你这辈子只认她一个,你对她的心她明白的,不然她也不会一个人,谁也不选,她只是在犹豫摆不动,只要你加把劲,她会为你感动的。”

          “一年了,她都没有跟我说话。每次见到我就躲开,碰到独孤轩她就会这样子,昨天在街上,我看到她跟独孤轩有说有笑的在一起喝茶。”想起这个,秦渊心里一阵难受,自一年多前回紫夏去找她寒山枫告诉他,她在天牢失踪了。他在天牢里等了她三个月什么也没有等到,不死心的又到处去找!一年前才得知她在独孤轩那里,等他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跟独孤轩在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他请求她跟自己走,她什么也不说从独孤轩那里搬出来,买下一幢小院落与她爹爹两个人一起生活,她爹爹不待见他以每次他都吃闭门羹,倒是独孤轩,每次来找她,常常留连大半天都不走。

          一年间地消磨渐渐心灰意冷。曾经那些得来地幸福。只是过眼云烟。他已经感受到。他在她心中已经没有了位置。

          “悠儿……”独孤轩一身便衣在街头。看到那个白衣女子盈盈地向她走过去。自然而然地接过她手中地菜篮子“天气冷。怎么不多穿件衣服?”

          女子摇摇头望着天道:“只是吹一点点风。还不是太冷且只出来一会。等下就回去了。”

          “快过年了。”独孤轩感慨地道。

          女子笑笑。“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又一年了。”

          “悠儿。跟我在一起好吗?”独孤轩突然握住女子地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女子娇羞的低下头,哽咽道:“轩哥哥,我不能。”

          “因为秦渊?”独孤轩蹙眉,“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只是怕你会受到伤害所以才不得不推开你,悠儿,原谅我,回到我身边好吗?”

          “秦渊怎么办?”女子问道。

          “明天我就离开这里。”秦渊从人群中走过来,哽咽地道,“这样下去大家都累,我退出,祝你们幸福。独孤轩,如果她再受到伤害,我绝饶不了你。”

          女子嗫嚅地道:“秦渊,其实我……”她该不该告诉他,她不是那个她?那个她很爱他,他们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她都知道,可她不是她,她之所以一直不接受独孤轩,就是因为怕伤害到他,如果是那个她的话,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选择跟他走,而她,她对他没有那种深情,她却曾被他感动过,只是感动而已,这一年来,每次看到他那么忧郁的望着自己,她好想告诉他真相,可是,这样的真相会有人相信吗?

          秦渊自嘲地道:“不要说了,其实我早该死心了,这一年来,死死纠缠着你,你早就烦了吧,你本来就是他的,回到他身边也很正常。”

          “对不起。”女子低低地道。

          秦渊嘴角弯成一个讥诮的?ahref="xshuotxt"target="_blank"xshuotxt

          xshuotxt

          《龋钌钗丝谄┝艘谎鄱拦滦拦滦敢獾牡阋幌峦罚裰凰虻那炎幼砟睦肴ィ?

          “哥,你回来了,我有件喜事要告诉你……”垂着头回到住所,秦皓围上来叽叽喳喳个不停,秦渊狠狠的瞪他一眼,“让我安静一下。”

          “哥,这件事……”

          “让我安静一下。”秦渊吼道。

          秦皓讪讪的闭上嘴,不悦地道:“是你不听的,可别后悔。”说完,火大的离去。

          “你哥呢?”只看到秦皓没有看到秦渊,何悠纳闷地问道。

          “死了。”秦皓道。

          “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何悠激动的拎住秦皓的衣领,“你不是跟我说他好好的吗?他怎么死了?谁杀的,快说啊,到底谁杀了他

          秦皓甩开何悠的手,翻着白脸道:“我没说他真的死了,我只是说他该死。”

          何悠紧张的神色缓和了下来,白了一眼秦皓,一脚踢到他身上,“你才该死呢。说,他在哪里?”

          “刚从外面回来,估计是被人家甩了,伤心得不得了。”秦皓说得兴高采烈,何悠气极败坏的把一杯茶扑到他脸上,挑衅地问道:“够不够?不够的话再给你多喝点?”

          “疯子,我哥怎么会看上你这个疯子?”秦皓骂道。

          何悠嘿嘿笑二声,“你给我再骂一句看看。”

          秦皓噤了声,重的哼她一声,拉门出去。

          何悠跟在他身后,绕了几弯回到了原地,感觉有些不对劲,拉住他问道:“哪间才是你哥的房间?”

          ↑返回顶部↑

          目录